睿真皇后沈氏一生歷經哪八位皇帝?李豫為何拋棄沈珍珠?

睿真皇后沈氏一生歷經哪八位皇帝?

說起唐代宗,很多人第一個想起的往往是獨孤皇后。然而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是,在獨孤皇后之前,唐代宗其實還有過一個皇后,她就是睿真皇后沈氏。只不過這個睿真皇后最後卻突然之間消失了,有人猜測是李豫拋棄了沈珍珠,那麼李豫究竟為什麼要拋棄自己的原配妻子呢?

睿真皇后一生經歷過八位皇帝,分別是唐玄宗李隆基、肅宗李亨、代宗李豫、德宗李適、順宗李誦、憲宗李純、穆宗李恆。肅宗、代宗間還有岐王李珍,睿宗孫,唐正德元年(唐上元二年,蒙贊普鍾十年,渤海大興二十五年,燕顯聖元年,761年)在位,年號正德;屬於被政治集團「擁立」的傀儡皇帝。沈珍珠

李豫為何拋棄沈珍珠?

唐代宗這個人,相信大家是很熟悉的,熱播劇《醉打金枝》說的就是他的大女兒昇平公主的故事。如果搞個唐代知名皇帝排行榜的話,他可以排在第三位,李世民、李隆基之後,就要數到他了,比高宗李治的得票率要高,原因就在於他對原配妻子的負義。

Advertisements

在電視劇中,說昇平公主和後來的唐德宗李適(音為Kuò)是一母所出,這是不對的。昇平公主是崔貴妃(楊玉環的姨侄孫女)所生,而李適才是唐代宗的原配沈珍珠所生。

沈珍珠,浙江吳興(今湖州竹墩)人,漢族,出身著名世家「吳興沈氏」,玄宗開元末年被選入東宮。時肅宗李亨為皇太子,賜沈氏予廣平王李豫(李亨長子,即唐代宗)為妃。沈氏美貌如花,又賢淑純良,曾深得李豫寵愛。安史之亂髮生時,李適已十四歲,幸運地跟上了逃難的隊伍,而沈珍珠自己則做了安祿山的俘虜,被擄到東都洛陽,后又成為史思明的戰利品,再後來就不知所蹤了。

據《新唐書》記載:「安祿山之亂,玄宗避賊於蜀,諸王妃妾不及從者,皆為賊所得,拘之東都之掖廷。代宗克東都,得沈氏,留之宮中;史思明再陷東都,遂失所在。」也就是說,唐代宗(當時是兵馬大元帥身份)收復洛陽,找到了沈珍珠,可他回軍長安時,卻沒有把沈氏也一起帶走,著實當了一回「陳世美」。

Advertisements

沈珍珠極有可能已被亂軍所污,貞節不保,因而被棄。要知道,她是肅宗親自冊封的廣平王妃,又是嫡長孫李適的生母,且年紀才三十齣頭,風華正茂,唐代宗若無正當理由,是不能對她不管不顧的:上對祖父、父親無法交代,下對兒子不好解釋。

那麼,唐代宗的理由是什麼呢?《舊唐書》里記載說:「方經略北征,未暇迎歸長安。」這顯然是個託詞。就算他當年(757年)忙於戰爭,可是,第二年他榮登太子之位,應該對沈氏有個說法了吧。按禮儀,太子加冕,必須有太子妃在場,沈氏是元配,理應迎歸。但他沒有這麼做,或許就存在其他不足為外人道的原因了,但這不能怪沈珍珠。

獨孤貴妃可能吹了枕頭風,致使沈珍珠遭冷遇。在《醉打金枝》里出現的那個謀反的貴妃,不是獨孤貴妃,但有她的影子。獨孤貴妃,是左威衛錄事參軍獨孤穎的女兒,可謂出身名門,是大家閨秀,她自己也知書達「理」、美麗嫻雅。

據《新唐書》說:「妃(昇平公主之母崔貴妃)倚母家,頗騎媢。諸楊誅,禮浸薄,及薨,后(獨孤貴妃)以姝艷進,居常專夜。王即位,冊貴妃,生韓王回、華陽公主。」可見她的得寵是偶然的,沈珍珠被俘,崔貴妃又死了,她才因容貌得寵,很快就代替了沈氏在唐代宗心中的位置。《舊唐書》說的更直白:「后以美麗入宮,嬖倖專房,故長秋虛位,諸姬罕所進御。」一方面說明唐代宗確實喜歡她的美貌,另一方面也說明她御夫有術,枕頭風肯定是少不了的,在長安的「諸姬」尚無法跟她爭,遑論遠在洛陽的沈珍珠?不想做「秦香蓮」也不成了。

未來太子之位的競爭,或許也是沈珍珠被棄的一個因素。至德二年(757年),獨孤貴妃已經生下韓王李迥,從唐代宗對李迥的喜愛程度來看,似乎超過大兒子李適和二兒子李邈。

李迥排行老七,出生即封為延慶郡王,旋即晉封為韓王,在爵位上超過了鄭王李邈,在封王時間上也明顯勝過李適。當時唐代宗手握兵權,征討四方,繼承江山披黃袍,是遲早的事,他身後的繼承人選擇,也隨即浮出水面。如果將沈珍珠迎歸長安,勢必就得確認她的太子妃或第一夫人的身份,這樣一來,也就等於確認了李適的繼承人地位。別說唐代宗自己不一定樂意,獨孤貴妃就肯定不會贊同。

好在肅宗李亨死的早,唐代宗接班也接得早,安史叛軍餘孽依然還在囂張,韓王李迥來不及長大和經歷磨礪,唐代宗不得不依靠大兒子李適。即位之初,馬上任命李適為天下兵馬元帥,將最後平叛決戰的使命交給了他。李適也確實有本事,率領郭子儀、李光弼等人,僅用了一年多的時間,就完全消滅了叛軍。764年,李適被立為太子,這下子,獨孤貴妃母子徹底死心了。

兒子做了太子,親生母親怎麼辦?唐代宗此時感覺愧疚了(陳世美也有良心發現的時候),幾乎是在太子冊封的同時,下詔尋找沈氏。時間都過去七年了,他才想起來,心急火燎地派人到處尋訪,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

尋訪沈珍珠的工作,在全國上下開展得如火如荼,十多年裡卻一無所獲。779年,代宗駕崩,李適即位,是為唐德宗,於次年遙尊生母沈氏為「睿貞皇太后」,在含元殿具冊「立牌」上皇后朝服,「帝奉冊伏拜痛哭不止,左右群臣皆泣。」終德宗一生,依舊未能找到真正的沈太后。沈珍珠的下落成為當時數十年間最大的一個謎。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