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幾·麥田|江濤入眠,風曳麥浪,世界潮汐澎湃隱忍坦蕩

閱幾·麥田】秋日的窗外

「閱幾·麥田」承襲了閱幾一貫的風格與質感:家入江景、家居高品、家的感覺,視野與舒適度幾乎與閱幾爆款「閱幾·觀瀾」完全一致。只是「閱幾·觀瀾」是米白色+木色的文藝美寓,「閱幾·麥田」是麥黃色+木色的商務別宿。

卧室,窗外即江景

「閱幾·麥田」取自塞林格的《麥田守望者》,電視幕牆、地毯、桌椅、燈光、毛毯、靠枕……都比較大膽地採用了麥黃色,我們希望在湘江之濱打造一間適合商旅精英出差途中的家,當你舟車勞頓風塵僕僕而來,舒適而沉靜的沙發與印度純羊毛地毯已經為您收拾妥帖,只要您一躺下,點亮燈光就猶如置身一望無垠的麥田。是的,這是「閱幾·麥田」的期待與初衷。每個人在年輕時候都會做一些抽煙喝酒廝混叛逆的事,都會有與世界交手不撞南牆不回頭的勇猛,當你坐在「閱幾·麥田」的客廳,周遭熱烈而不失穩重的麥黃或許會提醒你:做一個體面的成年人,享受被世界定義的成功,其實也挺好,因為青春期該做的你都已經做了,被年輕人嫌棄兩下又有什麼大不了呢?何況這個世界都在趨之若鶩地討好年輕人。

卧室掛畫:毫釐與斤兩,實物極其精美

這兩幅畫分別叫「毫釐」與「斤兩」,如果您仔細觀察會發現,「閱幾·麥田」的桌椅、茶几、凳子都包含了不同的幾何圖形,「毫釐」與「斤兩」即是為融入更多的參差感而設計,床尾隨意呈現的是來自造作的蛋捲毛毯,那種綿軟而富有重量的質感,希望能為每一位入住「閱幾·麥田」的朋友帶來家的溫馨,而不是快捷酒店劣質毛巾的粗糙與不安全感。

新聞紙馬克椅

書桌前的馬克椅在一片麥黃的空間里似乎顯得有些違和感,但這是房間主人的堅持,包裹馬克椅的布料圖案是來自全球報社的新聞報紙,在這個新媒體崛起、傳統新聞精英主義沒落的時代,如果您是一位媒體從業者,在秋日的午後,「閱幾·麥田」的窗前書桌,或許您翻開的每一本雜誌、每一張報紙都是一次有歷史意義的鄭重告別,何況,房東已經在房間為您準備好了他保留了十年並沒有當廢紙賣掉的雜誌,《新周刊》、《三聯生活周刊》、《全球商業經典》(一本中國最優秀的深度商業文化雜誌,可惜停刊了)、《海外文摘》(一本內容驚艷程度遠遠超出刊名的雜誌,可惜停刊了)。

花瓶:如腰

花瓶:思皿

這兩隻花瓶,一支命名「如腰」,置於客廳,一支命名「思皿」,置於洗臉鏡前。「如腰」較為誇張,就像一個樹洞,彷彿你隨時都可以向它傾訴。「思皿」更為內斂,更為拒絕,不張揚,但處處流露被歲月洗滌過的痕迹。

最後,抄錄一段塞林格的《麥田守望者》與大家共勉:「有那麼一群小孩子在一大塊麥田裡做遊戲。幾千幾萬個小孩子,附近沒有一個人——沒有一個大人,我是說——除了我。我呢,就在那混帳的懸崖邊。我的職務是在那兒守望,要是有哪個孩子往懸崖邊奔來,我就把他捉住——我是說孩子們都在狂奔,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往哪兒跑。我得從什麼地方出來,把他們捉住。我整天就干這樣的事。我只想當個麥田裡的守望者。」

廚具、洗衣機一應俱全

其實我更感興趣的是小說的主人公被門衛騙去找了個妓女,最後少給了五塊錢,結果五塊錢不僅被妓女跟門衛合夥搶去,還被揍了一頓,而第二天出了酒店他給修女捐了十塊錢……是的,找雞和祈禱,凱撒與上帝,下流和高尚都是同樣的價格:十塊錢,只不過一個是明碼標價,一個是發自內心的價格,一個是慾望的價格,一個是恐懼的價格。

《麥田守望者》包裹著一個很有意思的隱喻:一個隨時可能越過麥田沖向懸崖而沒人拉他一把的年輕人,最後希望做一個「麥田守望者」去守住別人。這個時代跟塞林格的時代越來越像,但這個世界大抵是不需要「麥田守望者」了吧,因為我看見每個人都早不顧一切的沖向懸崖。如果你也是那個在麥田裡做遊戲的孩子,「閱幾·麥田」希望能讓你多停留幾天。那些淹死在燈紅酒綠里的夢想,急躁只會離懸崖更近,慢一點,想一想,或許你會比別人更快到達呢?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