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接受治療的精神分裂症患者,最終竟殺害自己的妻子?

文/俞嘉慧

這個男人具有多重人格。

「我說過,不死不休。」—— Philip

「生命的主宰不是你,也不是我,更不是他們。」——Ellis

「愛她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我不想與你們分享這份快樂。」—— Myron

「成功的定義就是,每天的記憶都是完整的。」——Don

「他的眼睛,如夜空閃爍的星,似乎很遠,似乎又近。」—— Francis

「他們是誰,而我又是誰?」——Allen

故事就從這個男人與他的妻子講起,此刻,你就是他的妻子······

「親愛的,來吃早餐了。」

你們住在一棟豪華型歐式別墅里。早晨8點,你親力親為,做好丈夫最愛的菜式。只因為他曾經對你說過,他討厭吃那些油膩的外賣,也不中意保姆的手藝,所以,結婚後的每頓飯菜幾乎都是你在操心。當然你根本不會為此煩惱,浪漫如你,你會每天變著法的讓他從食物中感受你的愛意。

不過最令人頭痛的還莫過於,你怕叫錯他的名字!

「辛苦你了親愛的。」他眼神里透著溫柔,但此刻,你還不能確定出現在眼前的是哪個人格。以往用這種眼神瞧你的,無非是暖男Francis或者浪漫主義愛人Myron,不過自從上個月出現了第9個人格Dean后,你就開始混亂不已了。

Dean也很愛你,也許是繼承了主人格Don的溫柔。想到這裡,你意識到Don彷彿很久沒有出現了,他又把自己藏起來了嗎?你暗暗嘆氣,一天一個人格,從來都是間隔出現,還好如此程度你還能應付自如。

醫生的話浮現在腦海里:當一天之內交替出現三個以上的人格,或是某個人格霸佔軀體超過三天,你就要當心了。

「親愛的。」先把思緒拉回來,當務之急,必須搞清楚他是誰:「今天的早餐,味道如何?」

Francis喜歡偏鹹的口味,Myron偏甜,那如果是Dean······

丈夫皺眉,開口打斷了你的思路:「你往咖啡里加糖了?」

「oh,我搞錯了,這杯才是你的。」你微笑著,胸有成竹地將自己的咖啡與他的交換,你早已習慣這種套路,給他準備的是奶咖,給自己倒的是清咖,其實你並不愛喝咖啡,每每也是不喝的。

但你沒想到,這次他暴力地打碎了咖啡杯。

「親愛的。」你雖然憤怒,可這三個字的稱呼仍舊帶著它的原生甜蜜。

「你並不知道我是誰吧!想要試探我?」丈夫露出狡黠的笑容。

「對,我不知道,可以告訴我嗎?」越是這種時候,你越不能挑戰他,因為你永遠不知道站在你面前的是不是「恐怖分子」。

丈夫突然破功大笑:「哈哈哈,被我給騙了吧!」

鬆一口氣:「你就愛逗我。」你還不夠確定,直到丈夫上前,給了你一個甜甜的香吻。

他用雙臂緊緊裹住你,在肌肉擠壓下你感到疼痛,但不知為何,你又很具備安全感。他在你耳邊細語道:「想我嗎?他們沒對你怎麼樣吧?昨天出現的是誰?」

「Myron,我們說好的,不提昨天,不談明天,只珍惜現在。」你無奈地笑,並緩緩推開他,「我得去收拾你的傑作。」

Myron從後面又抱上來,「別管了,我要你。現在就要。」

Myron是所有人格中最愛你的,性慾也是最強的,通常你們一見面就天雷地火般糾纏在一起。不過你應該也能理解,隨著人格越來越多,每個人格被分配到的活動時間就愈發少了,他很想你,想到不能自已。

昨天出現的是最兇殘人格Philip,你被他又是打罵又是威脅的,今天Myron只要一撕開你的衣裳,就能發現殘留的傷痕。

「是他?」Myron吻到你的鎖骨處,就看到了那醒目的掐脖痕迹:「我要殺了他!」

「怎麼殺?他也是你。」你吻上Myron,「安撫我,親吻我,用你的溫柔讓我忘記昨天,好嗎?」

你很開心,雖然昨天遭遇惡魔,但今日就有天使降臨。

Myron的眼眶明顯濕潤了,他感受到你的渴求,深深地將頭埋入你的身下,用全部氣力來使你愉悅。緊接著,你們很快交纏、轉身、壓覆,汗水在彼此的背上瀰漫開來······

「Peter,我好希望能殺死那些不好的人格,實在受不了了。」

一陣翻雲覆雨后,你回想起昨天忍著傷痛向Peter醫生打去的電話,他告訴你一個才被研究出來的治療方法,據說能夠殺掉人格,但不能確保殺掉的正是你不要的人格。你煩惱著到底要不要告知Myron,畢竟他們是一體的,瞞著他進行治療還是坦白說呢?

「你只要把你要消滅的人格引誘出來,帶到心理實驗室就好。」你想起Peter醫生的話。

「這樣就完了?」

「不錯,我們研發了一套電擊設備,再配合催眠治療,可以令壞人格產生自我紊亂,讓他們歸附於別的好人格上、成為好人格的一個面甚至一個點。實話實說,人格是不能被徹底消滅的,只能縮小他們,你懂嗎?」

你重重地點點頭:「現在我丈夫有9個人格,最好的情況能縮減到幾個?」

「他的裂變速度簡直超乎想象,因此治療必須是長期的,如果穩定下來,最終能夠達到的最好預期是3個。」

「Myron,醒醒。」你看著身旁的Myron,惡作劇似的捏捏他鼻子。

「怎麼啦?」他半夢半醒。

「你恨Philip嗎?」

「好端端怎麼問這個?是不是傷口又痛了?」連Don都沒這麼溫柔地關心過你。

「能告訴我,你還恨誰嗎?」你想聽聽Myron的想法。

「其實我最想把Don給幹掉。」

你大吃一驚,Myron和Peter醫生竟然想到一塊兒去了:「Don這個主人格太過善良,以至於被鳩佔鵲巢,你可以聯合你想拉攏的人格,但絕對不能告訴Don,我怕他不忍心殺死這些兄弟們。」但Peter醫生特意囑咐:「Don不能死,否則這個人就死了。

「除了Don呢?」你繼續追問。

「哈哈,還有Francis,太娘炮了,我也不喜歡。你知道的,他是個gay。」

你忍不住笑出聲:「可他對我還挺好的。」

「可他用我的身體去亂搞!」Myron是個超級大直男。

「其實,我並不知道我究竟有多少個同類。」Myron的語氣突然變沉重,「你也不曾告訴過我。」

「我不想讓你煩惱。」你背過身去,Myron當然不知道Don又分裂出了一個新人格Dean,要是知道了,他肯定很傷心。

「我有預感······」Myron的話還沒講完他的身體便發生了劇烈抽搐,把整個床都快震翻了。你嚇得不輕,立刻轉過來,用身體壓住他。你和他都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Myron剛剛沒說完的話讓你產生很不好的預感。

「喂,請你從我的身上移開~」這個男人的語氣發生了明顯變化。

你一怔:「Myron?」

「我明顯不是你說的那個什麼麥,麥······算了。」丈夫推開你站起身。他發現自己什麼都沒穿,「are you kidding me?」他掃視了一下房間,發現自己的衣服全散落在地上,彎腰去撿。

你拉緊被子,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試探性地問:「你是?」

丈夫穿好內褲,上衣還沒來得及扣,他轉過頭來,這個笑容是你沒見過的:「我說小姐,你不認識我,就敢跟我睡?」

「Dean·····」你的聲音跟蚊子叫一般。

你猜對了

「哈哈~」丈夫慢慢靠近你,將溫潤的手覆上你的臉,一分鐘前也是這麼溫柔,可你明顯感覺不一樣了:「小姐,我們做個交易如何?」只聽他對你說:「你和Peter醫生的電話,我可都聽到了呢。」

你心中一緊,故作鎮定:「是嘛。」

你的眼睛不敢看他。

他將你的臉撥正:「還沒好好自我介紹,我是Don的潛伏性人格Dean。潛伏嘛,顧名思義就是我經常在其他人格出來活動時暗暗觀察他們,當然,也觀察你。」

你回想Dean上次現身的情景,他是在Allen活動后出現的,Allen是個失憶症患者,他不記得所有的一切,更不知道自己是Don的分裂人格之一,你總是像對待小孩子般照顧他,彼此友好太平。

「嘿,有沒有聽我說話!」

Dean目前的表現還是很紳士的,也許可以合作。你問:「想怎麼合作?」

「麥什麼的討厭哪些人格並不重要不是嗎?最重要的是,你想讓誰消失,我可以幫你,畢竟我擁有轉換人格的能力。」

「轉換···人格?」你不解。

「他們活動時,其實我也在活動。只不過不出來剝奪他們的自由而已,可我的意識都還醒著呢。現在我想和你對話,這不就把麥什麼的給按下去了嗎?」他笑得十分得意。

「你想把不愛你的都幹掉,我同意。」

「那你呢?愛我嗎?」其實你一直不懂,為什麼有些人格會對你冷漠甚至無情。Don也是這樣嗎?有時愛你有時不愛你。

Peter醫生說Don是個脆弱且敏感的人,他有人格不愛你,並不是他不愛你,可能源於某些自卑心理。你想到結婚前進行過的激烈思想鬥爭,Don確實是你想守護的那個丈夫,可是現在,你不能確定了,你到底是更愛愛你的人格還是更愛Don?

「我愛不愛你,根本沒有關係。」Dean說,「你現在唯一能夠信賴並且利用的人,非我莫屬。」

是的,你知道是這樣的。

「那好,跟我去Peter醫生的實驗室。」你掀開被子,也不管胴體在Dean的面前完全暴露。

「交易生效。」Dean饒有趣味地看著你赤裸的樣子,「就身材而言,你確實是我們喜歡的型。」

「少廢話,走了。」

「Mary,他?」Peter醫生從接到你的電話開始,就已經守候在實驗室里。

「這是Dean。」

你將事情的原委告訴Peter醫生,後者表示難以置信,他從未碰到過這樣的案例。

「能告訴我Don現在的情況嗎?」醫生試探Dean。

Dean翹著二郎腿,迴避醫生的提問:「不知道,你這兒有煙嗎?」

「實驗室里禁止明火。」Peter醫生的實習助理Coco隨即提醒他。

Dean笑笑:「哦對了,你們那個電擊的儀器,該不會弄壞我的身體吧?」

「當然不會。」Coco繼續搶白。

「我想先幹掉Philip!」你迫不及待打斷他們,想立刻進入正題,因為你意外發現這個小Coco對自己的丈夫竟抱有好感,從她充滿興奮的肢體語言就能看出。

「可以,Mary,你不用著急。Dean,告訴我,你會怎樣讓Philip出來?」Peter醫生問。

Dean站起身,走到Coco旁邊,他拽起她的小手:「親愛的姑娘,請重重地甩我一巴掌,一巴掌不夠就兩個。好嗎?」Dean的聲音充滿魅惑,你知道他也應該發現了Coco的小心思。

「好啊!」Coco上前,舉起塗了透明色指甲油的手,緊接著一個巴掌結實地落在Dean的臉上,小bitch的眼神在此時故意瞟向了你,你心中一抽。

Dean說:「很好,再來!」

Coco的手已經火辣辣的了,但沒辦法,仍舊要打。

你一言不發,看著他們近乎調情般的互動。

兩下,三下,你的腦海中突然浮現出最初和Don做愛的畫面,你們曾經熱烈討論過SM,也親身實踐過。痛感和快感並存,你說,你願意和Don死在床上。Dean這放蕩的樣子,還真像Don。

Peter醫生專註地觀測Dean的面部表情,並沒有發現什麼異樣。

Dean將要暈厥,順勢倒在Coco的懷裡,這時你當機立斷要Peter醫生趕緊將丈夫固定在治療椅上,事實證明你是對的。

不久后,丈夫緩緩睜開眼睛,第一句話是:「臭娘們,把老子綁起來是什麼意思?」

Peter醫生讓你離開實驗室,他要給你丈夫開展治療,你退出房間,站到單向玻璃前,無助地看著Philip癲狂,Coco不曉得跟Philip說了什麼,他突然安靜下來。

Peter醫生坐在他身邊開始與之對話。

你儘力想看懂他們,卻只有無聲的呢喃。

Philip在長達半小時的催眠下才閉上眼睛,Peter醫生打開麥克風對你說道:「他的警惕性很高,但好在,我們的計劃如願開始了,接下來,你可以聽到所有的治療。」

你點點頭,即使單向玻璃並不能讓Peter醫生看到你的動作。

「welcome to the killing game!」

「Mary,我有個絕佳的發明,你要不要試試?」Peter醫生露出詭異的笑容,「你想同時見到他們幾個人嗎?」

「我不願意麵對他們。」你說道,「只要把Philip幹掉,我就心滿意足。請別誤殺其他人,可以嗎?畢竟,我對他們都有感情。」

Peter醫生面露一絲失望,而你情緒低落,根本沒空注意他的表情。

「那你呆在隔壁別動吧,Coco,給Mary倒杯水去。」

「好的。「

你喝著熱騰騰的茶水,身上終於產生些暖流。Peter醫生說著平常也對Don說過的那些話,你覺得過程平淡,絲毫沒有新意。到底怎麼才能縮減人格呢?其實Peter醫生也沒有確切跟你說過他的治療手段。

不知道什麼時候你眼皮沉重,昏睡過去······接著就感到冰冷的刀子在割開自己的喉嚨。

瀕臨死亡的那刻,你還是不曉得自己為何而死。

原來Peter醫生先前並未替Philip展開催眠,他引導你帶Philip前來,其實另有目的。

——我要殺了她。

——當然可以,Philip,我會為你開具重度精神病證明,令你逃脫罪責。接著由我作為你的主治醫生,你不會受到任何人身自由的限制。

——你這麼做的好處是?

——我會用我的方法幫你消除那些你看不起的人格,除了Francis!今後你可以為所欲為。而我只需要你替我解決一個人。

——誰?

——Mary。

——為什麼?

——因為我愛Francis,我不想這個女人霸佔著他。

——哈哈哈,沒問題。喂,以前我打她的時候你是不是感覺很爽,很解氣?

Peter醫生不置可否。

——你先假裝被催眠吧!很好·····保持······

Peter醫生打開麥克風:」「他的警惕性很高,但好在,我們的計劃如願開始了,接下來,你可以聽到所有的治療。」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