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與《七月與安生》青春再見與再見青春

2016年爛片橫行,有說與去年BAT大肆票補有關的,有說跟電影大小年有關的。2016還剩倆月,華語影片除了春節檔的《美人魚》、《西遊記之孫悟空三打白骨精》盆缽體滿之外,被人們盛讚的就是主旋律《湄公河行動》了。

雖然《從你的全世界路過》和《七月與安生》沒有火到10億票房現象級影片,甚至《全世界》還被人有所詬病,當然不排除同檔期競爭影片的輿論操縱,但景三認為這倆片子無疑是今年爛片里的一股清流。

先說《全世界》,看過《將愛情進行到底》的同學大概都會覺得「很張一白」。是的,「很張一白」的意思就是「初戀和青春都是用來說再見的」。總有大學校園的場景,只是《全世界》把大學校園放在了「回憶的場景」。

《全世界》的受眾跟《將愛情進行到底》的受眾大概是同一撥人,青春期看著《將愛情進行到底》長大的這撥人,曾經對大學校園大學愛情充滿了嚮往,時隔近20年,已過而立之年的他們,《全世界》又來撩撥他們的心弦,「我的生活TM不就是這樣么?」

Advertisements

身邊一位已婚帥哥看完《全世界》發朋友圈說「一部本無期待的片子,最後卻被撩倒」,「這是一部需要經歷才能共鳴的片子,就像裡面一句台詞:現在無法碰觸的部分,終將可以當作笑話來講」。

青春不怕賭青春不怕輸,賭輸了只是一個結果而不是一場結局,所以杜娟和鄧超戀愛了。但青春不再,賭輸了卻是另一場結局,所以鄧超掛著「我是蠢貨」沿街遊行了。表面樂呵呵,內心不知起了多少波瀾。我依然愛你,但是我們卻已是陌路。

2011年情人節上映的電影《將愛》,文慧和楊錚的所有可能都在里了,景三最喜歡的是第三段,第一段太虛幻,第二段太市井,唯有第三段符合景三這種沒有太多物質基礎但是對精神食糧要求卻極高的偽文青。《全世界》最好的結局是什麼?大概還是岳雲鵬追趕著柳岩的計程車跑的那種無力感,杜娟跟鄧超電台無聲的通話吧。

Advertisements

青春,再見。

「不要說再見,不然真的會再見的。」安生對家明說。

周冬雨在《七月與安生》的演技比《山楂樹之戀》醇熟了許多,不管是放蕩自由不羈還是回歸家庭真正的做一位「安生」,拿捏的都很到位。

多少人都曾夢想著「仗劍走天下,看一看世界的繁華」,而又有幾個人能夢想成真呢?也許連許巍都不曾真的實現過。年少輕狂的心,四海為家的盼,不過是青春荷爾蒙的作祟。景三小時候聽韓磊的《走四方》,就曾想過背著一個背包走四方,最終卻敗給了古板教條的公務員家庭教育,成了一個完整接受小學初中高中大學研究生教育的青春期荷爾蒙完全沒有發揮作用的純粹的人,就像七月一樣。

七月對家明的主動追求源於安生的鼓勵,青春不怕輸。七月與家明,大概是大人眼中讚賞同輩眼中艷羨的對象,青春不怕輸,但是青春不再卻害怕輸。七月讓家明逃婚了,表面上是她主動,其實是她怕被動怕輸了,她青春不再輸不起了,不然她為什麼要生下家明的孩子?

她一路都在怕輸,不承認愛情是安生讓給她的,她家庭溫暖父母相愛她是乖乖女,安生有什麼資格讓給她?她跟安生成為閨蜜的心理大概是可以從安生身上獲得更多的優越感吧,在成為閨蜜這件事上,安生卻顯得很純粹。大概只有這樣,才符合影片的邏輯。

一邊是乖乖女,卻有著無盡的心機;一邊是小浪女,對友誼卻保持著最純真的心,她敬畏友誼二字。大概唯有回首看青春,才看的清楚看的明白。

再見,青春。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