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杯酒又天涯

地僻遠,人罕至,匆匆杯酒又天涯,以為是劍客,實則打工仔。這世間不止狷狂者有故事,奔波生活者哪個沒有,僅是有些只適收藏,不忍講出。

生而自由,卻處處桎梏。行者匍匐于山徑,不可眺望太遠,還要看著腳下,不至失足。連魯迅這樣橫眉冷對、劍劍戳心者,人之將死,其言也善,為孩子的成長操心:「孩子長大,尚無才能,可尋點小事情過活,萬不可去做空頭文學家或美術家。」與鏡頭裡、書本里的美飾不同,奔波於生活,需時刻計算,且要精準。工資發給日常工作者,高薪發給承擔責任者,獎金髮給做出成就者,股權分給能幹忠誠者。

好逸惡勞,日趨文弱,寄生慣了,如何謀生。正家之道,禮謹於男女,養蒙之節,教始於飲食,幼而不教,長而失禮。成績一般,便不必繼續苦讀,投入社會,早點知道什麼叫現實。陽光下是個孩子,風雨中成為大人,能自己扛便不必聲張,歲終農隙,或睡不著覺時,心裡一堆的碎念。

Advertisements

相遇在天,相守在人,隨方就圓,無處不自在。搬磚的手,無法牽你,陪你酩酊大醉之人,無法送你回家。貧賤百事哀,活得沒有選擇,突如其來的脾氣,不過積攢許久的委屈。所有遺憾,只因遇過難忘之人、難忘之事,而時間的橡皮,擦不盡記憶的痕迹。人生本如此,各自為戰,彼此閃耀,各有徵途,無法太近。徒尚退讓,不求進取,及時行樂,嬉戲度日,哪有不勞而獲的尊嚴,熬夜傷害身體,卻幫助事業。

感慨時變,引義慷慨,絕望時能夠處置,掙扎時避而歸衷。忍住脾氣,善自嘲,不嘲人,厚點臉皮,先娛己,后娛人,此即成熟。此去前程似錦,相逢可否依舊如故。

熱情奔放的鄉意雖已消盡,但總得在年輕時說些自覺有意義的廢話,做些自覺明大義的廢事。老來多挂念,少一句遺憾;托書問平安,多一句打擾。

Advertisements

為人抱薪者,困扼於風雪,為人開路者,困頓於荊棘。去得越遠,越知歸宿何方。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