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咪,那個叔叔好帥,叔叔,你喜歡我媽咪嗎?我想要一個爸爸

她與蕭茗揚一夜迷情,居然生了一對龍鳳胎,取名林炫炫與林真真。

蕭茗揚的助手第一次看到林炫炫,驚呆了,這是蕭銘楊兒子么?簡直長得一模一樣!那臉上的冷酷,那慵懶的眼神,那緊抿的薄唇,幾乎都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只不過這個小男孩的臉上多了一分稚氣。世界上竟然會有這麼像的兩個人。

而今天,他們母子受邀去蕭茗揚的雜誌社拍封面照,不巧碰到了蕭茗揚,還和她們一起拍了親子照。

離開的時候,蕭銘楊看著她遠去的身影,那背影嬌小得讓他覺得無比熟悉,這世界上真的有這麼巧的事情嗎?

出了雜誌社,雨晴才鬆了一口氣,左右手邊各牽著一個。

「媽咪。」林炫扯扯她的衣袖,輕聲問道:「你怎麼今天好像有點不對勁?」

聽言,雨晴一愣,然後輕笑著搖頭:「沒有啊,怎麼了?」

炫兒低下頭,「我感覺剛剛那個叔叔好熟悉。」

「哪個叔叔?」

「就是和我們一起拍照的叔叔!」真真也拍起手來,大聲說:「媽咪,剛才的叔叔好像爸爸……」

雨晴狠狠一震,難道真的是血濃於心父子連心么?

可是……她早就對他們隱瞞了真相,想到這裡,雨晴臉色一沉,冷聲說:「什麼爸爸,只不過是一個陌生人而已,你們記住,你們的爸爸,早就沒有了。」

「可是媽咪,爸爸他到底去哪了?」真真埋進她的懷中,有些哽咽地問道。

雨晴臉一沉,將真真和炫兒摟進懷中,沒有說話。

該怎麼對他們說呢?總不能說自己一時興起,一夜激情,生下了他們二個吧!

蕭銘楊通過雨睛的朋友,打聽到雨睛未婚生子,興奮得一夜沒有睡,第二天就打電話給了雨睛,說有個商業聚會,要讓雨睛陪同。

於是,她們母子三個在路口等著蕭銘楊。

半個小時后鳳凰于飛。

三母女打扮齊整,站在樓下等候,林雨晴一手牽著一個。

真真眨著天真的大眼睛,輕聲問道:「媽咪,我們要去哪裡啊?」

雨晴低頭回答:「媽咪的上司要媽咪陪他去參加一個聚會,呆會到了以後媽咪會安排你們在一個小房間里,你們不要亂跑,知道嗎?」

「聚會?」真真不知道什麼是聚會:「那是什麼?好玩嗎?有沒有好吃的東西?」

「當然有,有好多好多好吃的,但是真真不許亂跑,要是你亂跑的話,媽咪的獎金就沒有了,獎金沒有了,就有錢錢給真真買好吃的了!」

「嗯!」真真連連點頭,就差沒把頭給點下來了。「真真一定不亂跑!」

沒一會兒,蕭銘楊的車子就直接開到了他們面前,真真和炫兒似乎都還記得他,炫兒悠哉地看著他,並沒有什麼表示,倒是真真,一看到他就興奮地喊:「帥叔叔!」

蕭銘楊搖下車窗,先是一愣,而後便勾唇笑了起來,「乖!」

打開車門,真真竟然跟熟人似的直接鑽到了他旁邊,坐到了他的大腿上。

雨晴看得沒把心嚇跳出來,低斥道:「真真,不許胡鬧,快點下來。」

誰知道,真真竟然不聽,伸出軟若無骨的小手抱住蕭銘楊的脖子,「我不!」

蕭銘楊也不知道為什麼,平日里他並不喜和別人親近,可是眼前這個有著大眼睛和雨晴長得有點相像的女孩兒竟然給了他一種親切的感覺,所以,他並不討厭,反而下意識地抱緊了她,以防她摔下去。

回頭見雨晴還牽著林炫在那兒站著,便擰了擰眉道:「還不上車?」

無奈,雨晴只好拉著林炫坐在後車座。

蕭銘楊有些恍然,這樣的感覺,竟然跟一家人一樣。

透過後車鏡,見她還是穿著簡單,臉上戴著那個厚重的黑框眼鏡,他便有些不滿地拉下臉來,「現在都已經不在公司了,你為什麼還要戴著眼鏡?」

聽言,雨晴瞟了他一眼,抬手扶了扶眼鏡,回道:「我已經習慣了。」

「你打算就穿成這樣去參加宴會?」

「有什麼不可以么?反正我只是你的秘書,我穿成這樣,也沒有什麼不可以的。」

蕭銘楊沒說什麼,只是突然倒轉車頭,朝另一個方向開去。

沒一會兒,車子在一家看起來很高檔的禮服店前停了下來,雨晴一瞄就知道他想要幹什麼,便趕緊說:「我不用買禮服了,你要是實在介意,上次那件還在,我可以折回去……」

話還沒有說完,蕭銘楊就徑自打開車門,然後抱著小真真下去了。

雨晴負氣地坐在車上,嘟著嘴不肯下車。

倒是炫兒沒所謂地笑了笑,拉著她的手輕聲道:「媽咪,真真都下去了,我們也下去吧?」

後來才被炫兒拖了下來,店主一看到蕭銘楊,眼睛都快變成了紅心,可是在看到林雨晴之後,眼中閃過一抹鄙夷。

蕭銘楊抱著真真往沙發上了一坐,下巴一抬:「給她找套禮服,參加聚會用的。」

「好的!」

雨晴瞪了他一眼,不滿地想,什麼嘛?把她當成什麼了,而且真真這個吃裡扒外的小東西,居然不聽她的話,還賴在那個大惡魔的身上。

沒一會兒,店主便拿來了一個精美的盒子,盒子打開后是一條款式嬌小精緻的白色小禮服,整件都是蕾絲輕紗,卻並不顯透,看看長度,大概也就到膝蓋處。

「小姐,這款是我們今天剛來的款式,您去試試。」

雨晴接過以後,就往更衣室里走。

砰的一聲將門關上,雨晴極其鬱悶地脫著自己身上的衣服,拿上禮服要換的時候,卻看到那件禮服上面吊的牌子。

看到那個數字後面的數不清楚的零,林雨晴驚呼出聲,然後恨恨地想,這個王八蛋,就會挑她的血放!

憤憤地將禮服穿上,林雨晴不情不願地走了出去。

蕭銘楊只覺得眼前一亮,一條白色精緻的禮服將她的身材襯托得玲瓏有致,長長的細腿也極其誘惑,打量完了蕭銘楊又在心裡想,這個女人還真的是該有的人,有前有后,腿又長。

「先生,您太太穿這件實在是太適合了。」店主的聲音在旁響起,眼裡閃過驚艷,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深藏不露,她就想嘛,這個男人長得這麼俊,兩個孩子又這麼可愛,怎麼可能女人這麼平凡,沒想到竟然把美麗都藏在眼鏡下面了。

雨晴一聽,臉紅脖子粗地就要辯駁:「什麼啊?誰是他……」

小小年紀的真真並不知道大人們之間的事情,抱過來直接抱住了林雨晴的大腿,笑嘻嘻地說:「媽咪你好漂亮哦!」

聽言,林雨晴臉上的表情緩了緩,隨即輕聲問道:「真的嗎?」

「嗯!」真真重重地點頭:「我長大以後會不會也跟媽咪一樣漂亮呀?」

「會的。」林雨晴笑笑地點她的小鼻子,「你以後會比媽咪更漂亮!」

看著這個可愛的小女孩,蕭銘楊眼神也變得柔和下來,卻意外瞥到一個人影,那個林炫的小傢伙,他看向他的時候,他正好也在看著他,眼中帶著疑惑。

他想了想,還是朝他走過去,在他面前蹲下身,用只有兩個人聽得到的聲音說:「小子,你疑惑什麼呢?」

林炫抿了抿唇,然後搖了搖頭。

蕭銘楊握住他的肩膀,這個小男孩和真真不一樣,眼神清澈得可以看穿他人一樣,可是仔細一看又是小孩的那般模樣,難道是他感覺錯了?

過了一會兒,林炫突然問道:「叔叔,你喜歡我媽咪嗎?」

喜歡?蕭銘楊回頭看了林雨晴一眼,她正和真真打鬧著,臉上揚著特別溫暖的笑容,美得不可方物。

半晌,他點了點頭。「喜歡。」

「那你能給我們一個家嗎?」

聽言,蕭銘楊一愣,一個家?他的意思是結婚了?

見他愣在那兒沒有說話,炫兒本來沒有笑容的臉突然揚起笑容,明媚一笑,上前對著他就是一個大大的擁抱,「謝謝叔叔給我媽咪買衣服,等炫兒的雜誌出了,拿了錢,到時候一定還給叔叔!」說完,又在他的臉上留下一個濕吻,沒等他反應過來,他已經邁開小短腿,朝林雨晴走了過去。

半晌,蕭銘楊站起身來,看著那個小身板,突然沉思起來。

真真卻撲騰撲騰地朝他撒丫子跑來,一下子就撲進他的懷裡,「叔叔,我們接下來去哪?」

「去聚會。」

聚會還沒有開始,雖說是帶了這兩個小孩去,但幸好蕭銘楊給他們安排了一個房間,讓雨晴將她們帶去,等走的時候再帶他們一起走神奇小子混都市。

房間里

「真真聽話,不許亂跑哦,媽咪參加完聚會就來接你們回家!」

炫兒和真真都坐在大床上,兩人四隻腳丫在空中不斷地晃動著,頗是有趣。

叮囑了一遍又一遍,林雨晴又看向林炫,輕聲道:「炫兒,要看好妹妹,別讓她亂跑,媽咪知道你最乖最聽話了。」

林炫點頭微笑,上前抱住她:「媽咪你放心好了,你儘管去吧,這兒交給我。還有……媽咪今天晚上,真的好漂亮!」

關上門,林雨晴已經讓她們在裡面將門反鎖了,蕭銘楊站在門外等她,見她出來,便問:「都安排好了?」

「嗯。」林雨晴點頭,又問:「鑰匙你拿好了吧?」

「宴會快開始了,走吧。」

林雨晴今天晚上確實很漂亮,不用炫兒說,她也感覺到了,因為她被要求作為蕭銘楊女伴,挽著他的手臂陪他出席,一出現的時候,就感覺四周傳來驚艷的目光,以及四周的驚嘆聲。

蕭銘楊也感覺到了,平時他一出,必定是備受矚目的,全場的女生目光都會落在他的身上,以及男生那嫉妒的目光,可是今天,所有男人的目光均落在了林雨晴的身上,驚艷,驚嘆,貪婪,嫉妒,羨慕。

想到這裡,蕭銘楊不自覺地摟緊了她,把她往自己身邊帶。

很好!這個女人的確是全場的焦點,美麗得不可方物,此時此刻的她,臉上帶著微笑,安靜而美麗,白皙的皮膚壓根用不著化妝,也可以如嬰兒一般幼滑。

看到那些男人的目光在她身上不斷地打著轉,蕭銘楊開始有些後悔了,後悔把她的眼鏡摘下來,讓所有男人都看到了她的美麗。

她的美麗,只有他能看的。

側過頭,蕭銘楊低聲道:「以後你還是戴眼鏡吧。」

聽言,林雨晴皺眉,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為什麼?我一直都是戴的呀,不是你硬要摘下來的嗎?」

蕭銘楊被她賭得啞口無言,半晌無賴地說道:「我說了算,以後不許你在其他男人面前摘下眼鏡,除非在我面前,才可以……」

雨晴在心裡對他翻了個白眼,抿唇:「我為什麼要聽你的話,你只是我的上司,只能吩咐我做工作上的事情,其他的事情,你管不著。」

「你在挑戰我?」

他的聲音微微變冷,捏在她腰間的手微微用手,雨晴擰起眉頭,扭頭去看他。

只見他眼中似乎積蓄著某種情緒,一直隱忍著沒有爆發,她還真想看看,在這備受矚目的宴會上,他能做出什麼事來。

想到這裡,雨晴勾唇嫵媚一笑,「挑戰你又怎麼樣,你能如何?難不成,你還想殺人滅口?」

在她張口的瞬間,蕭銘楊順勢將自己的舌頭鑽進她的口中,與她的唇舌交纏在一起。

「親親!真真也要親親!」

突然,一個粉紅色的小身影竄了進來,嘴裡一邊嚷著一邊朝這邊跑來。

雨晴大驚,用力地將蕭銘楊推開,蕭銘楊順勢鬆開她,再深深在她的唇上一吻,才離開她的唇,看著她的眼底是深深的情慾。

真真已經跑到了蕭銘楊的身邊,小手抱住他的大腿:「蕭叔叔,真真也要親親!」

蕭銘楊大手一撈,就將真真小小的身子抱在了懷中,眨著眼睛笑道:「真真也要親親?」

真真嘟起那小小的紅唇,點頭。

「好!蕭叔叔親親!」

說完,蕭銘楊低頭在她的臉上親了一記,真真立馬咯咯大笑,小小的手攬住了蕭銘楊的脖子,將自己粉嫩的唇湊了過去。

三十秒后。

蕭銘楊嘴角忍不住抽搐,感覺懷中這小傢伙那沾滿口水的唇在自己的臉上亂啄,沒一會兒他的臉上就全是口水了,看著對面雨晴從錯愕到忍不住抿唇偷笑。

晚上回家,真真在一張上面畫著,雨睛湊過去。

真真趕緊遮住畫紙,嘟起唇:「真真畫得不好!」

「沒關係,在媽咪眼中,真真畫的一定是最好的。」

聽言,真真才將手移開,雨晴這才看清她畫得是什麼,咬著蘋果的動作一頓。

這畫的不正是他們母子三人嗎?而且……她的身邊還有一個多出來的男人,她微微咬住下唇,一股難受的感覺從胸口傳來。

「真真……這個……」

「這個是蕭叔叔,是真真剛剛畫進去的,媽咪……你會不會和蕭叔叔結婚?」

「什麼?」雨晴愣住,獃獃地看著她。

聽到這裡的炫兒也放下手中的筆,轉向她電影世界冒險王

「媽咪要和蕭叔叔結婚嗎?」可是他好像感覺到了,蕭叔叔並不想和媽咪結婚……蕭叔叔只是喜歡媽咪而已。

真真順勢窩進她懷裡,懷中還抱著那副畫。

「今天學校的小朋友都有爸爸接,真真也想要爸爸……真真好希望蕭叔叔就是真真的爸爸……」

咕咚!

林雨晴手中的蘋果落地,咕咚地在地上滾了滾,炫兒愣了愣,看向雨晴。

只見,平日那雙堅強美麗的眼睛此時紅得如兔子一般,淚水盈滿了整個眼眶,林雨晴卻忍著沒有讓淚水掉出來,她將炫兒和真真都環進懷裡,輕聲道:「你們有媽咪就夠了,蕭叔叔只是媽咪的上司,不會和媽咪結婚的。」

「可是真真好想要爸爸……媽咪……」

「你們真的那麼想要爸爸嗎?」

真真點頭,炫兒也窩進她的懷裡,安慰著她:「媽咪,這樣很好。」

雨晴帶著笑,拭去自己眼角的淚水。

「別難過了,既然你們想要爸爸,那媽咪就給你們找個爸爸,好不好?」

看來一直以來,都是她忽略了孩子的感受,她以為只要自己對她們足夠好,將最好的都給她們就夠了,卻沒有想到,沒有父愛的孩子還是殘缺的。

就如同沒有母愛的孩子一般,就算給了再足的父愛也是不完整的。

或許這麼多來年,她也該正視這個問題了。

她是該安下心來,找一個穩重踏實的男人結婚過日子了。

書名:《一夜情深:蕭少的心尖尖》

續閱下一章,請關注作者,發私信回復書名,即發下文鏈接。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