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主」到「賓」的感慨

回鄉偶書

賀知章

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

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

這首詩是詩人久別回鄉后寫的感受,偶書是隨意寫的文字。第一句「少小離家老大回」中是「少小」是青春年少的意思。「老大」是年老的意思。「少小」和「老大」形成對比,「離」和「回」對比。我年少時離開家鄉現在遲暮之年返回故鄉。第二句「鄉音無改鬢毛衰」中的「鄉音」是家鄉話。「無改」是沒有改變的意思。「鬢毛」是額角邊靠近耳朵的頭髮。「衰」是減少的意思。我還說著家鄉話,可是頭髮已經脫落了很多。這句通過「鄉音無改」和「鬢毛衰」這一沒變和改變形成鮮明的對比。幾十年過去了,鄉音無改說明詩人雖然離家多年,但是依然對故鄉有著深厚的感情。「鬢毛衰」表明詩人現在的形體已經和離家時的大相徑庭了。這樣描寫也為下面詩句的「相見不相識」做了鋪墊。第三句「兒童相見不相識」此句詩淺顯易懂,真實可信(因為是兒童,以前肯定沒見過詩人,所以說不相識是完全合乎情理的,如果是村中的老年人,因為人的外形改變,本身的特徵大多會保留,所以如果是少小時的好朋友,雖然多年未見,再次見面還是能隱約認出彼此的)。第四句「笑問客從何處來」此句極富生活情趣。「兒童笑問」,也許僅僅是淡淡的客氣話,但是對於詩人來說卻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年少時生活的地方現在自己已經從「主」變成了「客」,多麼令人傷感呀。這首詩妙在有問無答,留無限想象給讀者。

Advertisements

這首詩前兩句沒有特別高明之處,只是客觀描述。第三、四句別有意境,使人讀後拍案叫絕。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