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師亦友有靈犀

昨天同畫家楊振熙先生和焦全才丶吳其禎先生聚,合作了兩幅畫。

三位先生皆七十多歲,但精力旺盛,耳聰目明,笑聲朗朗,氣勢不弱青年。

余與楊振熙先生亦師亦友,近兩年來住甚宻,越接觸越覺先生學養識見超群,人品高潔,畫藝精湛,其水墨已臻高境。他每每作畫,興緻高昂,精力瀰漫,信筆揮灑間,水墨淋漓出,不經意間,精品大作已成。

余多次觀先生作畫,落筆迅捷,力裹千鈞,構圖獨到,用水充沛,水墨相融,滿紙雲煙。常有神來之筆,意外之象,讓余心動不已,嘆為觀止。

先生上海戲劇學院畢業,多年美術編輯,提攜幫助新人,捧紅多少大家。余有一冊十家逸品小集,有李老十丶李世南等人作品,幾十年來與我相伴,啟發有益於我,竟也是楊先生擔任責編。先生在編輯之餘,從沒放棄畫畫研習,幾十年來孜孜以求,深入探尋不止。雖他年輕時就已名聲在外,卻幾十年來黙黙耕耘,不事張揚,深居簡出。退休后,更是遠離名利場,不涉是非圈,身處斗室,一心作畫,追尋著更大的美術夢。

Advertisements

余以為,先生如今的畫,已然逹到高境,求變求新,有自家面目,成楊家山水。他走到今天,有此成就,但卻無太多人了觧他的畫、他的人。曲高和寡也!當今美朮書法界,亂象叢生,幾個空頭銜,幾多江湖畫,竟招搖過市!偽藝術及亦步亦趨、不敢逾古一步的守成之作,竟稱大師,悲哉!

我愛先生之畫,又喜先生耿直之人品,從先生身上,余學到了許多書本上學不到的。我相信,楊先生的畫,總有一天會被人認識的。昨天幾位先生合作的畫,楊先生命我題款,余不揣淺薄,玉后添瓦,見笑於大家了。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