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症候群》

陰雨天總是讓人心裡生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包包塊塊,有待疏通。

除了那些煩人的思緒上的小蒼蠅小螞蟻,這一天的心情還算乾淨,不至於病入膏肓。

只是太陽變成了好逸惡勞的「醬油君」,只在早上和中午露個臉打個卡,便外出逍遙,銷聲匿跡了。灰黑色的穹頂毫不留情地整個罩下來。嗖的一聲,世界變成一口密不透風的鍋子。我們都是鍋子里一粒粒或尖或扁或軟或硬的待煮的米粒。徘徊,焦慮,將信將疑。

我於是放空,冥想,打坐,禪修。

春風十里不如你。我喜歡的句式,小小的矯情,蠢蠢的曖昧。暖暖的,傻傻的。好像戴著粉色的濾鏡看世界,所有東西都蒙上了一層HelloKitty般甜膩的色彩。馬卡龍一樣的,嗲聲嗲氣的甜。

Kitty貓從來都是屬於成人世界的,就像林志玲的娃娃音,哪裡有一點「娃娃」音的意思?不過是捏著嗓子扮智障罷了。既然有人扮智障,那理所應當有人扮「愛心人士」咯。你有你的舞伴,我有我的拍檔。狗有狗理,貓有貓陪,螞蟻幹活有分工,螳螂捕個蟬不還有黃雀在後面盯著么。管你有意無意,善意惡意,亦或是虛情假意。總有人在你左右。誰都不是獨自一個。

不是有人早就說過了,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什麼意思?

無論你是誰,都有屬於自己的一片天,一群人。有一個小小的宇宙,只為你而存在。公轉自轉,跳躍,眯眼。既是恆星,又是行星。又美麗,又不堪。

攤開《小王子》的第84頁。象徵智慧的狐狸曾經這樣對小王子說到:「對我來說,你無非是個孩子,和其他成千上萬個孩子沒有什麼區別。我不需要你。你也不需要我。對你來說,我無非是只狐狸,和其他成千上萬隻狐狸沒有什麼不同。但如果你馴化了我,那我們就會彼此需要。你對我來說是獨一無二的,我對你來說也是獨一無二的……」所以我們本無二致,互不相識卻又相互渴求。我們尋尋覓覓,卻從不知道千千萬萬朵玫瑰中並沒有一朵是專屬於我們自身而存在的。我們浪費了太多光陰和精力,去尋找一朵不存在的玫瑰花,卻從不肯付出一點點時間去澆灌花園中的任意一株植物。如此地缺乏智慧。如此地膚淺,懶惰,自私自利。抱怨孤獨的同時,卻又從未打算釋放一點點溫暖去點亮另外一個同樣孤單脆弱的靈魂。

人與人之間就像互相擁抱著取暖的南極企鵝一樣毫無情感可言。大風一吹,就散了。掉隊了的人從此不見,健在的仍然若無其事地繼續往前走。誰也不知道下一秒又換誰靠在自己身邊抱團取暖。因為不在乎,所以肆無忌憚地失去。反正沒了你還有他,有什麼分別。

經過狐狸點撥的小王子回到花園裡,對著花兒們這樣說到:「你們很美麗,但也很空虛,」他又說,「不會有人為你們去死。當然,尋常的路人會認為我的玫瑰花和你們差不多。但她比你們全部加起來還重要,因為我給她澆過水。因為我給她蓋過玻璃罩。因為我為她擋過風。因為我為她消滅過毛毛蟲(但留了兩三條活口,好讓它們變成蝴蝶)。因為我傾聽過她的抱怨和吹噓,甚至有時候也傾聽她的沉默。因為她是我的玫瑰。」

因為她是他的玫瑰啊。並不是芸芸眾花中的任何一朵,而是一心一意,只為小王子綻開笑容的那一朵呀。

他打定主意好好澆灌她,呵護她,保護並照顧她的那一刻起。那唯一的一朵玫瑰,也當即立定主意,要努力開出最美麗芬芳香氣四溢的花瓣。

當然,只為了小王子一個人。

我是南溯禾(微信號:nansuhe886),謝謝你的關注。

我知道你向來不喜歡你笑的時候眼角的皺紋,你從來沒有喜歡過你的腰和你的大腿,以及你微微凹下的脊柱,但是我永遠喜歡它們。獨一無二的你,所有這些東西都意味著——我愛著你,和所有這些點點滴滴...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