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因斯坦散文《信仰自由》

阿爾伯特·愛因斯坦(1879-1955),20世紀最偉大的物理學家。1897年生於德國烏爾姆一個猶太人家庭,先後取得瑞士國籍和美國國籍。文學上的貢獻主要體現在其作品《愛因斯坦文集》中。

信仰自由

可以和能夠把自己最好的觀察和研究能力奉獻給客觀的、非時間性的現象,做一個這樣的人,真是有特殊的福分。我有幸享有這種福分,它使我在很大程度上不依賴個人的命運和周圍人的行為。對此,我是多麼高興和感激啊!但是,這種獨立性並不允許我們漠視把我們與過去、現在和將來的人類聯繫在一起的義務。

我們這些生活在地球上的人的狀況奇特得很。我們中的每個人,既非自願也無人邀請,就在這世界上作一短暫的逗留,對於為了什麼和目的何在卻毫無所知。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只是感受到:人是為別人而生存的,即為我們所愛的以及許多與我們命運攸關的人而活著的。

Advertisements

我一直在想,我的生活在多大程度上依賴著其他人的勞動,我知道,我欠他們多少。,'

我不相信意志自由。叔本華說:人雖然能夠做他想要做的,但不能要他所想要的。這句話在任何情況下都陪伴著我,並使我與人們的行為和解,即使這些行為確實傷害了我。這種對意志不自由的認識使我得以不過分嚴肅地對待作為行為和判斷的個體的自己和他人,並使我保持有益的幽默。

我從不追求舒適和奢侈,毋寧說我甚至十分鄙視這一切。我的社會正義激情經常使我與人們發生衝突;同樣,我對不是絕對必要的束縛和依賴的反感也使我與人們發生衝突。我始終尊重個人;我對暴力和社團狂熱懷有不可克服的反感。出於這種動機,我是一個熱情的和平主義者和反軍國主義者,我拒絕任何形式的民族主義,即使它裝出愛國主義的樣子。

Advertisements

我認為,來自地位和財產的特權是不公正和腐敗的,過分的個人崇拜也是如此。儘管我熟知民主國家形式的缺點,但我仍然擁護民主的理想。社會的平衡和個人的經濟保障,我始終認為這是國家的重要目標。

雖然,我在日常生活中是一個典遠的獨往獨來者;但是,歸屬於一個追求真理、美和正義的看不見的共同體的意識,阻止了孤獨感的產生。

人所能體驗的最美和最深刻的東西是充滿神秘的感情。這是宗教和藝術、科學中所有深刻追求的基礎。我認為,體驗不到這一切的人,即使不像一個死人,那也像一個盲人。在我們經驗之外,隱藏著為我們心靈所不可企及的東西,它的美和崇高只能間接地、通過微弱的反光抵達我們,感受到這些,就是宗教。只是在這意義上,我才是個有宗教感情的人。滿懷驚異地預感和尋求這種神秘,謙恭地在心靈上把握存在的莊嚴結構的黯淡摹本,對我來說,已是足夠的了。

(陳澤環 譯)

【鑒賞】我們一般熟悉作為大科學家的愛因斯坦,卻對他的文學才華所知甚少。從《信仰自由》這篇散文中,我們無疑可以窺其文學上的冰山一角。當然,其散文的出色之處並不在於作者的文筆如何優美,也不在於文章的結構如何精緻,而在於它所包含的深刻的思想意義和價值。通過它,我們可以深切領會到一個科學家的偉大人格魅力所在。

所謂「信仰自由」,顧名思義就是講述對信仰的個人看法。因此,其著眼點也在「信仰」二字。作者首先說自己有幸做一個「可以和能夠把自己最好的觀察和研究能力奉獻給客觀的、非時間性的現象」的人,這「使我在很大程度上不依賴個人的命運和周圍的人的行為」。「但是,這種獨立性並不允許我們漠視把我們與過去、現在和將來的人類聯繫在一起的義務」。由此可見,在作者看來,每個人都渴望絕對的自由和獨立,然而人人都不能因為這種所謂的自由追求而放棄對現實義務的承擔。可能很多人對於活著的原因和目的「毫無所知」,正如作者所說,「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只是感受到:人是為別人而生存的,即為我們所愛的以及許多與我們命運攸關的人而活著的」。很明顯,這種活著的原由與目的完全圍繞著自私的「個人」轉動,因而,這與作者在文章中提到的「信仰」關係不大。

那麼,愛因斯坦的信仰是什麼呢?從自由的角度來看,信仰是對意志自由的拒斥,並體現著對他人行為的尊重,這「使我與人們的行為和解,即使這些行為確實傷害了我」;從社會正義的角度而言,信仰就是既「尊重個人」,又熱情地擁護和平主義,反對軍國主義和「任何形式的民族主義」;從民主政治的角度來說,信仰是反對「地位和財產的特權」與「過分的個人崇拜」,「擁護民主的理想」;從宗教意義而言,信仰是「充滿神秘的感情」,是「人多能體驗到的最美和最深刻的東西」。概而言之,信仰是「一個追求真理、美和正義的看不見的共同體意識」。

因此,愛因斯坦在文中表達的信仰是一種個人意識與集體人性的和諧相融,因而也是一種拋開民族偏見和狹隘自私心理的偉大人格體現。從這個意義上來講,作者闡明了人活著的意義和價值。可以說,信仰就是我們活著的一根精神支柱,因為對於信仰缺失的人,「即使不像一個死人,那也像一個盲人」。

文章短小精桿,思想深邃,說理深透,令人信服。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