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樹德:中醫是醫學藝術,中醫事業危在旦夕

吶喊:中醫藥事業危在旦夕

焦老生於「五四」運動后不久,親眼目睹和感受了近百年來我國中醫藥事業的起落沉浮。上了年紀之後,焦老對中醫藥事業的現狀心急如焚,他說,現在越來越多的中醫治病時不求中醫醫理,背棄辨證論治,西化傾向嚴重,療效不顯著,病人不信任。現在的一些中藥店也不行,開鹿角霜,給你鹿角片;開生黃芪,給你炙黃芪。好葯工也沒了,炒的不會炒,淬的不會淬。這樣下去,中醫早晚要消亡!焦老這麼說,實乃情之所致,無非是想喚醒更多的人,真正擔負起振興中醫藥事業的使命來。

傾吐:中醫是醫學藝術而非醫學技術

有一些人覺得中醫玄,很難理解,有點神秘。這部分人習慣用西醫的思維方式來思考中醫。焦老舉了一個例子,很能說明這種思維上的差別。他說,西醫認為,升血壓的葯只能升血壓,降血壓的葯只能降血壓。而我們中醫則認為,同一味葯,我要它升就升,我要它降就降,只是情形不同、配伍有別罷了。

焦樹德指出,為什麼中醫能夠幾千年長盛不衰?因為中醫屬於一種文化,有自己的一套理論,所以能傳宗接代,綿延不絕。沒有理論,那是手藝,大家都容易學。嚴格地說,中醫是醫學藝術,而非醫學技術,藝術的東西,需要人們去體驗、去領悟,所以,每個人所達到的境界和程度也就千差萬別。學中醫就是這樣,同樣一個疾病,這個大夫治得好,那個大夫卻治不好。每個醫生開的方劑、藥味、藥量都各不相同,所以效果也就不同。中醫文化很深奧,你學了十年、八年,都只學到了一小部分,都還不一定能達到真正意義上的及格呢。所以,學習中醫、研究中醫、實踐中醫,一定要從文化的層面上入手,才能

深刻理解,才能把握精髓,才能領悟真諦。

告誡:經典是中醫的根本

焦樹德認為,成書於秦漢時代的《黃帝內經》,就已經確立了中醫學理論大廈的基石,成為2000多年來歷代中醫登堂入室的必經門徑。但近些年來對傳統經典的教育卻沒有達到應有的重視,中醫本科,應該先用兩年時間把《黃帝內經》、《傷寒論》、《金匱要略》、《神農本草經》、《溫病學》等經典讀熟,剩下的3年,再去跟師學徒就可以了。

焦老並不主張死學經典,而是要求活學,要去領悟。他說:「中醫學院的人老問我,怎麼算學好了,我說,關鍵是學好中醫理論。他們說,中醫理論學過了,還是不行。我說:還要有悟性,要真的悟進去。為什麼那麼多和尚不都能成佛?那麼多唱京劇的只有一個梅蘭芳?你沒那個悟性,沒有悟進去。我就知道我們北京有這樣一個老中醫,《內經》、《難經》倒背如流,一字不差,但看病效果不好,他是學死了,背死了。我經常勸西學中的同志,學中醫就學好,把中醫鑽透了,再去結合。你學透了,治一個好一個,自然有人找你,再去結合西醫,才真叫結合。」

疾呼:辨證論治的前途是光明的

面對當前中醫療效下降,很多從業者逐漸對中醫失去信心的情況,焦老認為,問題的關鍵在於很多醫生在臨診中遠離了辨證論治這一原則:「你沒有通過辨證論治醫好過病人,所以你不信。就像高雅的音樂,有人聽不懂,就說它不好聽。只要堅持辨證論治,中醫就能出奇效。」

焦老循循善誘:「作為中醫大夫,你不應說,我這個方治什麼病,你要說,我這個方治什麼病的那個證。中醫就是要辨證論治。因為辨證論治符合人類認識事物的科學規律,是中醫學的精華,它不僅是臨床醫生戰勝疾病的有力武器,而且是中醫學診治疑難病的智慧源泉。」

焦老以自己1996年8月至1999年5月間治療的46例腎虛督寒型「大瘺」(西醫叫強直性脊柱炎)病人為例。他說,這組病人,就是在辨出其是腎虛督寒「證」的基礎上,才據證立法、選方、用藥的,所以取得了良好的療效。辨證論治就是治病求本的體現,學習中醫學,重要的是學好並恰當地運用好辨證論治。無論何種難治病,中醫只要能「辨」准「證」,就可以進行「論治」。

焦老還說,方能體現法,還能體現你所選的葯精不精,理法方葯,要絲絲入扣,哪一環不對都不行。如果你認真去辨證處方,辨對了再處方,搭配好君臣佐使,這些葯就會產生無窮的力量。

教誨:心心念念為病人

焦老不僅醫術高超,而且仁心厚德,體恤病家。1941年,19歲的他正式懸壺故里,掛「樹德為懷」橫幅於其診所內,並把自己的名字改為焦樹德。從那時起,他就把精研岐黃、濟世活人,作為自己一生的追求。演講中,他反覆強調,學中醫一定要緊緊抓住中國文化的這個「德」字,應該心心念念為病人著想,要先憐憫他,替他難受,還要認真想辦法,要把他的病當成你自己的病一樣,哪怕晚上查書查到三更半夜,也要想辦法解除病人的痛苦。

焦老經常教導弟子:「既習此業,必先要正其心,端其品,懷其仁,無貪慾」,要「急病人所急,痛病人所痛」,要牢記藥王孫思邈《大醫精誠》中「凡大醫治病,必當安神定志,先發大慈惻隱之心,誓願普救含靈之苦。若有疾厄來求救者,不得問其貴賤貧富,長幼妍媸,怨親善友,華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親之想」的古訓。

囑託:回去以後好好學中醫

焦老痛心地說,現在有很多西醫也在開中藥,他們是在以「什麼葯治什麼病」的方式運用中藥的,現在的不少中醫大夫,也在這麼干。日本人不是吃小柴胡湯吃死了好幾個人嗎?小柴胡事件出來后,日本《朝日新聞》的記者馬上到中國來採訪焦老。記者問:「這是怎麼回事,小柴胡湯也吃死人?」焦老問記者:「吃死人的這些葯,是中醫開的還是西醫開的?」記者說:「是西醫開的。」焦老說:「中醫開藥是要講究辨證論治的,一知半解不要開中藥,開藥害人。」

焦老又說:「我80多歲了,才略知一二,剛入門,中醫的很多東西我還不懂,中醫的好多字我還不認得,還得查《康熙字典》。不管是什麼文化,哪門科學,學就要學好,不學好就要誤人!」

友情提示:文章或作者來源於中醫古籍APP,希望獲得更多中醫知識,養生食療偏方,進入各大應用商店,搜索「中醫古籍」下載!


猜你喜歡: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