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說你不懂我的心

文/臨界冰

01、蒹葭蒼蒼,白露茫茫,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秋天的北京本是一年中最好的季節,秋高氣爽,日麗和風,溫暖的陽光撒在身上,愜意而舒適。

夢媛走出了國貿寫字樓的碩大玻璃自動門,竟然打了個寒戰。

好冷!

「你怎麼啦?」跟她一起出門的部門同事佳佳奇怪瞄了她一眼。

「沒什麼,有點冷」。夢媛有氣無力的回答。

天好藍,藍的讓人心疼。

夢媛抬起頭看了一眼天空,眼淚差點兒掉出來。

今天是凌峰28歲的生日。

夢媛死撐著不讓自己睡著,只為能在12點59分的下一秒,準時發出那條信息。

「親愛的,今年我是第一個給你生日祝福的人嗎?不論你在哪裡,你回頭的時候,我都會在你身後,等著你,祝你生日快樂!」

一秒不到的時間,嘟嘟嘟,簡訊提示音響起。

Advertisements

夢媛點開一看,

「謝謝」兩個字蹦了出來。

夢媛鼻子一酸,不覺淚眼婆娑,兩滴大大的眼淚順著臉頰滑了下來。

自從10天前凌峰離開之後,這是他發的唯一一條簡訊。

02、世界上最痛苦的事莫過於,你就在我面前,我卻猜不懂你的心。

一個月前,凌峰失業了。

這幾年IT市場日漸衰退,業績下滑,各大企業爭相減員增效。凌峰恰巧是這波減員潮的犧牲品。

夢媛和凌峰家境都很一般,作為北漂一族的他們,在這諾大的城市裡,如同無根的落葉,無處安放。

凌峰失業的這個月,房租到期了,房東打來電話,說房租漲價20%,北四環的一居室,租金已經漲到7000,還要一次性支付半年,不同意就要馬上搬家。

夢媛在一家貿易公司做人力資源的招聘助理,每月工資扣完稅和保險,到手不到8000。凌峰失業之前每月能拿到差不多一萬,除去房租,兩個人生活還可以維持。可現在…唉…

Advertisements

凌峰變得話越來越少,他不願說出自己的真實感受,就一個人坐在陽台上,一天一天的抽煙。

晚上也不睡,有次半夜兩點夢媛醒來,看到凌峰居然還在陽台上坐著,黑黑的背影,煙頭的微光一閃一閃的。

那天晚上,一向溫柔的夢媛發飆了,她實在想不通,一個大男人,失業了不去想辦法,就這麼頹廢下去。

夢媛想把凌峰罵醒,讓他振作起來,可是凌峰卻如同悶葫蘆一樣,一言不發。

他越這樣,夢媛越生氣,一股腦兒把在一起這兩年的心酸都倒了出來,沒錢沒房,婚不敢結,孩子不敢想。

「分手吧……」夢媛一氣之下,對著凌峰的後背喊出了以前再難都沒說出口的話。

「好」,凌峰默默掐滅煙頭,起身開始收拾東西。

夢媛心裡像被針刺了一下,隱隱的痛了起來。她想收回剛才那句話,可是心底那敏感的自尊生生把她拉住。

凌峰走了,離開了他們的出租屋。

03、感同身受是一種能力。

「夢媛,你是不是生病了?臉色這麼差?」佳佳關切地問道。

佳佳是公司人力資源EAP(員工幫助計劃)的督導,對員工的情緒變化保持著職業的敏感。

「我……」夢媛一時語塞,眼淚竟忍不住滑了出來。

趁著午休的時間,佳佳拉著夢媛來到寫字樓後面的小花園,找了個長椅,兩個人並肩坐了下來。

夢媛把家裡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佳佳說了一遍。

「凌峰他到底去哪裡了?」佳佳好奇的問。

「我也不知道,他離開以後就沒在跟我聯繫。」

「你也沒給他打嗎?」

「沒有…」

「為什麼?」

「我,我…」夢媛不想說出是那內心深處那可憐的自尊在作祟。

「唉,夢媛呀,你有沒有從凌峰的角度來考慮這個問題呢?」

夢媛不解的看著佳佳,不知她想說什麼?

共情有聽說過嗎?美國人本主義心理學大師羅傑斯,他是如此定義共情的:共情或共情狀態,是指準確地、帶有情緒色彩地覺察另一個人的內在參照系,就好像你就是他。

就是說,你要能夠分辨對方的情緒,然後進入他的情緒,感受他的情緒。

你有沒有設身處地的站在凌峰的角度考慮問題呢?他剛剛遭受失業的打擊,沒有收入的來源,房租漲價,又是一大筆花銷,家裡都要靠你那點工資怎麼維持?作為一個男人,他心裡要承受多大的壓力啊?」

「可是,我有給他建議啊,我有讓他成天在哪兒干坐著嗎?得趕緊去找工作,找機會啊,天天這麼頹廢怎麼行?」夢媛委屈的說。

「夢媛,共情者需要拋開自己的內部參考體系,進入另一個人的世界里。揣測對方的感受。這就意味著,你要拋棄自己的想法和價值觀。

每一個人都是一個孤獨的星球。跟女人相比,男人不太喜歡袒露自己的內心世界,他們更希望自己的伴侶能夠體驗到他們的所思所想,給予他們感同身受的體恤。

共情是關係的柔順劑啊!」

夢媛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夢媛,我給你推薦幾本書吧,以前我做員工情緒疏導培訓的時候,老師推薦的,我讀了,的確受益匪淺。」

04、共情是可以習得的能力。

下班后,夢媛沒有直接回家,她直奔書店,一口氣買了佳佳說的關於共情力的書。《共情力》、《共情時代》…

她如饑似渴的把這幾本書都仔仔細細的讀了一遍。她發現,共情是一種可以習得的能力,通過不斷的練習,每個人都做得到。書里講了很多純理論的東西,夢媛看著有點頭大。

「嘟嘟嘟....」

電話響了,是佳佳。

「夢媛,心情好點了嗎?」佳佳關切地問。

「中午跟你聊完,感覺好多了…」

「哦,對了,佳佳,能給我講講共情能力怎麼培養嗎?」夢媛迫不及待的問佳佳。

「嗯,怎麼說呢,學習共情的能力首先要從學會傾聽開始。在與對方交流時,全然關注他,彷彿他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人,彷彿與他交談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這樣才能讓他信任你。

然後你可以試著確認對方的想法。比如可以採用重複對方的話:「你想說的是***嗎?」「你說的是*****,我理解的對嗎?」

真正的共情是沒有任何評判或診斷的。因此,最佳的共情表達方式是接納與客觀的同情。我看見你的真實脆弱,我滿足你的情感需求。

可以理解嗎?」

「嗯,佳佳你真好,我記下了」,

夢媛打心眼裡感激佳佳教她的這些方法,以前真是聞所未聞。結果才和凌峰鬧成這樣,想想也很後悔。

「不早了,早點休息吧!」

「好的,晚安!」

撂下佳佳的電話,夢媛心裡火燒火燎的,凌峰現在到底怎麼樣了?

夢媛拿出手機,撥通了那個熟悉的號碼,

「你是風兒我是沙,纏纏綿綿到天涯…」還是那個熟悉的彩鈴聲響起來。

電話通了,

「老公,是你嗎?你在哪兒呢?」夢媛的眼淚刷的一下流了出來。

「老婆,我想你了…」凌峰沙啞的聲音帶著哽咽。

「回家吧,我等你…」

「嗯…」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沉吟至今。


我是臨界冰,亞太心理諮詢師協會認證心理諮詢師/簡書心理欄目推薦作者/IT世界500強骨灰級銷售/中國人民大學MBA

微信公眾號臨界冰,簡書用戶名臨界冰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