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萬里,願尋好酒共知己

半程風雨半程寂,暗香浮動早春欺。誰又能懂我的故事?

你我半程儘是風和雨,後半程剩我一人,我又怎能說你無情?只是我自己無力罷了。

說夢初,只是正值春初,桃花灼灼。

說夢醒,原來桃花只在肩頭停留一宿。

滿紙空言,我許了我的輕言,我亦毀去了海誓山盟

世事終寂寥,反轉幾年,滿腔熱血儘是無奈。

一月心,孤注滄海桑田。才發現,徒經雁鵲與風月。

八萬里晨昏下路,錦鯉不躍,怎尋歸處?

曾以為的驚嘆的橋段,終將會淪為老生常談,不經歷蒼海桑田,如何算是傾世之戀,高山流水,何為斷琴,知音難覓,真心難存,待垂髫之時,獨有唧唧

無驚才是遇多,無瀾亦是冷漠。

曾經尺素千里,自當,謝卿錦時。卻難訴,四月桃紅落盡。

夜讀時節埋下姑蘇一壇雪,借用漁火斟開雲夢水千疊。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