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誼的小船在錢面前說翻就翻

我和李明是高中同學,關係很鐵,用現在的說法就是一對好基友,我們勾肩搭背,形影不離。

上大學分開,畢業他去了國稅,我在另一個城市一機械單位當技術員。幾年後,身份地位有了差距,再見面時他的言談舉止就有了一些官的風範。

我買房時跟他借錢,說不怕多也不嫌少,能給我多少就給多少。他說憑咱倆這關係我怎麼也得給你個五六萬,可這事就這麼湊巧,上個月我也剛買房交了首付,要不這樣吧,我先從牙縫裡擠擠湊一萬,別嫌少,等我有了再給你。

我怎麼會嫌少,一分錢也能難倒英雄漢啊!

心裡感嘆還是這哥們好,能為朋友兩肋插刀

幾個月後,我把一萬塊錢按他提供的賬號在建行轉了過去。我給他打電話他確認收到。

又幾個月,他給我打電話說他看上了一處學區房,環境優雅,設施齊全,並且價格也在他的承受範圍之內。我聽了替他高興,這麼短時間能買兩套房子,國稅真掙錢,勸他別猶豫趕快買。他頓了頓說:「上次借給你的一萬塊錢,那就給我吧。」

Advertisements

我納悶:「前幾個月給你了,忘了?」他說:「沒有,給了我還一點印象也沒有?」聽著他斬釘截鐵的語氣,我有點懷疑是不是自己真的沒給。我說:「這樣,你查一下流水,我也查一下流水就知道了。」

下班回去,先翻賬本,確認借他錢的備註上寫著「已還」,心裡踏實了許多,真要是沒還跟人家說還了,這根無賴不一個樣嗎?第二天我便沒有去銀行打流水詳單,他也沒來電話,我給他打電話問他查了沒,他說沒查。第三天我去銀行打了詳單,拍了照給他發過去,打電話問他看見了嗎?他說不好意思啊,是我記錯了。我說凈說見外的話不是,弄清了我也就放心了,你缺錢不?我可以給你湊點。他說不缺,夠了啊。

後來,給他打電話,不論白天黑夜,總是在通話中,我覺得蹊蹺,便給跟我們關係都不錯的一個朋友打電話問怎麼聯繫不上他。

Advertisements

朋友說你是不是拿了人家一萬塊錢賴著不還?

我解釋了半天才把事情還原,朋友說「他跟我說這句話那可能是在你給他詳單之前」。

你看,這友誼的小船在錢面前說翻就翻。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