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曾嚼著口香糖對牆漫談理想

​​

1

推開門,門後面是桌子,桌子後面是床,床的後面是窗,搬到這個小小的房間里來,房租從1000變成300,無疑是一個巨大的飛躍,同時,工作也出現了變動,這是芥藍的第四份工作了。

2

大學同學群里就屬芥藍換工作最為頻繁,先是做了房地產銷售,其次是繪圖,然後換成婚慶策劃,最後覺得東奔西跑累死人不償命,果斷辭職,換成了現在的超市促銷。

哦,忘了,不久前,她剛失業,現在,她應該是個無業游民

"求包養……求收留。"同學群里芥藍的綠色卡通頭像跳了出來,

馬上有人回復道:"大姐,你這換工作的速度比換內褲還快啊!"

綠色頭像繼續哀怨"我也不想啊,社會險惡,小女子無法立足啊!"

班長也出來冒泡:"芥藍同學,恭喜你第四次成為無業游民。發個紅包慶祝一下吧。"

濃妝艷抹的自拍女也跟上道:"是啊是啊,失業總比失戀好。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安啦!"

輔導員的藍色天空頭像也冒了出來,一本正經道:"剛畢業,註定會有一段迷茫期,這很正常,但是不要總是停滯不前,要學會撥雲見霧,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啊!"

一時之間,大家都不說話了,芥藍長嘆一聲,關掉了手機,呼呼大睡。

3

畢業兩年多了,眼看同學們成家的成家,立業的立業,連她曾經最不看好的班裡怯生生的黑妹都開了一家屬於自己的服裝店,芥藍不甘心。

她不甘心被命運捉弄,卻又心比天高,命比紙薄。

她大學學的專業是網頁設計,專業學的像模像樣,實踐動手能力也不差,可她一畢業,就像掉進了一個漩渦里,被時間的大手無情的捉弄,先是不願意找專業對口的工作,然後不肯接受家裡給她安排的工廠督領這份差事,不知天高地厚的想自己去闖,於是隻身一人來到了深圳,開始了漫長而又滑稽的工作生涯。

第一份工作,她格外珍惜,去公司報道那天,她六點就起床,緊張的對著鏡子整理褶皺的衣領,蹩腳而又小心翼翼的給自己化了個妝,面試通過後,她在擁擠的地鐵上都無法遏制心裡的狂喜,腦補了自己一路順風順水走向人生巔峰的畫面。

的確,剛開始領導十分看重她,覺得她活潑開朗,為人處世能隨機應變,最重要的是責任感特彆強,儘管她的業績一直平平,但領導還是什麼大客戶都往她手裡塞,她用自己的實力搞定一單又一單客戶后,領導對她讚賞有加,同時身邊的同事也開始疏遠她,排擠她,離鄉又背井的她十分受挫,有苦無人傾訴,每天,她從辦公室到茶水間,從會議室到大廳里,總是感覺背後有人輕聲議論,她一扭頭,又什麼聲音都沒有了,這些議論,蜚語,開始都不殺人,可時間長了,就如烈日下的炙烤,能把一張白紙灼燒出一個個觸目驚心的黑窟窿來一樣可怕。

"陪睡,不擇手段,心機婊,"這些代名詞猶如一把把匕首,捅的她猝不及防,自尊心碎了無痕。

不久后,她就受不住壓力辭了職。

4

好在她心寬,通過這次教訓后,她為人處世開始謹小慎微,對待同事開始講原則講分寸。

第二份繪圖的工作也持續了幾個月就告終了,理由無非是領導不重用她,她整日在公司混沌度日,拿著微薄的工資,精打細算的過日子,每天守著下班時間打卡,像個遊魂一樣游回空蕩蕩的宿舍,一顆激情四射的心無處安放。

於是就有了她的第三份工作,婚慶策劃,這回她倒是開了掛,每晚加班加點,查資料,構思計劃方案,天不亮就去現場實施指點,客戶一點不滿意,她就跟伺候祖宗一樣全天候命積極跟進,小半年裡,吃了上頓沒下頓,人瘦的跟魚乾似得,這回倒是有了激情,工資不錯,可身體先熬不住了。

一個胃腸炎把她折磨的死去活來,打了三天點滴,人還虛弱的像一把枯草,好在公司同事去醫院照料她,天天小米粥喂著,總算是好了起來。

養精蓄銳后她打算大幹一場,結果卻被上級通知回家休養。同時,公司任命了新的策劃主管,也就是說,原本屬於她的職位因為這一場病給別人搶走了,而搶走她職務的正是那位每天喂她喝粥的女同事。

她一下氣不過,找經理討要說法,自古以來,哪有下級氣勢洶洶找上級討要說法的,職場就是一個老江湖,老大就是說法。

按照她的烈火性子,無疑又是以辭職而告終。

這回家裡人好言相勸,讓她不要眼高手低,眼看都快養不活自己了,趕快找份糊口的工作,穩定了以後再慢慢換好的。

她一氣之下,和命運賭氣似得找了個附近的連鎖超市做促銷導購,業績尚可,就是有點大材小用的意思,每日就是枯站著,下了班雙腿腫的像蘿蔔。

漸漸的,她失去了對生活的熱情,從對顧客的笑臉相迎變成機器式的沒有表情的吆喝,她每日看著超市裡那些因為打折而一涌而上的婦人們欣喜若狂自以為撿到大便宜的表情就覺得反感,然後是麻木。

今天促銷酸奶,明天促銷速食麵,時間長了她都忘了自己手上拿著的是什麼,有時拿著酸奶卻喊著速食麵買一送一,有時酸奶已經促銷完了,她卻以為還有一提。

5

幾回堵車遲到,被扣了獎金,又有幾回工作時間打電話被抓到,又扣個一兩百,於是她便交不起房租,又不想問家裡開口,只好搬到環境惡劣的地段,房租從1000降成300。

一個單間,一張床,一個破木桌,連把椅子都沒有的小房間。

晴天時,連太陽都不捨得光顧。

雨天時,大大小小的雨漏子駕到,滴的她整夜無法安睡。

這第四份工作,她是被開除的。

群里後來再也沒人說話,天亮的時候芥藍發出一段話,"想當初我們有血有淚,也曾毫不在意的嚼著口香糖對牆漫談理想,如今被生活推著走,淪為草芥不如。理想被壓縮,別談人定勝天,活著便是聽天由命。處事便是心口不一。身不由己,詞不達意。"

這段話,我不知道芥藍在編輯的時候有沒有流淚,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

群里沒有人應答。

又過了三五天,輔導員的頭像又上線了,問道:"芥藍,第五份工作找的怎麼樣了?"

後來,始終沒有人再答話。

有人提議發個紅包看她出不出來,一個紅包扔出來后不到三秒鐘便被搶光,有人還在唏噓自己的手慢。

唯獨不見芥藍的綠色卡通頭像。

我心生疑惑,點開了她的頭像。

發現她的個性簽名不知道什麼時候改了。

從前的"愛笑的女孩子運氣不會太差"

變成了"我輸了。"

這三個字像三根結實的鋼釘狠狠地扎進了我的心裏面。

綠色頭像搞怪的表情如今看來像是嘲諷。

頭像下面一片空白,只有一條幹凈利落的分割虛線在屏幕上靜靜的待著,發出一波又一波理智而又冷酷的寒光。

關閉的朋友圈裡埋葬了多少無處言語的心酸怕是再也無人知曉了。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