關於愛情,關於夢想,總有打動你的那一瞬間

所謂一見鍾情,不過是見色起意,所謂日久生情,不過是權衡利弊。

但走過的歲月里,總會有那樣一個瞬間會讓你怦然心動


(一)

桐華在《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終場》里寫道:最美好的時光是回不去的時光。16歲的時候,我們渴望能快點變成25歲的那個自己,可以穿筆挺的西裝、打領帶,但真正等我們到了25歲的年齡,卻又常常懷念16歲時的青澀純真。懷念那滿滿一黑板的粉筆字,懷念一封粉紅色信箋,懷念那些藏在書包夾層里的秘密,懷念那個每天從窗前走過的倩倩身影。

還記得那時候的愛情,純白的如同冰清如潔的玉蘭花。喜歡一個人,就像一件忐忑不安的小心事。不見,心底的想念如同瘋長的野草,見了,竟是如小鹿撞懷般不知言語。那時候的我們,可以頂著上課被老師罰站的風險,偷偷躲在高高的書跺後面為她寫詩,可以浪費午睡的時間為她折色彩繽紛的小星星,千方百計的躲過門衛的搜查,只為給她從校外帶一份可口的飯菜。

Advertisements

16歲時的愛情,是寫在信箋上的黑色詩行,是落在草地上的成雙身影,是昏黃路燈下的竊竊私語。儘管多年過去,我們早已忘卻那個人的面容,早已被生活消磨了愛情的幻想。但如果有一天昨日重現,那個陪你走過青春年少的人再次出現,他依然如那年一樣好看,站在你家樓下安靜的等你,即使下起大雨也不肯離去,你會不會再一次為此而心動。


(二)

告別了整個夏季都充盈著裙擺的時光,我們離開了大學校園滿腔熱情的撲進了社會這個大染缸中。我們渴望著有一天能看見自己成功的模樣,然而,當激情開始消退,當夢想變得迷茫,生活從最初的躊躇滿志開始變得平庸瑣碎,我們早已忘記,有多久沒有為自己的夢想心動過,有多久沒有枕著自己的夢想安然入睡。

可是,當某一個下班的夜晚,你坐在空空如也的公交車上,從城市的這端穿到另一邊,看著滿城的霓虹燈光映照著行人千篇一律的臉龐,街邊的小店放著那首你曾經最熟悉的歌謠,你忽然想起18歲那年偷偷自日記本里寫下的夢想,你是再一次怦然心動,又或是淡然一笑,然後開始思量明天上班要交的設計方案。

Advertisements

2010年的時候,筷子兄弟主演的11度青春電影《老男孩》看哭了很多人,就像同名歌曲中所唱的一樣:生活就是一把無情刻刀,改變我們模樣,未曾綻放就要枯萎嗎?我有過夢想!25歲的時候,我們變得現實,有的人忙於追逐功名利祿,有的人忙於生存。我們就像一隻蝸牛一樣,每天渾渾噩噩的爬行,背著貪婪、猜忌、權衡利弊這隻重重的殼,直到死去。


(三)

剪掉了自由的翅膀,關閉了想愛的心扉,學會了把情緒深埋在心底直至腐爛,我們從一座熟悉的城市顛沛流離到另一座陌生的城市,像一隻索居離群的候鳥,看陌生的風景,聽陌生的語言,吃著並不合口的食物。在熙熙攘攘的街頭,接到千里之外家人問候的電話,哪怕只是一句:吃飯了嗎?這一刻,你是否會心動,甚至列流滿面。

18歲的時候,我們曾經迫切的想要逃離父母的管束,去到外面的世界,25歲的時候我們迫不得已離開那個叫做家的地方,去追逐一種叫做夢想和人生的東西,當我們在外面的世界里跌跌撞撞碰得頭破血流的時候才會發現,那個18歲時千方百計想要逃離的地方,才是心底最割捨不了的柔軟角落。

當所有人都在關心你飛的高不高的時候,只有我們的父母才會關心你飛得累不累。我們似乎已經習慣了把傷害留給身邊最親近的人,把好態度都留給陌生人,然而,如果你也能看見父母因為擔心而整晚睡不著覺,如果你能聽見父母每次打電話時心底的那句「再聊一會兒」,也許,我們才能明白:我們曾經越是想逃離的地方,隨著年齡的增長,越是我們想要回去的時光。

時過境遷,歲月靜好。

當所有的故事都已經謝幕,當所有的人都已經離開,想起那些曾經陪我們走過的每一個人、經歷過的每一個場景,哪怕只是一次牽手、一次淋雨、一次可口的飯菜,忙於證明自己價值的我們,是否還會經歷曾經的心動。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