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蚤記:告訴你巴薩簽下梅西的幕後故事

初看起來,梅西其貌不揚——長長的頭髮、低垂的眼帘,看起來太安靜太普通了,普通得像個在巴塞羅那街頭挨批評的孩子。

即使在更衣室的時候,梅西也顯得毫無存在感。他靜靜地坐在角落裡,靦腆的樣子與皮克和法布雷加斯截然不同。

2000年9月18日,一個同樣安靜的周一,歷經24小時的飛行之後,梅西從遙遠的羅薩里奧(阿根廷城市)來到了巴塞羅那,開啟接下來在西班牙的生活。幾乎沒有時間安置行李和休息,他要在早上6點就參加巴薩對同年齡段小球員的試訓。

梅西迫切地希望自己能在訓練中引起教練的注意,但是他實在太瘦弱太矮小了,跑到皮克身邊的時候,你會發現他只幾乎只能夠到他的腰……

1994年,少年梅西(第二排右二)在羅薩里奧

Advertisements

「那天當梅西到訓練場的時候,我發現他實在太瘦小了,皮包骨的樣子,個頭和我們的食物不相上下。」佩德拉薩回憶道(87屆拉瑪西亞訓練營成員,現效力於努曼西亞隊),「但當他持球的時候,他就展現出才賦過人的一面,誰都無法從他的腳下斷球。」

梅西是通過羅納爾多開始認識巴塞羅那俱樂部的,當看到巴西人在諾坎普一次次的精彩表演時,萊奧徹底被征服了。他為得到巴薩的訓練機會而感到興奮異常,並且盡各種可能在訓練場上做的最好。

但沒這麼簡單,歷時17個月的折磨才剛剛開始。

梅西在很小的年紀,就開始嶄露頭角

回憶當初,何塞-瑪利亞-明戈里亞,這個當初把馬拉多納、羅馬里奧和里瓦爾多成功運作到巴塞羅那的著名經紀人,在2000年初就盯上了有著驚人天賦的梅西。2月份他就搞到了梅西踢球時令人炫目的視頻資料,最近萬事達的廣告收錄的那些,只是九牛一毛。

Advertisements

「他那時候踢得和現在一樣出色,」明戈里亞在他的記錄中寫到,「雖然瘦小,但他擺起胳膊跑動,在密不透風的防守中自由穿梭的樣子,像蛇一樣順滑和自然」。

這個瘦弱的孩子成了羅薩里奧街頭巷尾的談資,這個城市的報紙也不惜長篇累牘報道梅西。年僅9歲他就進入了紐維爾斯老男孩隊,司職中場。在他的處子秀比賽中,雖然只有15分鐘的表演,卻博得了球迷激動的喝彩,甚至全場狂熱地擲出硬幣。

儘管他在南美的朋友一再堅持,但明戈里亞對梅西還是有一絲顧慮,因為他實在太年輕、太瘦小了。但出於對工作的態度,他還是推薦給了雷克薩奇(時任巴塞羅那俱樂部一線隊技術總監)。

梅西(中間)和他的兩個哥哥一起玩耍

雷克薩奇的興趣被激發起來,他猜梅西應該有十七八歲的樣子,當得知只有13歲時,他驚呼甚至懷疑明戈里亞:「難道你瘋了嗎!」當然,就像是他10年前發掘瓜迪奧拉一樣,最終的結果是他同意對梅西進行試訓。隨即,明戈里亞定好9月的機票和酒店。

一切順利,梅西很快給青年隊教練留下了深刻印象。

被稱為「泰山」的米格里作為後防核心為巴塞羅那隊征戰了15年,他認為梅西和他的前輩馬拉多納的風格十分相似,哈維-略倫斯(另一位青訓教練)也這麼認為。

梅西在紐維爾斯老男孩期間也是榮譽滿身

「你看,梅西的雙腳像爪子一樣牢牢控制著皮球」,略倫斯說到,「他速度奇快,視野開闊,頭不停地在轉,他總能及時發現防守漏洞。」

不過,總有人持懷疑態度。雷克薩奇表示:「不知多少人說過,梅西太矮小了,帶球的幅度也不大,看起來更像是個踢撞球的。」

沒有人敢為這個從異國初來乍到的小毛孩打保票,包括俱樂部青訓負責人華金-里費,俱樂部從來沒開過這樣的先例。沒有人能確信在這個年齡段的孩子中梅西會達標,他們都在等待雷克薩奇最後拍板。

但遠赴悉尼的雷克薩奇注意力全在奧運會決賽上:哈維和普約爾的西班牙輸給了喀麥隆,或者說輸給了埃托奧。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梅西也變得越來越焦急,轉眼到了9月底,他不得不推遲了返回阿根廷的航班,終於在10月2日盼回了雷克薩奇。

一同訓練的球員幾乎大了梅西兩歲多,讓我們看看他如何應對吧。場下觀戰的是大名鼎鼎的米格里、略倫斯、博雷爾(後來成為曼城全球技術總監),直到比賽快開始,雷克薩奇都沒有出現,但之後他還是來到了3號球場。

「我來到球場后,裁判才吹了開始的哨聲,我一邊圍著球場走動一邊和人聊天,梅西進球后我看了一會兒比賽,並對教練席上的其他人說:『我們可以簽下他。』他確實太出類拔萃了。」

雷克薩奇過了一會兒就離開球場了,他只看了10分鐘訓練,卻看從梅西身上看到了他需要的特質。

第二天,梅西飛回了阿根廷等待巴薩進一步的消息,但卻一直沒等到。巴薩的教練組舉棋不定,儘管AC米蘭也從梅西效力的紐維爾斯老男孩簽下了年僅12歲的雷昂德羅-德佩特里,但在巴塞羅那,俱樂部從來沒有開過這樣的先例。

「全世界都在對這個孩子保持疑問」,米格里說,「最大的問題還是他的身材。光從技術來講,他是世界級的,他獨一無二,會用自己的方式解決戰鬥,可他確實是太瘦小了。」

拉庫埃瓦和日後著名的「餐巾紙合約」

梅西也著力解決自己的問題,他來到羅薩里奧的一家診所開始接受激素治療,迭戈-施瓦茨特恩是主治醫師,他清楚地記得那是1997年1月31日,因為那天他過生日,更重要的是,他也是紐維爾斯老男孩的球迷。

「俱樂部的工作人員對我說,他們有個小球員能力非常出眾,但實在太瘦小了,讓我想想看有什麼辦法幫他長高。」迭戈醫生回憶道。

梅西已經9歲了,身高只有1.27米,比同齡的孩子矮了近10厘米,醫生給他做了全面的檢測和數據分析之後,認為他患了一種生長激素缺乏的病,這不是遺傳病。這點非常重要,假如是的話,任何醫療手段都無法奏效。

「這是一種患病幾率小到只有兩萬分之一,並不常見、但卻很奇怪的病。」醫生表示。

所以梅西開始了每天向小腿注射激素的治療過程,迭戈醫生表示這並不比蚊子叮咬要疼。此後無論上學或者拜訪朋友,梅西都帶著他的醫藥箱以備隨時注射,但有時因為注射后的劇痛,使得他不能參加訓練。

每月1000歐元的治療費用很昂貴,好在最初,豪爾赫(梅西的父親)的保險可以解決。但在1999年,阿根廷國內經濟大蕭條,保險不能及時兌付,紐維爾斯老男孩俱樂部出面承諾負擔了治療費用。

不那麼理想的是,豪爾赫不得不多次低三下四的向俱樂部討要治療費用,1986年世界盃冠軍成員,俱樂部體育主管塞爾吉奧-奧馬爾-阿爾米隆卻多次無理爽約。不僅如此,他通常只給豪爾赫40比索,也就是一劑計量的錢,為了這些錢,豪爾赫幾乎每月要跑25次俱樂部。這在吉列姆-巴拉格一本撰述梅西的書中有所記載。

豪爾赫非常沮喪和生氣,他企圖把小梅西帶到布宜諾斯艾利斯加盟河床隊,遺憾的是沒能成行。

梅西(前排左二)在巴塞羅那青年隊合影,當時的同隊的還有皮克(後排左五)和法布雷加斯(後排右三)

轉機來自於明戈里亞來自巴塞羅那的電話。他表示如果梅西加入巴塞羅那這樣的豪門,一切問題就都解決了,因為隨著治療的持續進行,費用只會越來越高。

其實把梅西帶到拉瑪西亞會帶來一系列問題,比如後勤、比如財務,因為按照國際足聯的規定,他的家人必須一同前來巴塞羅那陪他。幫助家人安排工作是俱樂部上下必須解決的問題,按照當時的計算,青訓的成本每年至少會增加1300萬歐元。

這裡有必要說說拉瑪西亞。這個坐落在諾坎普旁邊的訓練營,最初期由一個小農場改造而成的,現在已經發展成了綜合訓練基地,歷史悠久,但豪爾赫並不希望梅西住在這裡。

時任巴薩主席加斯帕特說:「梅西想和他的家人生活在一起。與那些家庭離巴塞羅那只有百公里的其他孩子不同,他只有13歲而已,來自遙遠的阿根廷,他的確更需要家人的照顧。」

「我們還要為他的住宿支付額外的開銷,這有悖於拉瑪西亞的傳統,的確沒有過這樣的先例,所以我們又對他產生了猶豫,但善於眼光獨到的雷克薩奇對我說,絕對不能失去他,哪怕為他破例也無所謂。說這話的時候,我從他的眼神里見到了從沒有過的光芒。」

但時間就這麼一天天過去了,直到12月,巴塞羅那方面都沒有任何迴音,梅西這邊等的有些焦急,併發出了最後通牒。

魯本-霍拉西奧-加吉奧利,一個來自羅薩里奧的的商人,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就在巴塞羅那生活,他與故鄉的兩個朋友都保持著聯繫。「他們對我說,嘿,夥計,麻煩你告知俱樂部,我們不想繼續等了,如果他們不感興趣,我們就聯繫其他俱樂部了。」加吉奧利說到。

對於梅西,皇馬和馬競覬覦已久,AC米蘭更是早已發出了邀請。

著名的「餐巾紙合約」

12月14日晚上,加吉奧利與雷克薩奇和明戈里亞會面,一同商討梅西的問題,並達成了一致。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他們沒找到紙,只能在餐巾上寫下了君子協定。

第二天,加吉奧利就把這份協定做了公正。直到今天,他仍然把這些收藏在保險箱,就連梅西家人也從未見過。其實那協定很不正式,沒有標點符號,沒有姓氏和名字,但足以撫慰他們了。

「日子一天天過去,豪爾赫顯得很焦急」,加吉奧利說,「他需要一紙承諾,最終願望達成。假如當時我們沒有簽下那個協議,梅西已經在其他俱樂部了。」

雷克薩奇向霍安-拉庫埃瓦(時任青年隊主帥)大致介紹了梅西的情況,隨後商定了那份著名的「餐巾紙合約」里缺少的內容,次年1月8日,拉庫埃瓦和里費敲定了合同最終的細節。

梅西(左一)和他的拉瑪西亞隊友

「2000年12月14日在巴塞羅那,霍拉西奧和雷克薩奇簽下了梅西,儘管有些反對意見,但梅西仍是按照合同的原價加入了我們。」

如果梅西進入一線隊,每年的收入將達到1億比塞塔(約合65.4萬美元),此外他還會額外得到肖像權的收入。按照路易斯-馬丁在國家報的說法,有些條款在一定程度上參照了伊涅斯塔的合同。

按照合同,巴塞羅那將全權接手梅西的激素治療、為豪爾赫提供一份每年700萬比塞塔的工作、支付他們的公寓租金並為梅西的安全提供保障。

剩下還有些零星問題要處理,就是安撫管理層那些在梅西問題上持反對意見的人們。當時因為這些問題,管理層分歧很嚴重。

拉瑪西亞訓練營,孕育著一個又一個梅西

巴薩俱樂部在2000年出了很大狀況,成績不佳之外,當家球星路易斯-菲戈還叛逃到皇馬,這段期間對於4年無冠的巴塞羅那來說,的確很難熬。直到2003年,拉波爾塔團隊策劃並贏得了俱樂部主席大選才改善了這一狀況。

「巴薩上下像裝滿了火藥。」安東-帕雷拉(加斯帕特時期,擔任俱樂部經理)表示。這段時間俱樂部發展滯后,看不到任何曙光。不光帕雷拉,整個俱樂部都在不停地犯錯誤。

「舉例來說,沒有人對我們在簽下奧維馬斯和佩蒂特過程中的腐敗行為表示質疑和譴責;球隊也因難求一勝而很不平靜。上上下下的氣氛都很不正常。」

巴薩俱樂部的主席是由會員選舉出來的,而掌管俱樂部的他們僅僅在一次選舉后就掌權了。換言之,他們並不關心可持續的戰略目標,只在乎短期內的成績。

明戈里亞在報告中記錄:「俱樂部只關注一個問題,就是儘快取勝,卻沒有一個贏得未來5年或是更久的持續計劃。如果他們在一兩年之內不贏得冠軍,他們在管理層就完全沒有未來。」

在這期間,梅西的事情更令敏感的董事會感到分心,以加斯帕特為首的管理層需要的是短時間內推翻皇馬的球員,肯定不是一個來自異國的毛孩子。

但問題還是要解決。儘管還沒有簽署合同,2001年2月15日,梅西一家還是在接到雷克薩奇的保證之後來到了巴塞羅那。

烏雲密布。甚至連拉波爾塔的左膀右臂也在簽下梅西的過程中持反對意見,在一本記錄梅西的書中記載,拉波爾塔也曾抱怨過簽下梅西的過程,甚至稱其是俱樂部的「恥辱」。

以梅西(前排左一)為代表的拉瑪西亞87一代

留著灰白鬍須,看起來一直不老的帕雷拉擔任俱樂部副主席,在俱樂部掌權超過25年,他召集了管理層在諾坎普開會研討,必須儘快決定是否簽下梅西,辦公室的空氣都緊張的近乎凝固。

大多數人都認為這是筆瘋狂的交易:開銷太大,而梅西也太年輕,甚至有人覺得梅西像是五人制足球運動員。其中還有太多的變數,比如激素治療沒效果怎麼辦?他與紐維爾斯老男孩的關係梳理清楚沒有?甚至他們之間有沒有什麼不為人知的利益關係?因為這次交易,他們不得不至少支付200萬比塞塔(約合12000美元)。

2001年1月,紐維爾斯老男孩想給梅西註冊。阿根廷足協規定,13-14歲之前,球員不享有自由轉會的權利。換言之,如果梅西在紐維爾斯老男孩註冊成功,巴薩想得到梅西,需要支付更大的一筆巨款。

「關於梅西的轉會和他跟老男孩的關係,我們需要進行一次深入細緻的探討」,帕雷拉說,「當時我們不清楚他是否理清了與球隊之間的關係,我不能說太多,但在我掌管巴薩的那個時代,來自南美球員的檔案通常是可疑的。」

最終國際足聯的介入解決了問題。帕雷拉繼續說:「也就是說,即使我們和他簽訂了合同,梅西依然有可能無法為巴薩踢球。情況比較複雜。俱樂部不太同意簽下他,但霍安-拉庫埃瓦一再的堅持,近乎發瘋。

拉庫埃瓦固執的可以,每每談到梅西的問題,他都表示,「你們完全不懂足球,時間將會證明一切」。明戈里亞也適時地加入,威脅假如現在不簽下梅西,將會把他帶往其他俱樂部。他們最終贏得了爭論。

「最終的決定是顯而易見的。他對於梅西來說重要性不亞於明戈里亞和霍拉西奧,雖然沒有人認可這點。」帕雷拉談到拉庫埃瓦時說 。

然後加斯帕特就委託他在俱樂部的另一個副手弗朗西斯科-克洛薩負責簽下梅西的工作,他認為這是歷史性的一刻,不能像「餐巾紙合約」那樣敷衍,這是一次在隊史上都無比重要的簽約。

「我不是律師,所以假如梅西改變主意,不遵守『餐巾紙合約』,我們會非常被動,無法要求一個13歲的孩子為巴薩踢球,這是個傳奇的故事,其實真正簽下梅西的是克洛薩」。

梅西入駐酒店后才發現,俱樂部卑劣地食言了,並沒有立即支付他激素治療的醫藥費,2000歐元的第一療程由拉庫埃瓦買了單。

沒有拉瑪西亞的時光,沒有梅西日後的大放異彩

2001年3月1日,拉庫埃瓦帶著梅西來同俱樂部簽約。

為了彰顯重視,巴薩派出新任副主席前來,一個當初對簽下梅西持反對態度的人,伊格納西奧-布魯格拉斯。但他覺得這是個屈辱,拒絕簽約並撕毀了合同。幾經輾轉俱樂部還是履行了合約,但故事還遠沒結束。

加泰羅尼亞足協為梅西提供了一個臨時的許可證,他可以踢大區聯賽或是友誼賽,但無法在全國性質的正式比賽中上場,問題在於梅西的老男孩俱樂部在遞交轉會相關文件中耽誤了時間。

幾周之後,梅西踢上了他的第二場正式比賽,但卻在比賽中傷了大腿。好事多磨,幾個月後傷愈復出韌帶又受傷了。骨骼和肌肉通過時間可以恢復,但此時梅西的家庭卻又有了麻煩。

梅西的哥哥因長期見不到在阿根廷國內的女友而苦惱,妹妹也因為在加泰羅尼亞當地的學校被嘲笑「sadaca」(加泰羅尼亞語中專門嘲笑在西班牙生活的南美人的辭彙)。

於是不久后他們就決定分開,飛回阿根廷,只留下豪爾赫和萊奧留在巴塞羅那繼續打拚。梅西暗下決心一定要在這裡證明自己。

「這足以說明足球在梅西心裡高過一切」,略倫斯說,「他想踢球,別的什麼都不想,甚至願意放棄一切,多麼大的勇氣。」

另一個考驗接踵而至。2001年8月,梅西從羅薩里奧歸來,仍然踢不上正式比賽,因為紐維爾斯老男孩仍然沒同意這次轉會。難題無法解決,只能求助於國際足聯。

梅西與青訓隊友法布雷加斯

與此同時,巴薩新總監哈維爾-佩雷斯-法古爾上任,看到梅西只能踢一些含金量不足的比賽卻拿著高昂的薪水,他感到吃驚和氣氛,遂決定強行把他的待遇降到每個賽季2千萬比塞塔。

雙方開始坐下來談判。那邊,皇馬也蠢蠢欲動,如果談判破裂,巴爾達諾隨時都可以把梅西帶到伯納烏。支付2000萬比塞塔甚至更多,這對皇馬來說只是個小問題。

談判陷入了僵局。顯然梅西並沒有對降薪做好足夠的思想準備,巴薩也對此感到沮喪。

「他以為他是馬拉多納嗎難道?我們現在停止談判,他可以隨時回阿根廷去」,董事會有人表示。「那麼我們就去皇家馬德里」,梅西團隊針鋒相對的做出回應,慶幸的是雙方都決定冷靜下來后談一談。

據羅伯特-馬丁內斯的一本書中記載,最終梅西接受了月薪3900歐元,根據場上表現工資會有浮動,合同於2001年12月5日重新簽訂。但還有一個事情還沒有解決,就是梅西的俱樂部歸屬問題。

好在2002年2月15日,明戈里亞收到了國際足聯發來的郵件,他們對由巴薩來培養梅西的結果表示支持,這就表示梅西終於可以代表巴薩俱樂部參加所有正式比賽。

參賽許可證和「餐巾紙合約」的複印件被明戈里亞掛在辦公室牆上,俯瞰著整個諾坎普。

2002年2月17日,梅西終於可以代表球隊參賽,對手是西班牙青少年聯賽冠軍。下半場替補出場,並上演了帽子戲法,這只是他在巴塞羅那的起步。

梅西至今已奪得五座金球獎

通往偉大的路上總是伴隨著各種艱辛,但梅西已經起步,並堅定的向前跑著。

本文由肆客足球原創,版權歸肆客足球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更多精品文章盡在肆客足球App。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