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民國路今日大商圈 武都路的前世今生

武都路是蘭州人非常熟悉的繁華道路,其東口位於廣場西口北50米處,西口與中山路垂直。「我凡進老城區,喜歡到武都路中段多走幾個來回,這是我的出生地和童年居住過的地方,舊時叫民國路。」近日,原蘭州塑料廠財務科科員、我省燈謎專家李載陽接受了記者採訪,在舒緩的交談中分享了他與這裡有關的時光、記憶和情懷。

先有崇信路,後有民國路

「城市是人類文明的產物,城建是社會文明的一面鏡子,是諸多複合文化元素的載體,展示了人與自然的關係。而城市道路的變遷,映射著社會文明的進步。」歲月如梭,城市、街道的變遷在李載陽心中留下了難以完全用語言表述的感慨:「近30多年來,隨著城市建設日新月異的變化,新開拓的道路和新建樓房將小城區的許多街道、小巷切割成零碎,並將這些零碎淹沒在樓海之中。20多年前宋廓先生就有詩云『層城無復舊門庭』了。」

Advertisements

他說:「民國路是1942年建成,沒建成前從貢元巷城牆根開始,從東往西數,大致分為學院樓、大十字、部門街、府門街、縣門街、州門十字、百子樓等段,到西城牆根止,東西兩頭都被內城城牆堵死。如果要到橫街子(今靜寧路中段)買金忠奎的接骨續筋丹,或到炭市街(今中山路南北走向的一段)去辦事,只能從東大街(現張掖路東段)出東門,或從西大街(現張掖路西段)出西門,繞道才行。」

「1941年蘭州建市,市長蔡孟堅對蘭州市七條道路拓寬改造,民國路就是首先施工的三條道路之一。」李載陽告訴記者:「時將東西兩城牆切開豁口,東通橫街子,西通炭市街,方便群眾交通和便於防空戰時疏散,開始稱為崇信路,1945年正式改名為民國路。民國路以碎石鋪路,馬路寬相當於現在的二車道,馬路兩旁有人行道,街道樹為榆樹。」

Advertisements

重溫歲月細數街頭名人故里

在蘭州的街坊巷弄里,歷史的腳步從未停止過,那些徐徐落定的塵埃之中不僅曾孕育著無數老百姓紛亂且溫馨的家長里短,也曾留住諸多名人、軼事的腳步。這些街巷不僅承載著當年的風風雨雨,也記載下了蘭州人前進的腳步。站在今天的武都路撫今追昔、浮想聯翩的時候,不禁要回憶起這裡曾經的歷史或人文。

「當年的武都路上有個十分有名的謝院長公館。」李載陽說:「謝院長即謝剛傑,四川人,青海省政府駐蘭辦事處處長,長期以馬步芳私人代表身份辦理交涉事務,因先後擔任過青海和蘭州中山醫院的院長,被人們常稱呼為謝院長。謝公館正對著禁煙善後局,在路南、臨街二層樓,門臉小,台階高,門道很深。1946年蔣緯國抵蘭查處班淦貪污案時,就住在此處。」

據了解,解放后這裡還曾住過魏立人副市長,以後改為了婦聯,當時還能常見秦儀貞(甘肅第一位女共產黨員)老太太出入其間。文革前這裡是城關區團委所在地,住著一位姓楊的老師。文革中,這裡還曾是紅色長征四十團團部駐地。

「還有個當時比較醒目的就是趙獻文小院。趙獻文是安徽人,當時的蘭州衛生局局長、市政協副主席,無黨派人士。這座住宅在路南,原省公安廳斜對面的一個小院。院內有兩三間平房,趙夫婦生二子一女。他們很少與他人來往,一家人舉止言談頗有講究,顯得是素質很高的家庭。」根據李載陽的悉心研究,這些記憶中的地方都與歷史準確的重合在一起。

「另一個有廬庭院則是蘭州進士、著名詩人,50年代省文史館副館長王煊的居處,就在當時民國路原縣門街一段,也就是現在的景楊樓菜館處。」他說:「在王煊居處的斜對面,也就是現在張掖路派出所所在地,就是50年代蘭州市建設局。現仍然有行內人稱其為老規劃局,也是50年代任震英工作和居住的地方。」

再憶繁華追溯商圈昔日盛景

民勝園在民國路路北,黃家園南口向西處,是民國路上最大的飯莊,以地方菜係為主。院內很大,正門處有照壁,畫有太獅少獅圖,一進兩院,中間屏風隔斷,院內有兩層樓,通系包間。舊址2002年時還在,當時已成民居。」武都路並不是只有今天才是繁華的商業中心,這條商圈旺盛的人氣其實可以追溯到還叫做民國路的時候,而昔日的盛景也隨著李載陽講述逐漸變得清晰起來:「緊挨民勝園西邊的是『紫陽觀』,門頭磚雕著龍飛鳳舞的這3個大字。紫陽觀是個經營醬肉、炸雞、油雞、滷製品的店,還兼賣著蹄花面。據說原是南方人經營,50年代店主姓趙,大約在1954年就不經營了。」

「另一個較有名氣的飯館叫金龍飯店,是老城區唯一專門經營川菜的飯店,以蒜泥白肉、椒麻雞、辣子雞聞名。」他說:「店主劉金龍,四川儀隴人,剛來蘭州時是郵差,身挎郵差包,手提豬尾巴鞭子到處送信,後來便經營了金龍飯店。金龍飯店原位於黃家園的一個院子中,50年代遷到了民國路路北。劉金龍本人出身貧苦,開飯店后能周濟貧困、善待夥計、廣交朋友,於是積攢下了甚好的口碑,而在蘭四川人也多聚飲於此。他還能唱京劇,50年代在蘭州二中戲台上還客串《捉放曹》扮過曹操。」

「在金龍飯店的對面(路南),就是楊生福酥餅店,楊生福系『泉生新糖餅店』老掌柜楊子新的兒子。」李載陽告訴記者:「50年代他在民國路開了酥餅店,一間門面,兩付鏊子,夫妻二人經營,內設方桌方凳,經營有糖酥餅、胰子鍋盔、玫瑰糖餅、油鍋盔。當時一個酥餅的價格,相當於人民幣新幣一角整。我們走親戚時買上10個,用麻紙包好,上面壓一張紅紙,用紙繩一捆即成。沒等到公私合營,楊生福店因原料供應等問題開不下去就歇業了。」

據他回憶,在路南還有一家「凌雲餛飩館」店主姓王,陝西人。他家來蘭已久,最早並不是搞餐飲,而是在學府街上開了一家小錢鋪,人稱為王家尕錢鋪,後來看到金融行情不好便趕緊轉行搞了餐飲。由於是家族式的經營,所有人分工明確,遽然小成氣候。「凌雲餛飩館經營以餛飩為主的各種麵食,記得最便宜的是陽春麵,一碗八分錢。大約在60年代初,他們在國家政策允許下,在原址還開了一陣子肥腸麵館,紅火的很。」

1958年武都路正式命名

民國路屬於老城區的主要街道。50年代初政府機關、公共設施佔了整個街道的很大部分。據李載陽回憶,街上的機關單位有12、13處之多,其中靠街北面的最多,估計可占整個街面總長度的四成以上。街道兩邊有百貨商店、雜貨鋪、飯館、裁縫鋪、理髮館、書店、照相館、鐘錶店、自行車鋪等。除大十字附近外,很少有兩層以上建築,臨街商鋪多將臨街一面的主牆加高。民居一般多是四合院,坐落在諸商鋪的背後,錯落有致,繁華地段相對來說集中在貢元巷到大十字一段。

「那時的街鄰們稱附近地點都很少用門牌號碼,依舊用著老習慣稱號,如『剛才走了縣門上』『薛奶奶家的院子』『王奶奶家的院子』『馬家鋪子』『車圈子(民國路與鼓樓南路交接處有一家專門製造車軲轆的所在地,久而久之成為地名的符號。)跟前』等。」聽著李載陽一句句說出這些久違了的常用語感覺是那麼的親切,相比今天冰冷的水泥高樓後人們那些漠然面孔,對於所有人都顯得是尤為彌足珍貴。

他感慨的說:「老城區很小,從民國路步行到小溝頭,用不上半小時,就可以稱之為「走了個城外」。由於民居多是四合院,鄰里之間抬頭不見低頭見,知根知底,相互依存關係度好一些,傳統的道德觀念和社會淳樸風尚,保證了鄰裡間相處安然,一般冠以某某家的院子,就是指在當地頗有過影響的人家所在地。」

1954年蘭州市街道一律改名,因中蘇友好協會在民國路上,故改名為友好路。1958年以甘肅省武都縣命名為武都路。數十年歲月彈指一揮間,如今的武都路比以前的民國路向南拓寬了一倍多,沿街兩旁的舊時建築已蕩然無存,而代之以齊刷刷的高聳樓房,下面是按著卷閘門的商鋪,上面是住宅,千門一面,大小雷同。

採訪最後,李載陽告訴記者:「面對現在的武都路,高樓林立,與50多年前相比,人們的生活條件、生活觀念、生活方式、生活節奏都發生了大的變化。昔日的四合院與這條街上的往事一同煙消雲散,林林總總,如續如斷,唯將回憶的片段留在心間以志懷念。」

運營人員: 靳美晨 MZ018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