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老店,有一種蜂蜜叫土蜂蜜

在老店,有一種職業,充滿了神秘色彩,從業者或是居無定所,或是祖祖輩輩的傳承,這就是——養蜂。

養蜂人中,流傳著這樣一種說法:「你能養幾窩蜂,那得看你的命」,他們堅信人與蜜蜂是有緣分的,有的人家原本不打算養,但小蜜蜂也會自己來;而有一些人家,無論你把蜜蜂伺候得多好,它都始終會飛走。

家住老店鎮治樂村官種地村民小組的沈雲文,就是一個「命中注定」與蜜蜂有緣的人,連他自己都記不清自己養了多少年的蜂,他只記得,四十多年前,自己還是個孩童時,就天天跟著老父親上山收蜂。

收蜂是個技術活,要將家裡蒸飯時用的竹蒸蓋兒當作器具,用來將原本在野外築窩的蜜蜂帶回自己家,收的時候,他們要一直用手將蜜蜂「推」到竹蓋上,嘴裡還得不停地念叨著「蜂上!蜂上!」。老沈說,自己家和蜜蜂有緣,每次尾隨父親去收蜂,都不會空手而回。

Advertisements

也許是因為從小就看父親養蜂,老沈對蜜蜂有了一種難以言表的親切,彷彿豢養蜜蜂就是在延續他們的父子情份。

老沈家的蜂房和大多數養蜂人一樣,是用小木板自己訂的,但老沈用來密封木板之間縫隙的東西,卻和別人不一樣。別的人用黃泥巴來糊,而老沈卻是沿用父親的方法,選擇用牛糞來糊,他說牛糞糊里是草,用來糊縫兒蜜蜂會更喜歡。說來也奇怪,這麼多年來,老沈家的蜜蜂總是飛了又來、飛了又來,彷彿小蜜蜂們真的格外中意老沈家這個用牛糞糊縫兒的小窩似的。

養蜜蜂雖說不用餵食,比起養豬養牛來說顯得輕鬆一些,但老沈卻絲毫不馬虎,他會每個月定時去查看蜂箱,給小蜜蜂們打掃打掃「屋子」,再檢查檢查蜂箱里長沒長蟲子。

每年的三、四月和十一、十二月,都是割蜂蜜是時候,也是老沈最忙碌的時候。

Advertisements

割蜂蜜得選在一個大晴天,等太陽照到蜂箱上時,才能開始割。而割的時候也十分講究,先要用香柱薰,等蜜蜂順著陽光爬開或者飛走後,才能真正下手割。每次割蜂蜜,老沈都會用小竹片兒輕輕兒地、慢慢兒地,順著蜂房的紋路一點一點地割,盡量不損壞每一層蜂房。

剛割下來的蜂房上還有許多蜜蜂,老沈會用松枝慢悠悠地驅掃,遇著「頑固的」或者「躲貓貓」的小蜜蜂,老沈會邊用嘴大口吹氣試探著邊用手撥弄。將這新割的蜂房迎著陽光一看,那晶瑩剔透的模樣,十分惹人喜愛,而這蜂房裡的蜂蜜,更是格外新鮮香甜。

割下來的蜂房需放在有小細孔的簸箕里過濾,濾出的蜂蜜少了蜂房的粗糙,更加香滑甜膩。而濾出來的蜂房,則可以放在水裡熬製成黃蠟,在婦女們做布鞋時用來做潤滑劑,十分好用;同時,也具有一定的藥用價值。

蜂蜜中含有與人體血清濃度相近的多種無機鹽和維生素、鐵、鈣、銅、錳、鉀、磷等多種有機酸和有益人體健康的微量元素,是一種營養豐富的天然滋養食品。老沈家的因為純正不摻假,而深受周圍鄉親的追捧,幾乎每年都是還沒割下來就被預定完了,也常會有人在割蜂這一天特意來老沈家,就等著買這新割的、還藏蜂房中的蜂蜜。

一窩好的蜂蜜,倘若糖儲得滿的話,能有一千元左右的收入,老沈家最多的時候,養過十幾窩蜜蜂。老沈說,自己這些年身體不似從前硬朗了,孩子們又不在身邊,養不了那麼多蜜蜂了,只能養個三五窩,就全當是傳承父親的手藝了。(文/李玲)

編輯:吳慶鈞 投稿請加微信 wuyexq520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