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趙府居敬堂本《靈樞經》校刻特點

靈樞經》是中醫學的奠基著作之一,其早期流傳經歷了戰國至秦漢一個很長的時期,隋唐以前主要是以師徒相授、傳抄等形式流傳,大概在宋代始有版刻行世,金元以後刊刻漸多。今存《靈樞經》的版本的數十種,其中明朝嘉靖年間趙康王朱厚煜居敬堂刻本《簡稱趙府居敬堂本》較為著名,其刊刻精良,保存完整。清代藏書家王韜得此刻本,於卷八末空白處有墨筆題記云:「此書得於日本友人寺田弧處,謂為宋本,每半頁八行,每行十七字,字結體頗大,而點書嚴密,宋本無疑,是可寶也。」此雖為王韜的一種誤認,但明刻居敬堂刻本的刊刻精良從中可見一斑。此本與元·胡氏古林堂刻本,明·熊宗立種德堂本相校,現將此本在版刻與校勘方面均有獨到之處,介紹如下。

版刻特點

Advertisements

趙府居敬堂本共有3種版式,皆藏於中國中醫研究院。一為十二卷六冊本,是與《素問》合刊者,目錄後有「元二十四卷今並為十二卷計八十一篇」小注。該版本四周雙邊,線黑口,雙白魚尾,每半葉高20.1厘米,廣13.9厘米,8行,行17字,版心文字上白口處為「趙府居敬堂」,中部為「靈樞卷」(目錄為「靈樞經目錄」,史崧序為「靈樞經序」),下白口處有「雲」、「孝」、「忠」、「悌」、「恆」、「侃」、「倫」、「崔」等字,為刻工姓名。另一趙府居敬堂本十二卷四冊,為單行本。前述趙府本與此本版式相同,字體大小也均為1.5厘米×1.2厘米左右。書冊大小前者為17.3厘米×25.8厘米,而此本則為15.5厘米×25.5厘米。此本書名《黃帝內經靈樞經》。中國中醫研究院尚有《靈樞經》十二卷六冊,也為趙府本,版式與前兩本同,惟書冊規格為18.8厘米×29.5厘米。

Advertisements

趙府居敬堂本具有明本的鮮明特點:①字體為仿宋本,字畫橫平豎直,撇捺直挺,字形方正,為方塊字;②印書紙張為白棉紙;③版式則為四周雙邊,線黑口,板心上刻「趙府居敬堂」,下為刻工名,行寬字大,開本也較大;④對熊本《靈樞經》某些錯字作校正整理。趙府本《靈樞經》刊刻較精,且對《靈樞經》作了部分校正,為後來藏書家所重視,但其對《靈樞經》文字改動間有錯誤,刻字也偶有誤刻,是其不足之處。

校勘特點

趙府本《靈樞經》在刊刻時主要與明代熊家本種德堂本相校,進行了一些文獻學方面的工作。其在校勘方面具有以下特點。

訂正誤字如熊本《脹論第三十五》:「今有其三而下下者,其過焉在?」趙本將前「下」改為「不」字。熊本《口問第二十八》:「頭為之苦傾,目為之鳴。」趙府本改「鳴」為「眩」。又如熊本《刺節真邪第七十五》:「岐伯曰:振振者,陽氣大逆,上滿於胸中。」下「振」字趙府本為「埃」字。熊本《九針論第七十八》:「其為之治針,針小大如挺。」趙府本則據前文「故為之治針,必令尖如氂」改「其」為「故」,改「小大」為「尖」。

改正文字熊本《外揣第四十五》:「若是則外內相襲,若鼓之應桴。」將「外內」改為「內外」。又如熊本《官能第七十三》:「請正其道,令可久傳。」趙府本作「請其正道,令可久傳。」這種做法,是為了適應當時之語言習慣,實不必改。

補脫文如熊本《刺節真邪第七十五》:「振埃者,刺外去病也。」趙府本「外」下補「經」字。

改假字熊本與元胡氏古林堂本中所用之通假字,趙府本則以其本字代之。如熊本《雜病第二十六》:「手太陰心痛,當九節次之。」趙府本以「刺」代「次」。又如熊本《五癃津液別第三十六》:「五穀之津液和而為高。」趙府本以「膏」代「高」。

其他問題熊本中所用之簡體字,趙府本悉以改正。省文符號,趙府本也均用原字替代。音釋增入「音」字。又熊本中「大」「太」不分,趙本也加以區別。

趙府本《靈樞經》也存在一些問題。一是刻書之誤。如熊本《根結第五》:「太陽為開,陽明為闔,少陰為樞,故開折則內節瀆而暴病起矣。」趙府本誤「少陰」為「少陽」。二是沿襲原本之誤。如《四時氣第四十九》:「邪在大腸,刺盲之原。」「厥逆上沖腸胃,燻於肝,散於盲,結於臍。」二「盲」字當作「肓」。

如需參與古籍相關交流,請回復【善本古籍】公眾號消息:群聊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