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文:魯迅先生《沙》

本文選自魯迅先生《南腔北調集

近來的讀書人,常常嘆中國人好像一盤散沙,無法可想,將倒楣的責任,歸之於大家。其實這是冤枉了大部分中國人的。小民雖然不學,見事也許不明,但知道關於本身利害時,何嘗不會團結。先前有跪香,民變,造反;現在也還有請願之類。他們的像沙,是被統治者「治」成功的,用文言來說,就是「治績」。

那麼,中國就沒有沙么?有是有的,但並非小民,而是大小統治者。

人們又常常說:「升官發財。」其實這兩件事是不並列的,其所以要陞官,只因為要發財,陞官不過是一種發財的門徑。所以官僚雖然依靠朝廷,卻並不忠於朝廷,吏役雖然依靠衙署,卻並不愛護衙署,頭領下一個清廉的命令,小嘍羅是決不聽的,對付的方法有「蒙蔽」。他們都是自私自利的沙,可以肥己時就肥己,而且每一粒都是皇帝,可以稱尊處就稱尊。有些人譯俄皇為「沙皇」,移贈此輩,倒是極確切的尊號。財何從來?是從小民身上刮下來的。小民倘能團結,發財就煩難,那麼,當然應該想盡方法,使他們變成散沙才好。以沙皇治小民,於是全中國就成為「一盤散沙」了。

Advertisements

然而沙漠以外,還有團結的人們在,他們「如入無人之境」的走進來了。

這就是沙漠上的大事變。當這時候,古人曾有兩句極切貼的比喻,叫作「君子為猿鶴,小人為蟲沙」。那些君子們,不是象白鶴的騰空,就如猢猻的上樹,「樹倒猢猻散」,另外還有樹,他們決不會吃苦。剩在地下的,便是小民的螻蟻和泥沙,要踐踏殺戮都可以,他們對沙皇尚且不敵,怎能敵得過沙皇的勝者呢?

然而當這時候,偏又有人搖筆鼓舌,向著小民提出嚴重的質問道:「國民將何以自處」呢,「問國民將何以善其後」呢?忽然記得了「國民」,別的什麼都不說,只又要他們來填虧空,不是等於向著縛了手腳的人,要求他去捕盜么?

但這正是沙皇治績的後盾,是猿鳴鶴唳的尾聲,稱尊肥己之餘,必然到來的末一著。

Advertisements

七月十二日。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