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健康,先伺候好你的腸道菌群

越來越多的研究證明,腸道菌群對人體健康和生活起著複雜而重要的作用。例如阻止病原菌的入侵和繁殖;通過若干單分子和代謝產物調節免疫系統;幫助小腸微絨毛的生長;處理不易消化的多糖;產生厭氧代謝的肽和蛋白質以確保宿主代謝能量的恢復......腸道菌群攜帶著人類「第二基因」,因此,它被視為人體又一「隱藏的器官」。

腸道菌群與疾病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主宰人類健康......

肥胖隨菌群轉移

一項很有意思的研究揭示,肥胖可以隨菌群在不同個體間轉移。將遺傳性肥胖小鼠腸道菌群移植到無菌的野生型小鼠體內兩周后,移植小鼠脂肪存儲量顯著超過健康無菌對照組小鼠。

糖尿病腸道菌群紊亂

一項利用腸道宏基因組測序技術研究了342例中國2型糖尿病患者的糞便發現,糖尿病患者的腸道菌群發生了輕度紊亂,某些產丁酸細菌減少,機會致病菌增加。

Advertisements

炎性腸病優勢菌群減少

針對炎性腸病患者的研究發現,大多數患者(尤其是克羅恩病患者)腸道中出現能夠入侵腸黏膜上皮細胞並進一步繁殖的大腸埃希菌。還有學者對比了潰瘍性結腸炎患者和正常對照組的排泄物菌群,發現潰瘍性結腸炎患者組排泄物優勢菌群的穩定性和生物多樣性較正常對照組低。

菌群失衡引發肝病

Frasinariu 等發現,腸道菌群的失衡使腸道通透性增加,促使肝臟暴露於細菌產生的脂多糖和非甲基化GpGDNA。這些產物刺激內源性免疫系統受體,啟動相關信號通路促使肝臟炎症、纖維化和非酒精性脂肪肝的發生。

腸道菌群與結直腸癌

腸道菌群通過與宿主新陳代謝、免疫相互作用產生的代謝產物和抗原顯著影響人類結直腸癌的發病。例如乙醛產生菌、硫酸產生菌和7α-脫羥基菌可能與結直腸癌的發病相關,它們的代謝產物包括乙醛、硫化氫和次級膽汁酸等會引起結腸炎和腫瘤。

Advertisements

腸道菌群與自身免疫性疾病

類風濕關節炎是一種可能與細菌感染有關、致殘率較高的自身免疫性疾病,但對其發病機制知之甚少。由北京協和醫院和華大基因合作,首次證實了口腔和腸道菌群是類風濕關節炎病理生理和疾病控制的重要環節,據此構建的分類診斷模型準確率接近100%。

腸道菌群與慢性腎臟病

2011年有學者提出了慢性腎臟病進展和干預的腸-腎軸理論,並成為近年國內外延緩慢性腎衰竭進展的研究熱點之一。尿毒症患者會發生以致病菌增多為主要表現的腸道菌群失調,且致病菌在體內的增加以及細菌的移位也可以導致腐敗物質和相關細菌毒素的積累,加速慢性腎臟病的進程以及併發症的發生。

腸道菌群與心理健康

腸道微生物不僅影響人體的生理健康,也會影響人的心理和行為,其影響機制可能通過血液系統、內分泌系統和神經系統,並且它們之間相互影響構成了微生物-腸道-大腦軸。腸道菌群紊亂可能是抑鬱症、自閉症的誘因。

看到這,相信大家對「腸道菌群主宰人類健康」的說法深信不疑了。然而,令人欣慰的是,飲食是決定腸道微生物組成的主要因素,飲食可以主宰我們的腸道菌群。

膳食結構改變腸道菌群

限制脂肪和碳水化合物飲食,可以改變腸道菌群結構,降低肥胖患者體質量;

採用中國傳統全穀類食物和益生元進行飲食干預,可以增加腸道內雙歧桿菌,降低內毒素水平,減輕體質量;

肥胖患者腸道菌群中厚壁菌門/擬桿菌門比例增加,如果增加飲食中蛋白質的含量,並長期堅持,可提高腸道菌群中擬桿菌屬的比例,有助於減重;

脂肪攝入過多及飽和脂肪酸攝入比例過高都會影響腸道菌群的構成,增加炎性腸病的風險;

維生素D攝入不足或缺乏可引起腸道菌群組成的改變。但是維生素D影響哪些菌群,其具體機制如何,目前尚無報道;

膳食纖維對腸道屏障有重要作用,是結腸微生物主要的營養來源,經細菌酵解可形成短鏈脂肪酸,對維持結腸細胞的營養和功能完整是必需的。膳食纖維攝入增加時,胃腸運輸速度增快,腸腔內細菌數量因營養物質增加而增多,從而使短鏈脂肪酸的含量明顯增加,腸腔內PH值下降,影響腸腔內特定菌群的生長;

中藥和葯食同源的食材等對腸道菌群也發揮重要的調節作用。中藥材黃連的有效成分為小檗鹼,即黃連素,長期被用於治療細菌性腹瀉。其機制可能與抑制腸道菌群相關內毒素入血,以及抑制機體炎性反應水平有關;

此外,加工食品、抗生素、消毒劑及現代生活方式都可改變我們的腸道菌群。飲食因素與腸道菌群的關係、腸道菌群與疾病的關係仍需要更多的研究探索,也可為很多疾病的預防和治療提供參考。

參考文獻

1.Turnbaugh P J, Ley R E, Mahowald M A, et al.Anobesity-associated gut microbiome with increased capacity forenergy harvest[J].Nature,2006,444(7122):1027-1031.

2.Qin J, Li Y, Gai Z, et al. Ametagenome-wide association studyof gut microbiota in type 2 diabetes[J].Nature,2012,490(7418):55-60.

3.NEGRONI A,COSTANZOM,VITALI R,et al. Characterization ofadherent-invasive Escherichia coliisolated from pediatric patientswith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J]. InflammBowelDis,2012,18:913-924.

4.MARTINEZ C,ANTOLINM,SANTOS J,et al. Unstable composition ofthe fecal microbiota in ulcerative colitisduring clinicalremission[J].Am J Gastroenterol,2008,103:643-648.

5. Frasinariu OE, Ceccarelli S, Alisi A, et al. Gut-liveraxisand fibrosis in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an input fornovel therapies[J]. Dig Liver Dis, 2013, 45: 543-551.

6. Ajouz H, Mukherji D, Shamseddine A. Secondary bileacids: anunderrecognized cause of colon cancer [J]. World J Surg Oncol,2014,12:164.

7.AronovPA, Luo FJ, Plummer NS, et al. Colonic contribution touremic solutes[J].J AnySoc Nephrol, 2011, 22 (8):1769-1776.

8.Kang D W, Park J G, Ilhan Z E, et al. Reduced incidenceofPrevotella and other fermenters in intestinal microflora ofautisticchildren. PLoS One, 2013, 8: e68322.

中國臨床營養網編委、專家顧問

廣東省家庭醫生協會營養分會常委

深圳市醫師協會營養分會副會長

中南大學營養與食品衛生學碩士

深圳市中醫院臨床營養科副主任醫師曾瑤池祝您健康快樂!

【營養醫師曾瑤池】系頭條號簽約作者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