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蔬——雜交的桔柚

桔柚,樹姿開張,樹勢較強。果實扁圓形,緊實,果梗部略呈球形,果頂部平坦,果皮橙黃色,果面不太光滑,剝皮略難,同胡柚相近,帶有橙香味,單果重300克左右、少核。果肉橙色,肉質柔軟,固形物含量12.5%以上,含酸量0.5%以下。11月下旬成熟,采果時風味甜、適口,且很耐貯藏,貯至次年5月底不變味。

主要價值

少核或無核性狀

多數果實無核,少量有核果實每果大約3-5粒,當今無核單株優選工作還正在開展。

果實品質與耐貯性

果實扁圓,呈饅頭狀,整齊,端莊,平均果生230克。果皮橙黃色,可溶性固形物含量達12%以上,柔軟多汁,甘甜,清口,口感無酸味,有桔和柚香氣,果品無論大小食用品質相近。11月底到12月上旬成熟,用薄膜單果包裝,在室溫條件下貯至翌年5月底,果品上市供應期在柑桔品種中表現特長。

Advertisements

柚子味甘、酸,性寒,有健胃化食、下氣消痰、輕身悅色等功用。現代醫藥學研究發現,柚肉中含有非常豐富的維生素C以及類胰島素等成分,故有降血糖、降血脂、減肥、美膚養容等功效。經常食用,對高血壓、糖尿病、血管硬化等疾病有輔助治療作用,對肥胖者有健體養顏功能。

柚子還具有健胃、潤肺、補血、清腸、利便等功效,可促進傷口癒合,對敗血症等有良好的輔助療效。此外,柚子含有生理活性物質皮甙,可降低血液的黏滯度,減少血栓的形成,故而對腦血管疾病,如腦血栓、中風等也有較好的預防作用。而鮮柚肉由於含有類似胰島素的成分,更是糖尿病患者的理想食品。

早果也豐產性

高接在枳砧、中晚熟蜜柑等樹上,第二年就大量結果,第三年株產可達30公斤-50公斤,畝產3000公斤以上。

Advertisements

中醫特性

味辛,溫,無毒。主胸中瘕熱逆氣,利水谷,下氣,止嘔咳,除膀胱留熱,停水,五淋,利小便,主脾不能消谷,氣沖胸中,吐逆,霍亂,止泄,去寸白。久服去臭,下氣通神,輕身長年。一名桔皮。生南山川穀,生江南。十月采。

陶隱居雲∶此是說其皮功爾。以東桔為好,西江亦有而不如。其皮小冷,療氣,乃言勝桔。

北人亦用之,並以陳者為良。其肉,味甘、酸,食之多痰,恐非益也。今此雖用皮,既是果類,所以猶宜相從。柚子皮乃可服,而不復入葯。用此應亦下氣。唐本注云∶柚皮濃,味甘,不如桔皮味辛而苦。其肉亦如桔,有甘有酸,酸者名胡甘。今俗人或謂橙為柚,非也。按《呂氏春秋》雲∶果之美者,有雲夢之柚。郭璞雲∶柚似橙,而大於桔。孔安國雲∶小曰桔,大曰柚,皆為甘也。今注自木部今移。臣禹錫等謹按藥性論雲∶桔皮,臣,味苦、辛。

能治胸膈間氣,開胃,主氣痢,消痰涎,治上氣咳嗽。陳藏器雲∶桔、柚本功外,中實冷。

酸者聚痰,甜者潤肺。皮堪入葯,子非宜人。其類有朱柑、乳柑、黃柑、石柑、沙柑。桔類有朱桔、乳桔、塌桔、山桔、黃淡子。此輩皮皆去氣調中,實總堪食。就中以乳柑為上。《本經》合入果部,宜加實字,入木部非也。嶺南有柚,大如冬瓜。孟詵雲∶桔,止泄痢。食之下食,開胸膈痰實結氣。下氣不如皮。穣不可多食,止氣。性雖溫,止渴。又,干皮一斤,搗為末,蜜為丸。每食前酒下三十丸,治下焦冷氣。又,取陳皮一斤,和杏仁五兩,去皮、尖熬,加少蜜為丸。每日食前飲下三十丸,下腹臟間虛冷氣。香港腳衝心,心下結硬,悉主之。日華子云∶桔,味甘、酸。止消渴,開胃,除胸中隔氣。又雲皮,暖,消痰止嗽,破症瘕癖。又雲核,治腰痛,膀胱氣,腎冷,炒去殼,酒服,良。桔囊上筋膜,治渴及吐酒。炒,煎湯飲,甚驗也。又雲柚子,無毒。治妊孕人吃食少並口淡,去胃中惡氣,消食,去腸胃氣。解酒毒,治飲酒人口氣。

圖經曰∶桔、柚,生南山川穀及江南,今江浙、荊襄、湖嶺皆有之。木高一、二丈,葉與枳無辨,刺出於莖間。夏初生白花,六月、七月而成實,至冬而黃熟,乃可啖。舊說小者為桔,大者為柚。又雲∶柚似橙而實酢,大於桔。孔安國注《尚書》∶厥包桔柚。郭璞注《爾雅》柚條皆如此說。又閩中、嶺外、江南皆有柚,比桔黃白色而大;襄、唐間柚,色青黃而實小。皆味酢,皮濃,不堪入葯。今醫方∶乃用黃桔、青桔兩物,不言柚。豈青桔是柚之類乎?

然黃桔味辛,青桔味苦。《本經》二物通雲味辛。又雲一名桔皮。又雲十月采,都是今黃桔也。而今之青桔似黃桔而小,與舊說大小、苦辛不類,則別是一種耳。收之並去肉,曝干。黃桔以陳久者入葯良,古今方∶書用之最多。亦有單服者,取陳皮搗末,蜜和丸,食前酒吞三十丸,梧子大,主下焦積冷。亦可並杏子仁合丸,治腸間虛冷,香港腳衝心,心下結硬者,悉主之。而青桔主氣滯,下食,破積結及膈氣方∶用之,與黃桔全別。凡桔核皆治腰及膀胱腎氣,炒去皮,酒服之良。肉不宜多食,令人痰滯。又乳柑、橙子性皆冷,並其類也,多食亦不宜人。今人但取其核作塗面葯,余亦稀用,故不悉載。又有一種枸(音矩亦音鉤)櫞(音沿),如小瓜狀,皮若橙而光澤可愛,肉甚濃,切如蘿蔔,雖味短而香氛,大勝柑桔之類,置衣笥中,則數日香不歇。古作五和糝(素感切)所用。陶隱居雲∶性溫宜人。今閩、廣、江西皆有,彼人但謂之香櫞子,或將至都下,亦貴之。

雷公曰凡使,勿用柚皮、皺子皮,其二件用不得。凡修事,須去白膜一重,細銼,用鯉魚皮裹一宿,到明,出,用。其桔皮,年深者最妙。肘後方∶治猝失聲,聲咽不出。桔皮五兩,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滓頓服。又方∶治食魚中毒,濃煮桔皮飲汁。經驗後方∶治膈下冷氣及酒食穣,又用鹽三分,一處拌和勻,候良久,銚子內炒微焦,為末。每服一錢半,茶末半錢,水一盞,煎至七分,放溫常服,不用入茶,煎沸湯點亦妙。又方∶治婦人產後氣逆。以青桔皮為末,蔥白、童子小便煎服之。食醫心鏡雲∶主胸中伏熱,下氣消痰,化食。桔皮半兩,微熬作末,如茶法,煎呷之。又方∶治猝食噎。以陳皮一兩,湯浸去穣,焙為末。以水一大盞,煎取半盞,熱酒下,神服。

更加錢,食皮、汁,止憤厥之疾。尚書注小曰桔,大曰柚,揚州者為善,故錫貢也。

衍義曰∶桔、柚,自是兩種,故曰一名桔皮,是元無柚字也。豈有兩等之物,而治療無一字別者,即知柚一字為誤。後人不深求其意,謂柚字所惑,妄生分別,亦以過矣。且青桔與黃桔,治療尚別,矧柚為別種也。郭璞雲∶柚似橙而大於桔,此即是識桔、柚者也。今若不如此言之,恐後世亦以柚皮為桔皮,是貽無窮之患矣。去古既遠,后之賢者亦可以意逆之耳。桔惟用皮與核。皮,天下甚所須也,仍湯浸去穣,余如《經》與《注》。核、皮二者須自收為佳。有人患氣嗽將期,或教以桔皮、生薑焙乾,神曲等分為末,丸桐子大,食后、夜卧,米飲服三、五十丸。兼舊患膀胱,緣服此皆愈。然亦取其陳皮入葯,此六陳中一陳也。腎疰、腰痛、膀胱氣痛,微炒核,去殼為末,酒調服,愈。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