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雜燴,十二公民,十二怒漢


關鍵詞:十二公民,十二怒漢,司法改革,大雜燴,楊早,話題2014,新史記,野史記,斯坦福極簡經濟學,蒂莫西·泰勒,王的盛宴,鴻門宴,徐靜蕾,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訪法札記,於建嶸,眾籌……

燴菜

我們山西臨縣老家,叫燴菜,親昵一點,叫燴菜菜。一般情況下,我邀請朋友來家裡坐坐,會說來吃面,面一般是手擀麵,菜就是燴菜。所以,這麼多年,來我家吃過面的人,不少。但是,這裡有個小秘密,他們不知道。

這個小秘密就是——每個人來吃到的面和燴菜都不同。

除了客觀上的原因使得面和菜略有區別之外,主要的區別還是主觀造成的。

比如,燴菜中料的多寡。這點很重要,我以為燴菜之美味,就因為其配料多,味道非常豐富,層次感很強。

再比如,各配料的比例。燴菜要追求各種配菜香味的和諧共處。肉多菜少則膩,菜多肉少則寡。

Advertisements

再比如,各配料入鍋時間。土豆入鍋時間長,則湯汁濃;豆腐入鍋時間短,則又見其形,又入其味,是不好掌握的。

我最喜歡王祥夫老師的一個短篇,叫《婚宴》,那時候還不認識王老師。有一天,和厚圃兄閑聊,說起他的老師王祥夫來,提到《婚宴》,我說啊,是他呀。小說寫得太好了。王老師還有很多很多經典的篇章。《婚宴》中的色彩,線條,層次,結構,令人叫絕!

晚晴重臣、北洋水師創始人李鴻章和大雜燴的傳聞很多人知道。什麼招待外國人,因為菜不夠了,把剩下的菜放一起,亂燉一通……我感覺純屬扯淡。

楊早

2012年8月,楊早的《民國了》出版,有位朋友在微博發了圖片,於是,拿到了一本簽名贈書,扉頁上寫著:清明上河圖意味著某種歷史敘事的終極理想。於是,發現之前看過他寫的《清末明初北京輿論環境與新文化登場》,後來又發現花城出版社的汪曾祺集是他編的。

Advertisements

有一次在微博和他提及單向街,被他回復如果再提,就拉黑。心裡一驚,這是怎麼了?

又後來,提到張鳴寫的《重說中國近代史》,感覺比《民國了》讀起來更順暢。他估計也不高興吧。

補齊了《話題》系列,應該從2005到2013,其中幾本還反覆讀過。特別是有一期談台灣的,看過幾遍。《話題》一年一本,每年選取幾大熱點事件,進行剖析,視角多樣,睿智,冷靜。一直沒看到2014年的《話題》,幾大網上圖書店也沒有,只看到楊早寫的綜述。這麼好的書,不會是停了吧?

《野史記》比《新史記》讀起來容易的多。我一直覺得楊早寫小說估計不會有很多讀者。他估計不在乎這個。

王的盛宴

又看了一遍《王的盛宴》。比起港版的《鴻門宴》好了不知道幾倍。我想,即便是拿歷史來消費,也要有起碼的一點尊重。

除了不喜歡《王的盛宴》中陰冷和詭異的影片風格,其餘都非常好。多少人物的內心世界被表達了出來。無論劉邦、呂后、韓信、蕭何、張良、項羽……

怒漢和公民

徐靜蕾拍《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也被不少人罵。把國外的某些小說的故事,變換了時空移植到電影中,感覺是一種不錯的表達方法。要拍好,難度也大。

《十二公民》的進步在於,觀眾或許會被無罪推定或者對於簡單的判斷一件影響他人一輩子的事情,有所警惕。不明白的是,影片結束時,8號陪審員回去撿自己的工作證,工作證給了一個特寫,這位改寫了最初11票有罪到12票無罪的陪審員竟然是一位檢察官。

陪審員制度是萎縮的。從日常生活中,我們很少,很難看到關於此類的信息也基本說明了這一點。所以,我覺得這樣的影片還是有價值的。不足的是,無論從那個角度講,都不如《十二怒漢》。

訪法札記

於建嶸最近出版了2007年訪問法國時的札記。時間實在久遠啊,是什麼原因不在訪問結束以後儘快出版呢?

但價值還是有的,尤其在農業方面。最近接觸過一個藍莓農莊,也關注過一些土地流轉的新聞,在農業上,雖然也取得了一點點成績,但距離精緻農業距離遙遠。融資、政策、市場、技術、維權等,多方面制約著農業的發展。

斯坦福極簡經濟學

亞當·斯密,凱恩斯,哈耶克都不大容易看懂更何況應用。但好像基本看懂了蒂莫西·泰勒。感謝作者的耐心和智慧。這樣一本極簡經濟學,談論了36個經濟學關鍵詞,涉及微觀經濟學和宏觀經濟學兩大板塊。正如作者所言,讀完此書,你可以像經濟學家一樣去思考和談話了。

非常有意思和值得一讀的書,所以,羅列一下關鍵詞:

人們賣弄的經濟學原理只有50%是正確的,分工,供給與需求,價格下限和上限,彈性,勞動力市場與工資,折現值,個人投資,從完全壟斷到壟斷,反托拉斯與競爭政策,管制與解除管制,負外部性與環境,正外部性和技術,公共物品,貧窮與福利計劃,收入不均,信息不完全與保險,公司與政府治理,GDP與人均GDP,經濟增長,失業,通脹,貿易差額,總供給與總需求,失業與通脹之間的取捨,財政政策和預算赤字,反經濟周期的財政政策,預算赤字與國民儲蓄,貨幣銀行學,貨幣政策,國際貿易利益,匯率,國際金融風暴,零和遊戲。

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

很多人在電影院睡覺。對於很多人來說,復聯也好,懸戰也好,三體也好,超能查派也好,是很無聊的電影。雖然他們看上去遠沒有弄清楚《百年孤獨》的人物關係和《三國演義》中所有人的名字那麼複雜,但,畢竟沒有一點對科幻的愛好是難以接受這樣的電影的。看過一篇尋找復聯2中的130個彩蛋的文章,這也足以說明,沒有導讀和準備,要看一場精彩的電影,還是有點門檻的。

互聯網+和眾籌

多年前,華文打算弄一個書吧,我還記得那天在一個飯店,群情激昂,當天認捐達20多萬。多種原因,後來書吧沒弄。我記得和青萍看過幾個場地,一個是他自己在蛇口的別墅,因為地理位置的原因,放棄了。還有一個是南山花卉市場,有一家賣石頭的打算轉讓,轉讓費好像要15萬,還了8萬給對方,對方一點談的誠意也沒有,後來也不了了之。

現在想來,互聯網+和眾籌,不過是更加時髦的提法罷了。我們對這些並不陌生,在BBS時代,我們已經很熱衷這些了。當然,和很多人一樣,我也曾經努力的討厭這些被炒得過度熱的概念,現在想來 ,是一種短見。由於主觀的討厭,實際上失去了研究它,順應它的機會。當然,不能聽媒體的——某些自媒體除外,也不能聽以營利為核心目的的培訓機構,這些群體,有意的讓我們把本來很簡單的東西,看得非常負責,這對他們是有益的,因為可以設置障礙和門檻,好從中牟利。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