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經》未病概念與「治未病"理論探討

「治未病」是《內經》預防與治療學的重要理論,

不僅對後世中醫學的發展具有重要的影響,對當代

中醫學的理論與臨床發展也有重要指導意義。本文

試依據《內經》有關論述,分析「未病」內涵,探索「邪

伏」概念,發揮「治未病」理論,進而闡發其現實意

義。不當之處,尚希同道指正。

1

「未病」探微

「未病」一詞在《內經》中凡三見,都是以「治未

病」的形式出現。

其一見於《素問·四氣調神大論》:「是故聖人

不治已病治未病。」這裡的「治未病」為養生原則,即

通過「春夏養陽,秋冬養陰」的養生活動,防患於未

然,是中醫學預防思想的發端。

其二見於《靈樞·逆順》:「上工,刺其未生者

也。其次,刺其未盛者也。其次,刺其已衰者也。

⋯⋯上工治未病,不治已病。」張介賓《類經·針刺

類·刺有大約須明逆順》云:「未生者,治其幾

也。未盛者,治其萌也。已衰者,知其有隙可乘也。

是皆可刺者也。」很明顯,《內經》在此將疾病發展過

程分為三個階段:「未生」者,乃病邪已侵而病象未

現,即下文之「未病」,此時當早期治療,以防止病邪

積聚、病象顯現,故名以「上工」;「未盛」者,乃病邪

已侵、病象已現而未至亢盛;「已衰」者,為病邪已

衰、病象已減。「未盛」「未衰」者,均為病已發作,提

示治療當選擇恰當的時機進行,以防攻邪不去又傷

正氣,正如該篇所云:「方其盛也,勿敢毀傷;刺其已

衰,事必大昌。」但較之「上工」,已屬「其次」。

其三見於《素問·刺熱篇》:「肝熱病者左頰先

赤,心熱病者顏先赤,脾熱病者鼻先赤,肺熱病者右

頰先赤,腎熱病者頤先赤。病雖未發,見赤色者刺

之,名日治未病。」雖張介賓¨注此為「防於未

然」,解「未病」為「未然」,但是根據「見赤色者刺

之」,可知「病雖未發」當為已受邪但無癥狀或癥狀

較少、較輕(僅見「赤色」)的階段,與上文《靈樞·逆

順》之「未生」屬於同一階段。此時的「治未病」,是

指通過恰當的治療防止邪氣積聚,阻止病象顯現,當

屬早期治療的範疇。

另外,《內經》原文中雖未提及「未病」,但有「未

病」含義之論述亦頗多。如《素問·皮部論》:「是故

百病之始生也,必先於皮毛,邪中之則腠理開,開則

入客於絡脈,留而不去,傳人於經,留而不去,傳人於

腑,廩於腸胃。⋯⋯邪客於皮則腠理開,開則邪入客

於絡脈,絡脈滿則注於經脈,經脈滿則人舍於腑臟

也。」《靈樞·百病始生》:「是故虛邪之中人也,始於

皮膚,皮膚緩則腠理開,開則邪從毛髮人,入則抵深,

深則毛髮立,毛髮立則淅然,故皮膚痛。留而不去,

則傳舍於絡脈,在絡之時,痛於肌肉,其病時痛時息,

大經乃代。留而不去,傳舍於經,在經之時,洒淅喜

驚。留而不去,傳舍於輸,在輸之時,六經不通,四肢

則肢節痛,腰脊乃強。留而不去,傳舍於伏沖之脈,

在伏沖之時,體重身痛。留而不去,傳舍於腸胃,在

腸胃之時,賁響腹脹,多寒則腸鳴飧泄,食不化,多熱

則溏出麇。留而不去,傳舍於腸胃之外、募原之間,

留著於脈,稽留而不去,息而成積。」指出外邪侵犯

的規律是由表入里、由淺入深,故可推知在邪氣侵犯

的不同階段,有已受邪而發病者,也有未受邪但將受

邪者。由此提出了早期治療的重要法則,即《素問

·陰陽應象大論》所云:「故善治者治皮毛,其次治

肌膚,其次治筋脈,其次治六腑,其次治五臟。」

綜上所論,《內經》所論「未病」有三層含義:其一

為未患病的健康狀態;其二為邪伏而未發病的狀態;其

三為疾病進程中邪氣將要累及的狀態。孫思邈《備急

千金要方·診候第四》云:「上醫醫未病之病,中醫醫將

病之病,下醫醫已病之病。」即尊《內經》之義,明確地將

人的狀態分為「未病」「將病」和「已病」3種。

2

「邪伏」索隱

《內經》多篇對已受邪但未有明顯癥狀的「欲病」

狀態有詳細的討論,除前述討論「未病」的篇章外,

《靈樞·賊風》還明確提出「故邪」的概念和「因加而

發」的發病方式,且《內經》所論「故邪」種類繁多,各

種外邪以及瘀血、痰濁、蟲等均可留於體內,在某些條

件下引發疾病。如《素問·八正神明論》日:「正邪

者,身形若用力,汗出腠理開,逢虛風,其中人也微,故

莫知其情,莫見其形。」雖已有虛風中人,但邪淺病輕,

故尚無明顯癥狀。《素問·調經論》認為,在「血氣未

並,五臟安定」之狀態下仍可發生如「白氣微泄」「經

有留血」之類的微病,此時亦當針刺按摩,「無令惡血

得入於經,以成其疾」。《靈樞·賊風》云:「此皆嘗有

所傷於濕氣,藏於血脈之中,分肉之間,久留而不去;

若有所墮墜,惡血在內而不去。卒然喜怒不節,飲食

不適,寒溫不時,腠理閉而不通。其開而遇風寒,則血

氣凝結,與故邪相襲,則為寒痹。⋯⋯此亦有故邪留

而未發。」明確提出「濕氣」或「惡血」等「故邪」伏於體

內,再加以新感或飲食、情志失節,形成「因加而發」的

過程,導致疾病的發生。《靈樞·刺節真邪》云:「有

所結,氣歸之,衛氣留之,不得復反,津液久留,合而為

腸瘤,久者數歲乃成。」認為一些因素致「津液久留」

即後世所謂痰飲留滯,逐漸可發展為「腸瘤」之疾。

《靈樞·口問》云:「今有故寒氣與新谷氣,俱還入於

胃,新故相亂,真邪相攻,氣並相逆,復出於胃,故為

噦。」認為「噦」的發生,是先有寒氣伏於內,再加以新

谷氣,「新故相亂」而成。《素問·瘧論》日:「癉瘧者,

肺素有熱氣盛於身,厥逆上沖,中氣實而不外泄,因有

所用力,腠理開,風寒舍於皮膚之內、分肉之間而發,

發則陽氣盛,陽氣盛而不衰則病矣。」認為癉瘧的發

生,是由於肺素有熱邪伏藏,又受風寒外感引發。《素

問·風論》云:「風氣藏於皮膚之間,內不得通,外不得

泄,風者善行而數變,腠理開則洒然寒,閉則熱而悶,

其寒也則衰食飲,其熱也則消肌肉,故使人帙栗而不

能食,名日寒熱。」《靈樞·五癃津液別》《靈樞·上

膈》和《素問·咳論》等篇還提到「蟲」伏體內,待時而

發。如《靈樞·五癃津液別》云:「中熱則胃中消谷,

消谷則蟲上下作,腸胃充廓故胃緩,胃緩則氣逆,故唾

出。」指出先有蟲留積於體內,加以胃熱,導致「唾

出」。另外,《素問·熱論》還提出在熱病過程中飲食

護理不慎而致病邪遺留,其云:「病已衰而熱有所藏,

因其谷氣相薄,兩熱相合,故有所遺」;「病熱少愈,食

肉則復,多食則遺」。

《內經》邪伏於內而「將病」之論,對後世溫病學派

伏氣溫病學說有重大影響。《素問·陰陽應象大論》

云:「冬傷於寒,春必溫病;春傷於風,夏生飧泄;夏傷於

暑,秋必痃瘧;秋傷於濕,冬生咳嗽。」《靈樞·論疾診

尺》和《素問·生氣通天論》有類似論述,《素問·瘧論》

也說:「夏傷於大暑,其汗大出,腠理開發,因遇夏氣凄

滄之水寒,藏於腠理皮膚之中,秋傷於風,則病成矣」;

「溫瘧者,得之冬中於風,寒氣藏於骨髓之中,至春則陽

氣大發,邪氣不能自出,因遇大暑,腦髓爍,肌肉消,腠

理髮泄,或有所用力,邪氣與汗皆出,此病藏於腎,其氣

先從內出之於外也」。諸篇之論均指出,感受時令外邪

后,有邪伏體內而不發者,往往移時乃發或由新感誘

發,成為後世溫病學伏邪學說之導源。王叔和據此在

《註解傷寒論·傷寒例第三》提出「伏氣」之名,並說:

「中而即病者,名日傷寒;不即病者,寒毒藏於肌膚,至

春變為溫病,至夏變為暑病。」繼而吳又可、柳寶詒、吳

鞠通、張石頑、陸九芝等醫家繼承其說,又分別對邪伏

部位進行討論;清·劉恆瑞著《伏邪新書》,專論伏邪,

提出:「感六淫而不即病,過後方發者,總謂之日伏邪。

已發者而治不得法,病情隱伏,亦謂之日伏邪;有初感

治不得法,正氣內傷,邪氣內陷,暫時假愈,后仍反覆作

者,亦謂之伏邪。有已發治癒而未能盡除病根,遺邪內

伏,后又複發,亦謂之伏邪。夫伏邪有伏燥,有伏寒,有

伏風,有伏濕,有伏暑,有伏熱。不僅大大推廣了

「伏邪」之義,而且認為雖疾病經治已無任何不適,但邪

仍可內伏,亦為「未病」狀態。

另外,《靈樞·五色》說:「大氣入於臟腑者,不

病而卒死矣⋯⋯黑色出於庭,大如母指,必不病而卒

死。」認為病情較重者,病人也可無明顯感覺,此時

往往導致猝死。此乃一種特殊的疾病狀態,與前述

的「將病」有所不同,《史記·扁鵲倉公列傳》所言扁

鵲論齊桓侯疾的故事,即屬此類。提示對於「欲病」

之狀態,確應充分重視。

可見,《內經》認識到人體可有多種邪氣伏藏而疾

病未發的狀態,且提出了驅邪以防止疾病發作的「治未

病」思想,後世醫家特別是溫病學家又有豐富和發展。

3

「治未病」發揮

與「未病」的三層含義相對應,《內經》「治未

病」也當包括三層含義:一為未病先防,二為將病防

發,三為既病防變。未病先防,即未病者通過養生之

術預防疾病的發生;既病防變,即對已發之病及早治

療,防止疾病進一步加重,波及其他臟腑。《內經》

之後,歷代醫家對上述兩方面的論述和發揮非常豐

富,現已為眾所周知之論,此不贅述。「將病防發」

雖在《內經》已有討論,但後世醫家研究不多,其重

要意義也未受充分重視。

所謂「將病防發」,也可稱為「邪伏防發」,即通

過治療邪伏未發之「將病」狀態,防止疾病的形成。

《素問·調經論》在論述五臟之微病狀態時,提出了

按摩、針刺及放血等治療此類「未病」狀態的具體方

法,為將病防發的思想示範性地提供了臨床操作方

法。後世醫家對此也有一些探討,如明·龔廷賢針

對中風病的欲病階段,提出了具體的預防方法舊o,

認為:「凡人初覺大指、次指麻木不仁,或手足少力,

肌肉微掣,三年內有中風之疾,宜先服愈風湯、天麻

丸各一料,此治未病之先也。又云:於未病之先,服

竹瀝枳術丸,可祛去之。若與搜風順氣丸問服,何中

風之有?」其所設「愈風湯」一方,針對「初覺風動,服

此不致倒仆,此乃治未病之聖葯也」。並舉桑氏、劉

氏驗案,說明能按法服藥者,可預防中風病發作,反

之則常發生中風。清·劉恆瑞在《伏邪新書·序》

中強調了伏邪學說對於臨床治療的意義,其云:「其

實內有伏邪為病者十居六七,其自生之病不兼內伏

六淫者十僅三四,⋯⋯覺本臟自生病不兼伏邪者用

古法治可以奏效,若兼伏邪即難應手。一遇全因伏

邪為病而累及本臟自病者,更無全愈之日矣。⋯⋯

而予創立伏邪說,治法分別六淫治之,一面扶正,一

面祛邪,不操切圖功,務使內伏之邪氣外解,臟腑之

新感易於辨識、易於祛除也。」【2 J182書中詳述了內伏

之六淫的不同表現,並論述了治療方葯,大大發展了

邪伏防發理論。

4

啟示

當今中醫學界對亞健康狀態的研究方興未艾。

細思之,《內經》所論邪伏未發的「未病」狀態,略等

於今之「亞健康狀態」。因此,《內經》的「治未病」

理論及其後世的發展有可能為當今「亞健康狀態」

研究提供有益的思路。如謝氏認為,亞健康狀態

中的疾病潛伏狀態或恢復期應考慮「邪客」,輕度神

經精神失調應考慮痰火與氣鬱。而當今防治「亞健

康狀態」的研究結果又將大大發展《內經》相關的理

論認識,有可能為《內經》「將病防發」的「治未病」

思想提供切實可行的手段。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