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琴與詩詞]-水仙已乘鯉魚去,一夜芙蓉紅淚多《水仙操》

那時,學琴三年的伯牙,一直未能學得古琴的最高境界:「移情」,也就是從琴聲之上望見那個想象的世界,獨坐幽篁,而神遊天下。所以一直有些許鬱悶。

他的老師成連說:「吾之學,不能移人之情,吾師方子春,在東海中」,於是帶著乾糧等與伯牙一起來到蓬萊山下,卻留下說「吾將迎吾師」,於是刺船而去。

這一去竟多時不返,伯牙心悲,延頸四望,但聞海水汩波,山林窅冥,群鳥悲號,仰天嘆說:「先生將移我情矣」。

於是援琴作歌:「翳洞庭兮流斯護,舟楫逝兮仙不還,移形素兮蓬萊山,歍欽傷宮仙不還。」

於是,學成了移情大法,而成為操琴妙手。 而此曲就是《水仙操》 伯牙看海,從浩瀚無邊的境界里望穿秋水,只見得那水仙已乘鯉魚去,一夜芙蓉紅淚多。

Advertisements

是為移情。

唐朝的詩人李咸用這個典故寫成了詩《水仙操》:

大波相拍流水鳴,蓬山鳥獸多奇形。

琴心不喜亦不驚,安弦緩爪何泠泠。

水仙縹緲來相迎,伯牙從此留嘉名。

嶧陽散木虛且輕,重華斧下知其聲。

檿絲相糾成凄清,調和引得薰風生。

指底先王長養情,曲終天下稱太平。

後人好事傳其曲,有時聲足意不足。

始峨峨兮復洋洋,但見山青兼水綠。

成連入海移人情,豈是本來無嗜欲。

琴兮琴兮在自然,不在徽金將軫玉。

枯木禪琴譜》說:「因隨成邊先生入海,聽澎湃之音,悟得琴理,所謂海上移情者也。韻淡調疏,須輕彈低拂為妙」。

整一曲《水仙操》,果然都輕彈低拂,那心思靜謐,波瀾不驚,靜靜地成為一幅王維的詩:「獨坐幽篁里,彈琴怎麼長嘯。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

Advertisements

這樣的點點琴聲,總讓人想起的一個俳句:「今夜月溶溶,廚房後門水一泓,顫顫水仙容。」說的是那月光下,一泓清水映照著水仙的面容。很清凈的世界,連廚房也有幾分聖潔。

有水仙、有古琴的世界,即便再也沒有色調,也會調出幾分情調。

有個家譜記載說,明朝有一為官的祖先,一年冬天請假回鄉,船過江西吉水,發現近岸水上,有葉色翠綠、花朵黃白、清香撲鼻的水仙,於是拾回,栽培,留傳下來。

想象那個場面,近岸的水上,蓬蓬水仙,回鄉的遊子見了那花,卻是那所謂的伊人,在水一方,正好相約一起回家。無詩無歌,然而這一段記錄這個小故事的文字卻有著天地清和的氣象。

那景,無詩卻如詩:「采采流水,蓬蓬遠春。窈窕深谷,時見美人。碧桃滿樹,風日水濱。柳陰路曲,流鶯比鄰。乘之愈往,識之愈真。」

——此般的途中遇仙,若那許仙見著了白娘子,執手相看,情意不盡,白娘子化成了花,從此執子之手,生死契闊。那法海再也無法阻攔,而俗世也並非不能相容,就淡淡地看著花,把一生過了。

真正是,當時我醉美人家,美人顏色嬌如花。今日美人離我去,青樓珠箔天之涯。天涯娟娟常娥月,三五二八盈又缺。翠眉嬋鬢生別離,一望不見心斷絕。心斷絕,幾千里,夢中醉卧巫山雲,覺來淚滴湘江水。湘江兩岸花木深,美人不見愁人心。含愁更奏綠綺琴,調高弦絕無知音。美人兮美人,不知為暮雨兮為朝雲,相思一夜水仙發,忽到窗前疑是君啊。

水仙的足跡,走在大地,成了水仙花。那楊萬里寫了水仙花亦是說她是天仙不行地,且借水為名,雪宮孤弄影,水殿四無人。

一個以水為痕迹,行走大地的仙,是花也罷,是神也罷,她總是那浩蕩山水畫里雲煙深處的一方留白,又是激情樂曲彈斷時的那一處凝神。

中國的人間,因這樣的水仙而山河靜寂,眾神停雲傾聽,佛的一絲拈花微笑。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