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非君子》軍旅文,大叔控,深情腹黑體力好vs鬼靈精怪身體軟

《此人非君子》作者:薄荷迷

文案:

【正經文案】

秦菲第一次見裴笙,他坐在她的課桌上,參加她的家長會。從此,一往而深。直到他成為了她的man。

【片段】

軍訓彙報表演暨總結表彰大會上。

某營長在台上發表完講話,褲袋內手機突然一振。

低頭掏出來看。

「老公,你賊么么帥,愛你愛你biubiubiu。」

某人威風凜凜的面容瞬間綳不住了。

然而台下,有一個小群體炸了。

「營長真笑了,哎呦真好看。」

「算了,我輸了,欠你一瓶可樂。」

秦菲:「嘿嘿,運氣好運氣好。」

以你軍裝,襯我婚紗。

與君同在,一世歡喜。

內容標籤: 都市情緣 情有獨鍾 制服情緣

搜索關鍵字:主角:秦菲,裴笙 ┃ 配角:小劇場 ┃ 其它:

精彩小劇場

秦菲溜出操場,直接往營地的臨時駐紮處走,到了張貼「營房」字樣的門前,她停住腳平復呼吸,用手輕扣了三下門。

Advertisements

兩秒后,裡面傳來男人的聲音:「進來!」

秦菲右手扶住右腿,單手撐著門,先是貓著腰往裡探視一眼,發現除了辦公桌前坐著一個穿常服的男人外,再無他人。

秦菲走進去,悄無聲息地關上門,做出痛苦的樣子,跛腳往辦公桌前挪。

桌前的男人頭也未抬,提筆在一本子上面寫著什麼,思路未受打擾,狀似全然不清楚屋內已闖進外人。

秦菲等了十秒鐘,忍不住先開口:「營長,我想請假,我腳受傷了。」

「哦?怎麼受傷的。」男人聲線尋常,仍然奮筆疾書。

秦菲吞了口水:「我跳下去的時候,崴腳了。」

「為什麼跳?」男人終於肯掀起眼皮看她一眼,冷冷淡淡。

秦菲看得心底更加窩火,上前一步戳穿指責:「因為你跟別人聊騷。」

男人將筆放下,眉鋒挑起:「誰跟誰聊騷?」

Advertisements

「我都已經看見,你跟我們班花勾肩搭背。」

他雙臂抱胸,身子靠向椅背:「你們班花是誰?」

她咬牙切齒:「楊真真。」

他點頭回味:「那就是你們班花啊。」

她心煩意亂:「別扯開。」

下一句聽他道:「我以為你才是你們班花。」

秦菲:「……」

男人已站起身,推開椅子走兩步,在桌邊倚身定住,直直看她:「那你呢?你讓一男生幫你戴帽子,別以為我沒看到。」

秦菲張了張嘴,變小聲:「那是因為我帽子掉了,人家幫我撿來的。」

男人冷嗤:「幫你戴好還拍了下你的肩。」

秦菲昂首:「我當時就已經甩開了。」

男人逼視:「你轉身後,他還捋了下你的頭髮。」

秦菲低頭:「……我沒看到。」

男人揚聲:「別讓我看到有下次。」

秦菲氣勢完全低下去:「知道了。」

「回去。」

她猛然抬頭:「我是來請假的。」

男人抬腳朝她走來,在她面前頓住,突然蹲下,大掌放在她腳踝處捏了捏,倏然使勁。

秦菲痛叫一聲。

男人抬頭:「沒什麼事,別裝得那麼像。」

秦菲心底數聲咒罵,嘴上道:「能不能寬容下,好歹我們……」

他接話:「好歹什麼?」

「好歹我們已經……」他突然起身,迎面站在眼前,高大的身子俯視著壓迫她,深黑的眼眸,古銅的膚色,堅毅的臉龐,觸目感極強,秦菲一時間啞了聲般說不下去。

她扯了個遠古的理由:「好歹你曾經是我叔叔。」

他嗤笑一聲:「你怎麼不說現在是你男人。」

秦菲極小聲:「我們還沒領證。」

他瞪視她:「上個月的婚宴是白辦的?」

她反駁:「那不作數。」

他冷笑:「怎麼作數?」

她哀求:「今天放我一馬。」

男人不看她,往外走開一步,說:「軍婚守則第一條,背一遍。」

秦菲眼波四轉,絞盡腦汁才想起來:「全力支持配合軍人的一切任務行動,不抵抗不反駁不擾亂,唯有服從服從服從。」

男人轉回身看她,才滿意點頭:「既然記住了,我現在是你的營長,小兵是不是無條件聽從領導的命令?」

秦菲沒話說,唯有點頭。

「軍訓對你們來說是很苦,但這苦在我眼裡一文不值,即使你半個月下來,也只是嘗到了對我們來說微不足道的艱辛。接下去把你的任性收起來好好磨練,這段時間少往我這兒跑,我目前的身份對你永遠只有三個字。」

秦菲抬起頭看他。

「學會忍!」

【短評】男主是腹黑深情的軍官大叔 女主是鬼靈精怪的青春少女,十二歲的年齡差 倆人算是互相暗戀,後來男主看到女主的暗戀日記本,然後就順其自然的訂婚 ,全程甜寵 無虐~

男主軍人紅三 代,與女主十二歲年齡差~倆家是世交,男主在知道爺爺輩開玩笑所定下的娃娃親,在爺爺面前暗搓搓的吹耳邊風,促成了和女主的訂婚。一切都是在郎有情妾有意的基礎上~特別甜~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