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超:牙齒與心理治療

孫超:牙齒與心理治療

孫超/文

牙齒是我們身上再正常不過的一個器官,正常到我們經常忽視它,當它不存在一樣。直到它發病疼痛,或者掉牙的時候,我們才能夠惦記它的存在。

牙齒在人的生命的前幾年出生,6、7歲時經過一次更換,就幾乎伴隨我們一生。

這樣一個器官,和我們的心理健康有關係嗎?當然有。

牙齒,如果從詞典上解釋,是一種在很多脊椎動物上存在的結構,人類和高等動物咀嚼食物的器官。

身為咀嚼器官,牙齒為我們的進食提供了很好的幫助。現在農村裡還有很多老人將食物在自己嘴裡嚼碎了,然後口對口餵給孩子,想起來雖然有點噁心,但是這種行為卻保護了孩子尚未發育完全的牙齒。

牙齒作為咀嚼和撕扯食物的重要載體,還是人類發泄情緒的重要手段,「咬牙切齒」就足以說明了人們在發怒時,牙齒的咬合程度,以及通過牙齒來表達情緒的過程。我們看動物世界,動物們在互相攻擊時,往往會先亮出自己的牙齒和牙齦,「呲牙咧嘴」,先給對方來個下馬威,然後再尋找合適的機會發起攻擊。

人類的情緒的表達有兩種渠道,一種是向外,如上所述。一種是向內,「打掉牙往肚子里咽」就是如此,這是一種將情緒「憋」回身體內的過程,這種過程不但痛苦,而且會對軀體造成傷害。負性情緒在體內遊走,遇到體質弱的器官便會停滯下來,然後鬱結,形成疼痛感。關於這一方面,胃疼是大多數人遇到的癥狀,胃是我們體內情緒的「晴雨表」,是很敏感的。

幾乎每隔兩年,我都會遭遇一次牙疼,大概延續十幾天的時間,俗話說「牙疼不是病,疼起來真要命」,在牙疼的日子裡,我寢食難安,體態也會消瘦一些。

牙疼,照老輩兒人的看法,是上火了,著急了。所謂「火」,就是焦慮、緊張、壓迫等情緒的體現。

在那些日子裡,我一遍遍的體會「鑽心的疼痛感」,可奇怪的是,在偶爾不疼的時候,我會伸出舌頭,舔一舔那顆有點活動的病牙,並迅速激發起疼痛感,渾身激靈一下,感覺很暢快。

現在回想起來,作為牙疼患者來說,一次次人為地重複這種疼痛感,是對痛苦的一種上癮。那麼,既然是痛苦,為何還會上癮呢?從心理學的角度看,對痛苦成癮,潛意識裡的表達是一種炫耀,「這種痛苦只有我能體會」,甚至是一種「享受」,一種高潮體驗。

所謂痛並快樂著,就是這個意思。

(孫超: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河北省心理諮詢師協會理事)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