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讀《黃帝內經》之十八:你是健康無病的「平人」嗎

黃帝內經》一起讀,第18天,打卡,繼續……今天是講述什麼才算是無病之人的——

《素問 平人氣象論篇》(18)

原文:黃帝問曰:平人何如?

岐伯對曰:人一呼脈再動,一吸脈亦再動,呼吸定息脈五動,閏以太息,命曰平人。平人者,不病也。常以不病調病人,醫不病,故為病人平息以調之為法。

人一呼脈一動,一吸脈一動,曰少氣。人一呼脈三動,一吸脈三動而躁,尺熱曰病溫,尺不熱脈滑曰病風,脈澀曰痹。人一呼脈四動以上曰死,脈絕不至曰死,乍疏乍數曰死。

平人之常氣稟於胃,胃者,平人之常氣也,人無胃氣曰逆,逆者死。

春胃微弦曰平,弦多胃少曰肝病,但弦無胃曰死;胃而有毛曰秋病,毛甚曰今病。臟真散於肝,肝藏筋膜之氣也。

Advertisements

夏胃微鉤曰平,鉤多胃少曰心病,但鉤無胃曰死,胃而有石曰冬病,石甚曰今病。臟真通於心,心藏血脈之氣也。

長夏胃微弱曰平,弱多胃少曰脾病,但代無胃曰死,軟弱有石曰冬病,弱甚曰今病。臟真濡於脾,脾藏肌肉之氣也。

秋胃微毛曰平,毛多胃少曰肺病,但毛無胃曰死,毛而有弦曰春病,弦甚曰今病。臟真高於肺,以行榮衛陰陽也。

冬胃微石曰平,石多胃少曰腎病,但石無胃曰死,石而有鉤曰夏病,鉤甚曰今病。臟真下於腎,腎藏骨髓之氣也。

胃之大絡,名曰虛里,貫鬲絡肺,出於左乳下,其動應衣,脈宗氣也。盛喘數絕者,則病在中,結則橫,有積矣;絕不至曰死。乳之下其動應衣,宗氣泄也。

欲知寸口太過與不及,寸口之脈中手短者,曰頭痛。寸口脈中手長者,曰足脛痛。寸口脈中手促上擊者,曰肩背病。寸口脈沉而堅者,曰病在中。寸口脈浮而盛者,曰病在外。寸口脈沉而弱,曰寒熱及疝瘕少腹痛。寸口脈沉而橫,曰脅下有積,腹中有橫積痛。寸口脈沉而喘,曰寒熱。脈盛滑堅者,曰病在外。脈小實而堅者,病在內。脈小弱以澀,謂之久病。脈滑浮而疾者,謂之新病。脈急者,曰疝瘕少腹痛。脈滑曰風。脈澀曰痹。緩而滑曰熱中。盛而緊曰脹。脈從陰陽,病易已;脈逆陰陽,病難已。脈得四時之順,曰病無他;脈反四時及不間臟,曰難已。

Advertisements

臂多青脈,曰脫血。尺脈緩澀,謂之解亦。安卧脈盛,謂之脫血。尺澀脈滑,謂之多汗。尺寒脈細,謂之後泄。脈尺粗常熱者,謂之熱中。

肝見庚辛死,心見壬癸死,脾見甲乙死,肺見丙丁死,腎見戊已死,是謂真臟見皆死。

頸脈動喘疾咳,曰水。目裹微腫,如卧蠶起之狀,曰水。溺黃赤安卧者,黃疸。已食如飢者,胃疸。面腫曰風。足脛腫曰水。目黃者曰黃疸。婦人手少陰脈動甚者,妊子也。

脈有逆從四時,未有臟形,春夏而脈瘦,秋冬而脈浮大,命曰逆四時也。風熱而脈靜,泄而脫血脈實,病在中脈虛,病在外脈澀堅者,皆難治,命曰反四時也。

人以水谷為本,故人絕水谷則死,脈無胃氣亦死。所謂無胃氣者,但得真臟脈不得胃氣也。所謂脈不得胃氣者,肝不弦、腎不石也。

太陽脈至,洪大以長;少陽脈至,乍數乍疏,乍短乍長;陽明脈至,浮大而短。

夫平心脈來,累累如連珠,如循琅玕,曰心平,夏以胃氣為本。病心脈來,喘喘連屬,其中微曲,曰心病。死心脈來,前曲后居,如操帶鉤,曰心死。

平肺脈來,厭厭聶聶,如落榆莢,曰肺平,秋以胃氣為本。病肺脈來,不上不下,如循雞羽,曰肺病。死肺脈來,如物之浮,如風吹毛,曰肺死。

平肝脈來,軟弱招招,如揭長竿末梢,曰肝平,春以胃氣為本。病肝脈來,盈實而滑,如循長竿,曰肝病。死肝脈來,急益勁,如新張弓弦,曰肝死。

平脾脈來,和柔相離,如雞踐地,曰脾平,長夏以胃氣為本。病脾脈來,實而盈數,如雞舉足,曰脾病。死脾脈來,銳堅如烏之喙,如鳥之距,如屋之漏,如水之流,曰脾死。

平腎脈來,喘喘累累如鉤,按之而堅,曰腎平,冬以胃氣為本。病腎脈來,如引葛,按之益堅,曰腎病。死腎脈來,發如奪索,闢辟如彈石,曰腎死。

翻譯如下:

黃帝問(岐伯):氣血平和的無病之人,脈象是什麼樣的?

岐伯回答說:正常的脈象是一呼脈搏跳動兩次,一吸也跳動兩次,兩次呼吸的之間的間歇,脈搏跳動第五次,有時一次較長的呼吸,脈搏也可能會跳動五次,這是指平人。平人,就是沒有病的人。診脈時,要用無病人的呼吸來對照診查病人的脈搏跳動頻率,醫生是無病之人,所以須調勻自己的呼吸來診查病人的脈搏次數。

如果一呼脈搏跳動一次,一吸脈搏也跳動一次,這是正氣虛衰,也就是氣虛。如果一呼脈搏跳動三次,一吸脈搏也跳動三次,而且脈象很躁,尺膚部位還發熱,這是溫病,尺膚不熱但脈象滑的是風病,脈象澀滯的是痹證。如果一呼脈搏跳動四次以上,這是死脈,脈氣漸絕代表著五臟精氣枯竭,神氣已去,所以叫死脈,脈搏跳動忽快忽慢,此時陰陽已敗亂,所以是死脈。

無病之人平常的脈象源自於胃氣,胃氣是平人脈象中的正常之氣,如果一個人的脈象中沒有了胃氣,就叫做逆脈,而逆脈出現代表著死證。

春天時,脈象當弦,微弦的脈象中帶有柔和的胃氣就是平脈(正常脈象)。如果脈象中弦象多而胃氣少,就是肝病;如果脈象中只有弦象沒有胃氣,就是死證了;如果脈象中有胃氣但還有毛脈(秋令所主的脈象),預示著到了秋天就會生病,毛脈太盛的話馬上就會發病。春天的臟之真氣主要散布在肝,而肝是藏筋膜之氣的。

夏天時,脈象當鉤,微鉤的脈象中帶有柔和的胃氣就是平脈。如果脈象中鉤象多而胃氣少,就是心病;如果脈象中只有鉤象沒有胃氣,就是死證;如果脈象中有胃氣但還有石脈(冬令所主的脈象),預示著到了冬天就會生病,石脈太盛的話馬上就會發病。夏天的臟之真氣與心相通,心是藏血脈之氣的。

長夏時,脈象微微軟弱並帶有柔和胃氣的就是平脈。如果脈象中弱多而胃氣少,就是脾病;如果脈搏在跳動時偶有歇止並沒有胃氣,就是死證;如果脈象有弱脈還有石脈,預示著到了冬天就會生病,如果弱脈太過馬上就會發病。長夏的臟之真氣充養在脾中,脾是藏肌肉之氣的。

秋天時,脈象當毛,微毛的脈象中帶有柔和的胃氣就是平脈。如果脈象中毛象多而胃氣少,就是肺病;如果脈象中只有毛象沒有胃氣,就是死證;如果毛脈中還可見弦脈,預示到了春天就會生病,弦脈太盛的話馬上就會發病。秋天的臟之真氣主要分佈在肺中,肺位在上焦,是運行營衛陰陽之氣的。

冬天時,脈象當石,微石的脈象中帶有柔和的胃氣就是平脈。如果脈象中石象多而胃氣少,就是腎病;如果只有石脈而沒有胃氣,就是死證;如果石脈中還有鉤象,預示到了夏天就會生病,鉤象太盛的話馬上就會發病。冬天的臟之真氣下藏在腎中,腎是藏骨髓的。

胃經中的大脈絡,名叫虛里(穴位名在心尖搏動之處),這條脈絡穿過膈絡於肺,出在左乳之下,搏動時可用手感覺到,是脈中宗氣的體現。如果心尖處搏動過急並且頻頻間歇,說明胸中的心、肺發生了疾患;如果跳動不時來遲、中止,位置橫移,說明有積聚之症;如果虛里搏動中斷且不再搏動,就會死亡。如果乳房下虛里處的搏動,從衣服下就可以看到,這是宗氣外泄的表現。

想知道寸口(診脈位置,在手橈骨頭內側橈動脈處)的脈息是太過還是不及,如果手指按下時發現寸口的脈象過短,提示頭痛。如果手指按下時發現寸口的脈象過長,提示腿、腳痛。如果手指按下時發現寸口的脈象急促有力而彈指,提示肩背痛。寸口脈象沉而且堅硬的,病在里。寸口脈象浮而且過盛的,病在表。寸口脈沉而且弱的,是寒熱之病以及疝瘕(病名,為寒邪與臟氣相搏並結聚少腹)導致的少腹疼痛。寸口脈沉而且橫斜的,是脅下有積,腹中有橫積作痛。寸口脈沉而且搏動急促的,是寒熱之病。脈象太盛、滑而緊的,是病在外。脈象小,實且緊的,病在內。脈象小、弱且滯澀的,是久病之脈。脈象滑而浮而且有病的,是新病。脈象很急的,是疝瘕少腹痛。脈象過於滑利,是風病。脈象滯澀的,是痹證。脈象緩慢而滑利的,是內有熱邪。脈象太盛且緊的,是腹脹。脈象與陰陽相順,病就容易痊癒;脈象與陰陽相逆,病就很難痊癒。脈象與四季之氣相順,即使患了病也不會引起其他病症;脈象與四季之氣相反以及出現了所克之髒的脈象,病就很難痊癒。

臂上多見青脈,是失血。尺膚緩而來脈澀,是四肢懈怠、疲倦無力的病證。人在安卧時脈象太盛,是失血之象。尺膚澀而來脈滑,是多汗之症。尺膚寒而來脈細,是泄瀉之症。來脈細而尺膚粗並且常覺熱的,熱在內。

肝的真臟脈顯現,到庚辛日會死亡;心的真臟脈顯現,到壬癸日會死亡;脾的真臟脈顯現,到甲乙日會死亡;肺的真臟脈顯現,到丙丁日會死亡;腎的真臟脈顯現,到戊己日會死亡;這是因為凡真臟脈顯現,病人都會死亡。

頸動脈(人迎脈)搏動太過,並有咳喘癥狀的,是水病。眼泡微腫,猶如卧蠶起身的樣子,是水病。小便黃赤,總想躺著的,是黃疸病。吃過飯馬上就覺得餓的,是胃疸病(胃有熱而消渴)。面部浮腫的,是風病。小腿和腳腫的,是水病。眼睛發黃的,是黃疸病。女子手少陰經脈搏搏動厲害的,是懷孕了。

脈象有不順從四季之氣的,不見正當其時的本臟之脈,反而見不當時的其他臟器的脈象,比如春夏脈象本應洪大卻反而小,秋冬的脈象反而浮而大,叫做「逆四時」。風熱的脈象應很躁但反而沉靜,泄瀉失血的脈象本應虛卻反而實,病在內的脈象本應實卻反而虛,病在外的脈象本應浮滑卻反而堅澀的,都比較難治療,就是因為脈象和四時之氣不合甚至相反。

水谷飲食是人生命存在的根本,所以人一旦斷絕了水谷就會死,而脈象中沒有了胃氣人也會死。所謂的沒有胃氣,就是脈象中只見真臟之脈卻沒有柔和的胃氣。所謂的脈中不得胃氣,就是肝脈中不見弦象脈,腎脈中不見石象脈。

太陽脈當令時,脈來洪大而且長,少陽脈當令時,脈來忽快忽慢、忽短忽長;陽明脈當令時,脈來浮大而且短。

正常的心脈來時,按起來像一顆顆串起來的珠子在手指下均勻滑過,就像摸在玉珠子上那樣華潤,這就是心的平脈,夏季時以胃氣為根本。有病的心脈來時,急疾又連續不斷,按上去會發現脈去時又衰減得很明顯,這就是心的病脈。必死的心脈來時,寸脈顯現的全是鉤象,就像摸到了帶鉤,尺脈浮沉不易觸摸到,這就是心的死脈。

正常的肺脈來時,輕浮和緩,就像榆錢翩翩飄落,似浮而又緩慢而下,這就是肺的平脈,秋季時以胃氣為根本。有病的肺脈來時,脈象不浮不沉,就像摸在雞的羽毛上,來去有堅澀的感覺,這就是肺的病脈。必死的肺脈來時,脈象空虛無根,就像被風吹著的羽毛般散亂無緒,這就是肺的死脈。

正常的肝脈來時,和緩柔軟而又弦長,就像被高高舉起的長竿的末梢那樣,這就是肝的平脈,春季時以胃氣為根本。有病的肝脈來時,脈象就像摸在長竿上,手指下飽滿、堅硬而滑實,缺乏柔和之象,這就是肝的病脈。必死的肝脈來時,脈象急而且有力,就像新張的弓弦一樣又緊又硬,這就是肝的死脈。

正常的脾脈來時,脈象和柔,就像雞爪一樣輕巧落地,緩緩而行,這就是脾臟的平脈,在長夏之時以胃氣為根本。有病的脾脈來時,脈象充實而頻快,就是雞抬高爪子快速行走一樣,這就是脾的病脈。必死的脾脈來時,脈象堅硬得像是烏鴉的嘴,鳥爪上的距一樣,全無柔和之象,又如同破屋漏水一樣快慢不均,或像流水一樣一去不返,這就是脾的死脈。

正常的腎脈來時,圓滑流利又連續不斷,像心的正常鉤脈那樣,按上去沉而有力,這就是腎的平脈,在冬季時以胃氣為根本。有病的腎脈來時,就像牽拉葛藤一樣,按上去更沉,這就是腎的病脈。必死的腎脈來時,脈象就像按在兩個人正爭奪著的繩索之上,又堅硬得像是用手指彈擊石頭,這就是腎的死脈。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