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千年人蔘

王村長已經年過古稀,按照規定,原本不應該再擔任這一村之長的職務,但村民一致強烈要求讓本應該在家頤養天年的王村長繼續擔任村長,其中劉大陸呼聲最高。劉大陸原來是這個村子最貧困的一戶,但在王村長的帶領下,很快的脫貧致富起來,劉大陸是個很老實的人,認為自己的致富都是王村長的功勞,所以打心眼裡感激王村長,一直都想找機會報答他老人家的恩情。

圖文無關來自網路

人老了什麼毛病都會出現,王村長一直就有冠心病,雖然先前沒什麼大礙,但隨著年紀越來越大,他的冠心病也就越來越嚴重,有幾次犯病時甚至差點就離開人世。劉大陸聽到王村長有冠心病,心裏面頓時後悔起來了,應該讓村長好好在家休息的,不應該再這樣繁忙於工作了。

聽到村裡的老人說人蔘對治療冠心病很有效果,劉大陸回到家就取了幾百塊錢,匆匆忙忙地打車進了縣城。在藥材市場里,劉大陸看了又看,便宜的吧對治療冠心病沒什麼效果,貴的吧又太貴了自己捨不得。就這樣人蔘在手裡拿了又放,放了又拿。心中不由的暗罵自己是白眼狼:劉大陸你真不是東西,沒有王村長你會脫貧嗎?你會天天有肉吃嗎?現在拿出幾百塊錢就這麼捨不得,你真是個忘恩負義的小人!想到這裡,劉大陸一咬牙就拿起了這裡最貴的人蔘,就在他準備把錢交給老闆時,突然有個衣裝革履的男子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巴掌。

Advertisements

劉大陸扭過頭一看,臉上瞬間布滿了驚喜「小浩,是你?」,對方也是激動不已「大陸,當然是我了,認不出我了」,劉大陸仔仔細細地打量了叫小浩的男子一番同時嘴裡唏噓不已「幾年不見,真是大變樣啊,都快認不出你來了」,小浩擺擺手,「不提他了,不過話說回來你買這人蔘做什麼?」,劉大陸便一五一十地將事情告訴了他。

小浩一聽,說「是這樣啊,你先把這人蔘放這裡,咱先去喝一杯」,劉大路一聽,也是,反正不急這一刻,所以就先放下人蔘和小浩一起出了藥材市場。

「大陸啊,咱這個縣裡的人蔘可不能買,都是造假的!」小浩和劉大路一邊喝酒一邊聊著。

「真的假的,人蔘也能造假?」劉大陸有些不信。

「當然了,那些人蔘都是用蘿蔔做的,只不過看起來比較像而已」

Advertisements

「原來是這樣,那剛才我拿的是不是也是假的?」

「當然是假的了,咱這個縣賣的人蔘沒幾個真的」小浩說的很肯定。

「那我怎麼辦啊?上哪去買那些真的人蔘呢?」劉大路有些著急。

「你不用擔心的,這事包在我身上,肯定給你弄個又好又便宜的人蔘」小浩拍著胸脯對著劉大路說道。

「真的?那我可要謝謝你了」劉大路一聽,心裏面立馬樂開了花,「跟我說什麼謝不謝的,這樣可就見外了」小浩佯怒道。劉大陸有些尷尬的呵呵一笑。

「真懷念,當初我們一起偷黃瓜的時候」小浩滿臉懷念的說道,「是啊,我們還被王村長訓了一頓」劉大陸也是滿懷慷慨的說道。

就這樣兩人邊喝邊聊,到最後都是喝的醉熏熏的,左右推辭之下,小浩才接過了劉大陸的錢,然後兩人分別回到各自的家裡。

劉大陸和小浩是從小玩到大的朋友,現在也不知道小浩做什麼的,看起來過的蠻不錯的,比他自己強多了。反正小浩鐵定不會騙自己,說好給自己找好人蔘,肯定不會是假的了,一想到這裡,劉大陸就像是放下了塊石頭,希望王村長吃了這人蔘能夠快一些好起來。

第二天清晨,小浩就把一條相當大的人蔘拿了過來,劉大陸雖然不懂人蔘,只是知道看起來很漂亮,所以謝過小浩之後,就興沖沖的拿著人蔘來到了王村長家。王村長是個很正直的人,他一般不會收村民送他的禮物,但劉大陸心眼實,硬是要把這參送給他,經過一番僵直后,王村長拗不過劉大陸,也就收下了。

圖文無關來自網路

劉大陸美滋滋地走在路上,心想這下可好了,王村長越健康就越能好好帶領大家發展。

第二天吃早飯的時候,突然屋外傳來了一陣救護車的警笛聲,劉大陸的心裡突然咯噔了一下,因為這聲音是從王村長家穿來的。

王村長的冠心病不知為什麼突然又犯了,這個消息如同長了翅膀似的,飛快的在村子里傳開了,村子里的人們像是少了主心骨一樣亂作一團。劉大陸心裡著急,不是昨天剛把人蔘送給村長嗎?怎麼今天就發作了。劉大陸在屋子裡想來想去,最終決定到醫院裡去探望探望王村長。劉大陸買了許多水果,大包小包的來到醫院,這時王村長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但依舊昏迷不醒。只有他的女兒在一旁默默守著。

劉大陸慢慢的把水果放在桌子上,向著王村長的女兒問道「村長昨天不還好好的,怎麼今天就犯病了?」,王村長的女兒抬起頭,眼中還噙著些淚水對著劉大路說道「醫生說,是應為我爸他吃了不該吃的東西,才導致這病又犯的。」。

劉大陸從病房出來邊走邊想「吃了不該吃的東西,難道是我的那顆人蔘,不應該啊,人蔘對冠心病可是有很大幫助的」,就在劉大陸百思不得其解時,突然幾個護士推著一個病人急忙的從劉大陸身邊經過,不看還沒事,一看劉大的臉色立馬變的鐵青。

擔架上的人正是小浩,此時他雙眼緊閉,渾身都是血淋淋的傷口,臉色蒼白不已,呼吸斷斷續續,一旁的醫生們正實施搶救。小浩可是劉大陸很好很好的朋友,就是說成親兄弟也不為過,如今小浩被打成這副模樣,叫他的心情能變得好嗎?

劉大陸坐在走廊的座位上,臉色鐵青的想著問題,而一旁有一群人在小聲嘀咕這什麼,一開始劉大陸並沒在意,可後來聽到他們說的正是小浩。

一個年級略大的男子說道「這個王鐵浩太黑心了,開的藥材點,買的都是假貨,尤其是人蔘,都是用蘿蔔做的!」,其他的人也隨聲附和「就是,我們早就勸過他,可他就是不聽,這不他把一顆假參賣給了一位黑社會的老大,要不是我們,他說不定就被打死了」。

劉大陸聽到這裡,不由想起了剛才王村長女兒說的:因為吃了不該吃的東西才犯病的,又聯想到自己昨天剛把人蔘送給村長,今天就犯病了。劉大陸就再也坐不住了,「王鐵浩我把你當兄弟,你竟然賣給我假參,從今天開始我要和你一刀兩斷!」劉大陸一路小跑的出了醫院。

幾天過去了,王村長出院了,劉大陸聽說后第一時間來到王村長家,一進門就向著王村長低下了頭「村長,都是我不好,交了不該交的朋友,拿了顆假參送給你,還害你差一點就……」。王村長莫名其妙地看了劉大陸一眼,突然哈哈大笑,「什麼嘛,我犯病可和你一點關係都沒有,還幸虧了你那顆參我才能夠這麼快出院的」,劉大陸吃了一驚,「可,可那顆參是假的啊。」。「假的?誰說那是假的我可是對人蔘很有研究的,那顆參可是顆很好的參,沒有幾千塊錢是弄不來的,你當時說只是幾百塊錢我根本就不信,本來要過幾天在還你的,卻被小花給我燉了鍋雞湯………」王村長話沒說完,劉大陸就跑了出去。

劉大陸二話沒說搭上一輛車,就直朝醫院奔去,氣喘吁吁的進到小浩的病房。小浩已經醒了過來,坐在病床上看著窗外的世界,只是渾身包的像是一個大粽子。

劉大陸看著病床上小浩說道「我都知道了」,小浩沉默了一會才緩緩說道「大陸,我拚命弟掙錢就是想要我媽過上好日子,可是等我掙到了足夠的錢,我媽又不在了,為了掙到很多錢,我什麼都敢做,什麼都敢幹,可我現在才明白,我掙那麼多的錢又有什麼用呢?」小浩頓了頓又接著說道「所以你前幾天讓我給你買參,我便拿出了那顆珍藏了好幾年的參,你是我這輩子最好的兄弟,即使我欺騙所用的人也不會欺騙你的,我終於明白了我掙那麼多錢是為了什麼」。劉大陸聽后緊緊的摟住小浩。

在回家的路上,劉大陸想了很多很多,是啊,自己之所以那麼拚命的掙錢,並不只是為了自己,更是為了那些讓自己牽挂的人!

遠方天空血紅的夕陽打在劉大陸的身上,劉大陸仰起頭深深的呼吸了一下,突然腳步堅定的朝著自己的家門邁去。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