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精神分裂患者的猜想

Q是我高中的同學,人長的高大老實,一直是班上的好學生,不知道從何時,也不知道為什麼Q被隔離出了正常人的世界,被定義為精神分裂患者,他似乎跟以前並沒有太多區別,只是失群后,在充滿異樣眼光的世界里,慢慢的消沉,眼光也變得渙散,變得更符合一個精神病患者的特徵;

Q是班上的優等生,家境也比較困難,在校學習成績好性格也較內向,在班級里跟同學來往也不多,踏實勤奮;在十四五歲的花季雨季,多數人都叛逆、騷動,都源於體內那無法抑制的荷爾蒙或者某根騷動的神經,心中總有蠢蠢欲動的一團火,對世界充滿著怒吼的咆哮,然而不是每個人都能釋放自己,那個時候真的很蛋疼,不明不白就怒了,毫無理由就惆悵了;Q是班上的好學生,一切都在表面上風平浪靜,直到有一天,來自宿舍的恐怖傳言讓所有人感到驚悚,有人看到Q半夜起來,一邊梳頭髮,一邊傻笑,此後一石激起千層浪,校園頓時沸沸揚揚,有人說聽到Q半夜裡哭哭笑笑,越來越多看似平常在Q身上卻格外異常的傳聞越來越多,學校被驚動了,Q也被父母領回家治病了,最後Q被診斷為精神分裂,休學半年進行治療。

Advertisements

來自Q的自述

那年我喜歡上了班上的女孩兒,她坐著我走道的隔壁,她學習成績也很好,我們考試成績的名次總是不相上下,我們經常相互幫助,一起學習,這一切美好而自然,讓枯燥的高中生活有了淡淡的幸福感,我不在為我的出身貧困而自卑了,我覺得生命中有了一個懂我的人,一切都不在那麼重要了;隨著時間的流逝,儘管只是一個學期,體內瘋長的情愫如春天漫天的楊絮輕飄飄亂糟糟的充斥在我的世界里,周末回家,因為成績下滑被深深的負罪感撕扯著內心,我想我需要大膽些,拋棄些東西或者勇敢的追求些東西;那是一個落雨的夜晚,周五留校的同學,陸陸續續的回了宿舍,我故意找了些數學題與她一起做習題,一起回宿舍的路上,雨後樹葉還滴答著雨聲,但月亮已經若隱若現,我鼓起勇氣說了些不知所措的話,只是把心中塞滿的楊絮掏出來一些,透透氣!然而一切像失衡了一樣,她哭的很傷心,大概是我毀了這一切,從此我陷入了無盡的楊絮里,軟綿綿亂糟糟,生活沒有了著力點,真的失去了我自己,找不到哭的理由,就是哭了,又不知道為什麼,就又笑了,那天我夢到她了,她笑著說,看你頭髮都那麼亂,也不知道梳下!

Advertisements

電影同等族群》講的便是一個不允許人類擁有情感的未來世界,人類都專註科學,把羈絆人類進步的情感抑制,甚至把擁有情感當做絕症,得以壓制或者清除掉,這是值得深思的一個情景,我們現在的環境是否也在抑制一些人類的性格或者天性,我們受環境影響又失去了什麼,我相信很多人都擁有多重人格,只是那個才是真實的自己,值得我們去思考。

Q曾被診斷為精神分裂患者,但我一直認為他是真實的正常的,天才在左瘋子在右。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