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難從醫路!

不知道可以用一個什麼詞來形容醫生的生存現狀?用「水深火熱」太過,用「壓力山大」不及。憶過去,我們在形容舊社會人民生活的不堪時,說頭上壓著三座大山;看如今,殊不知醫生的頭上壓著十座大山,面臨十大困難。這其中,十有八九是人類醫生行業所共有的,即共性;少數是國內醫生所特有的,即特色。

一難:學藝艱辛

無論是自然科學,還是社會科學,人類沒有任何一門學科比醫學更加難學,學制更長。世界如此,中國亦如此。國內其它所有學科的本科生均為4年,碩士生1-3年,博士生2-3年;醫學本科生是5-6年,碩士生3年,博士生3年,加起來要11-12年。我本人就是讀了11年才拿到博士學位的。

美國醫生的求學過程更加困難,高中生必須先讀完其它專業的本科、甚至研究生,成績優秀者才能獲得申請醫學院的推薦信,通過全國醫學院入學考試(theMedical College AdmissionTest,MCAT)后,才能申請醫學院。美國醫學院錄取率極低,2015年的錄取率僅為6.9%。進入醫學院后通過全國醫生執照考試(UnitedStates Medical License Examination,USMLE)的第一階段(Step 1)、第二階段(Step2)統一考試,才能畢業並申請住院醫師培訓,即使通過USMLE的兩步考試,也不一定能夠獲得住院醫師培訓職位。

Advertisements

醫學院不僅學制更長,而且課程更多,教材更厚。根據人民衛生出版社的統計,國家規定的五年制醫學本科教材已經多達52門,而其它專業本科一般在30門左右。博士學位在其它很多行業是一種浪費、是一種奢侈品,甚至是一個金招牌。但是對醫生來說,博士學位是必需品,是敲門磚。這可能也是英語的「博士」及「醫生」同用一個「doctor」的原因吧,「醫生」即「博士」。

美國醫學生複習備考USMLE step 1

二難:終身學習

醫學院畢業,即使是醫學博士畢業,都只是終身學習的開始。從學歷上講,本科畢業還有碩士,碩士畢業還有博士。從學術上講,博士畢業還有博士后,時間2-5年;國內讀完后還有出國留學,時間沒有具體要求,但是如果希望外文過關,最短也需要3-5年。從臨床上講,學校畢業后還有住院醫師通科規範化培訓,時間3~5年;然後還有專科醫生培訓,時間2~4年。完成所有上述培訓后,才能成為合格醫生。

Advertisements

美國醫學生完成住院醫師及專科醫生培訓后、通過USMLE 第三階段(Step3)考試,才能拿到醫生執照。國內現在也開始了全國醫生執照考試。即使成為合格醫生后,醫生的學習不但沒有停止,反而是在一個更高起點上的開始,即繼續教育。醫生每年都有一次定期考試,每年都要繼續教育學分25分,不合格者,會延遲晉陞、晉級,甚至取消醫生執照。醫學科學日新月異、飛速發展,每一點新知識、每一個新發現,都可能給患者帶來治療的飛躍,帶來生命的新希望,這也要求醫生必須終身學習。

三難:生兒育女

如果以18歲上大學計算,一直讀到博士畢業,多數醫生已經是29-30歲了;如果不是連續讀書,博士畢業時則年齡更大。完成博士后訓練、住院醫師培訓及專科醫師培訓,成為合格醫生時,已經是40歲左右。這對一個男生來講,已經是很老了;對一個女生來說,就更加困難了。所以,醫生們、尤其是女醫生普遍晚婚、晚育。現在很多醫院規定,住院醫師培訓期間不允許懷孕、生育,這就意味著女醫生們的生育時間將更晚。而此時的醫生們,尤其是女醫生們正處於事業的最關鍵時期、生活的最艱難時期:生兒育女,贍養長輩,個人實現,收入低下,晉陞困難,工作負擔沉重。醫生們不僅晚婚、晚育,而且生育子女數量也比其他行業人士少。

四難:競爭激烈

各級各類醫院,特別是教學醫院的競爭激烈程度是其他行業難以理解的。理論上,每隔5年可以晉陞上一級職稱,但實際上,幾乎沒有醫生可以順利晉陞,因為晉陞名額永遠有限。目前,國內各大學的高評委是不同學科、不同專業一起平衡,最後可比的只有論文。與純研究人員相比,醫生明顯處於論文劣勢,導致醫生晉陞普遍較慢。30歲的教授、博導在研究人員中大有人在,而40歲的教授、博導在醫生中仍然鳳毛麟角。這種年齡優勢增加的不僅僅是經濟收入,更有社會地位。

一個科室只有一個主任,但是希望當主任、可以當主任的人很多。目前醫院的科室主任都是終身制,主任不退休,就意味著其他人永遠沒有機會。日本的情況更加激烈,一個科室只有一個教授,就是主任。如果主任不離開,其他醫生就沒有機會當教授,無論多麼優秀,永遠只能是副教授。前些年,社會風氣不好,醫生從畢業分配、專業選擇、由合同工轉為正式工、職稱晉陞、職務升遷等每一步成長過程都要付出巨大代價,醫療、教學、科研優秀是基本條件,但是光有這些,遠遠不夠。

五難:關係複雜

有人的地方,就有關係;有關係,就有矛盾。人類沒有矛盾真空,只是輕重不同,醫院也不例外,百年老店尤其如此。醫院是一個小社會,社會上的各種現象在醫院裡面都有體現,水平太差、被人看低,水平太高、遭人妒忌。社會上的各種關係在醫院裡面也是一覽無遺,常見的有同學、校友、同鄉、親戚、朋友。醫院還有一個特殊的方面,就是導師、學霸,導師之間的矛盾常常導致學生之間的不合。不同醫院還有地方特色,在廣東就有潮汕、客家兩大體系。總體上說,一個風清氣正的醫院,裡面的矛盾就少;一個凝聚人心的醫院,裡面的關係就簡單。

六難:壓力山大

醫生面臨的壓力,是其他的行業人士沒有辦法想象的。醫院,尤其是教學醫院,人才濟濟,高手如雲,博士生多如牛毛,留學生比比皆是,競爭的激烈程度可想而知。除高水平的競爭壓力外,醫生的壓力主要源於職業特徵。由於生命的日益珍貴,醫生肩上的擔子日益沉重。醫生是尖刀上跳舞的職業。每個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容不得任何閃失。由於人體及思想的複雜性,要求醫生既醫病,醫身,還要醫心。由於疾病不斷變化,新疾病不斷出現,要求醫生不斷學習。

醫生本是一種高強度的工作,這種高強度既體現在體力上,更體現在精神上;既體現在生理上,還體現在心理上。多數醫生,尤其是教學醫院醫生,基本上沒有休息日,平時在醫院上班,周末參加學術會議,每周工作7天。從各國醫生占人口比例可以大致了解各國醫生的工作量:截止2009年,中國每千人城市人口的醫生人數是1.75人,而每千人農業人口的醫生數只有0.47人;美國的人均醫生數是每千人3.59,法國3.37,英國2.2,韓國1.6。據此可見推測,國內醫生的工作負荷比上述國家醫生重很多。

七難:收入低下

網上報道:「近4年的數據顯示,美國、加拿大、日本醫生收入是中國同行的40倍左右,香港醫生收入是內地同行的22倍,台灣醫生收入是大陸醫生的14倍,即使是與印度、巴西、巴基斯坦等不發達國家相比,我們依然是遠遠落後的「。我不知道這些數據的真實性,所以不敢肯定這些比例的意義。今年8月,我在芝加哥與我的美國導師做了一次比較,我的工作量是導師的10倍,導師的收入是我的10倍。全世界橫相比較,國內醫生的絕對收入不會是最低的,但是與同一個國家、同一個時期的平均收入水平相比,國內醫生的比較性收入卻可能是最低的。今年7月,我在北京與2位律師朋友做了一個比較,他們不到50歲,研究生學歷,他們稱年收入最低不少於300萬,最多可以過1000萬。正是因為醫生的成長過程艱難、收入低下,所以,「在國內,醫學生對口就業率只有20%,內地80%的醫學生沒有對口當醫生,這是巨大的資源浪費。」中日友好醫院副院長姚樹坤如是說。

八難:環境惡劣

眾所周知,醫院是輻射危害、生物危害、交叉感染、環境污染風險最大的地方,是多種危害與風險最集中的地方,醫生時時刻刻暴露在這樣的風險和危害之下,放射科、放療科、外科、感染科、檢驗科、腫瘤科醫生的風險尤大,致使醫生成為惡性腫瘤的高危人群。另外,國內多數醫院重視患者就醫環境的改造,忽視醫生工作環境的改善。在國內,絕大多數醫院的教授沒有獨立辦公室,我本人工作過的某著名三等甲級教學醫院,部分教授工作一輩子居然連一張固定的辦公桌都沒有。更不用說像國外那樣,每一位主治醫生都有一位工作秘書。由於醫生成長慢、過程長,與學習其他專業的高中同學相比,青年醫生的住房條件及生活環境遜色不少。

九難:忍辱負重

人生最大的痛苦莫過於背黑鍋,而且不能說、不能卸,如啞巴吃黃連。醫生是否也是這樣的一個群體?醫生目前背負的最大罵名是「白狼」,背負最大的黑鍋是「看病難、看病貴」。實際上,大家都知道,是醫療資源分配不公導致了看病難,是國家對醫院投入太少導致了看病貴,但是記者們、媒體們不敢去碰「看病難、看病貴」的始作俑者,於是跳了一個軟柿子捏,這個軟柿子就是醫生。醫院的日常運轉及發展都靠醫生,醫生不僅要養活自己,還要養活一個龐大的管理及後勤隊伍。這個問題恰如國內房價,高房價的實質是高價賣地,卻讓他人背黑鍋,當替罪羊。

十難:醫患糾紛

醫患糾紛任何時候、任何地方、任何國家都有,但是像國內這樣頻繁、這樣激烈、處理方式這樣特殊,世人未見。地球人永遠沒有辦法想像,在國內當醫生是有生命危險的。實際上,在中國古代就有殺醫事件,皇帝是最大的醫鬧。三國曹操殺華佗、曹睿殺登女,晚唐李凗「殺翰林醫官韓宗劭等二十餘人,悉收捕其親族三百餘人系京兆獄「。儘管如此,即使在封建時代,醫生的地位仍然是很高的,歷史上稱醫生為」大夫「就是一個說明,殺醫事件只是極其罕見的個例。現在的中國是文明、富強、民主、法制的國家,殺醫、傷醫事件為何如此頻繁?更加可悲的是醫鬧殺醫、傷醫后的處理方式。警察打死、打傷罪犯要負法律責任,醫鬧打死、打傷醫生只按醫患糾紛處理。毋庸諱言,同任何其他行業一樣,醫生隊伍也是良莠不分、參差不齊,個別醫生確是庸醫、甚至似「白狼」,但是審判他們的只能是法律和法官,而且罪不至死。可喜的是,今年的醫患關係有所緩和,醫患矛盾有所緩解。

最後引用冰心贈葛洛詩句:愛在左,同情在右,走在生命兩旁,隨時撒種,隨時開花,將這一徑長途點綴得花香瀰漫,使穿枝拂葉的行人,踏著荊棘不覺得痛苦,有淚可落,卻不悲涼。

儘管醫路漫漫,如此艱難,縱有千難萬險,如此坎坷,我們仍然將繼續走下去,不為其它,只為患者。這就是醫生。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