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肝癌腫瘤標誌物

一、腫瘤胚胎性抗原標誌物

1,甲胎蛋白(AFP)

AFP是肝癌診斷的一個特異性指標,用於人群普查、肝癌診斷及鑒別診斷、判斷預后、療效和複發。AFP診斷肝癌時應注意:1)肝癌AFP陽性率為60%~90%,有一定局限性。2)AFP20~200μg/L,且持續≥2個月,既見於肝癌患者,也可見於慢性肝炎、肝硬化患者,其中部分為亞臨床型肝癌;對AFP持續陽性者,應動態監測;AFP可在肝癌癥狀出現之前數月作出診斷,有早期診斷肝癌的價值。3)肝癌經有效治療后AFP可下降或消失,如降至正常后又升高,提示肝癌複發。4)肝炎活動時,AFP可升高。如AFP與ALT動態曲線平行或同步,活動性肝病可能性大;若兩者曲線分離,ALT下降或正常后,AFP反而升高者則多為肝癌。5)其他肝臟腫瘤、生殖系統腫瘤、孕婦及新生兒AFP水平亦可升高,故必須結合臨床癥狀與超聲檢查才可確診。

Advertisements

2,甲胎蛋白異質體(Fue AFP)

AFP糖鏈上有見多的岩藻糖苷酶,其與植物凝集素如刀豆素(ConA)和小扁豆素(LCA)親和性較大。Fue AFP的臨床意義:1)鑒別肝癌與活動性肝病:肝癌AFP與LCA集合率>25%,而良性肝病則<25%。2)鑒別肝癌、繼發性肝癌和生殖系統腫瘤:肝癌患者以ConA結合型為主,后兩者遊離型為主。3)在小肝癌、AFP陰性或低水平肝癌患者中,Fuck AFP陽性率>70%,可提高肝癌診斷率。血清中AFP含有AFP-L1、AFP-L2、AFP-L3三種組分,AFP-L3為肝癌細胞特有,正常值為10%~15%,>15%提示肝癌。單獨應用Fue AFP診斷肝癌尚有一定局限性,若與AFP或γ-谷氨醯轉肽酶同工酶II(GGTII)等聯合檢測,有助於提高檢出率。

Advertisements

3,外周血AFP信使RNA(AFP mRNA)

有肝外轉移的肝癌患者血清中AFP mRNA檢測出率達46%~76%,與血

清AFP水平和腫瘤大小無相關性,對早期發現肝癌細胞微小轉移、複發、指導治療和判斷預后意義較大,約10%的肝炎或肝硬化患者血清中可檢測出AFP mRNA;侵襲性操作可引起肝癌細胞醫源性播散而出現AFP mRNA陽性;分析結果時需排除存在能分泌AFP的其他腫瘤細胞和PCR檢測時污染。

4)癌胚抗原(CEA)

CEA在胃腸腫瘤中升高,肝癌並不升高,但轉移性肝癌的主要原發癌在胃腸道,因此轉移性肝癌CEA絕對明顯增高。CEA對鑒別原發性肝癌和轉移性肝癌價值較大。

二、糖類標誌物

各種糖類抗原,如CA50、CA15-3、CA19-9、CA72-4、CA242等是較普遍的TM,在多種惡性腫瘤中均可檢出,與其他指標聯合檢測對肝癌診斷都有一定的作用。

三、酶類標誌物

1,GGT

1)GGT對診斷肝癌的特異性較差,但其同工酶中GGT I、II對肝癌高度特異。有研究顯示,GGT II與GGT總活力之間無平衡關係,在其他肝、膽、胰疾患中,儘管GGT明顯升高,但GGT II 水平很低,可用於肝癌診斷及其良性肝病的鑒別診斷。GGT II檢出率仍較高,兩者聯合檢測可提高肝檢出率。GGTII是肝癌早期診斷、鑒別診斷的有價值指標,可作為二線TM,但繼發性肝癌GGT II也明顯升高,不能與原發性肝癌區別,但可對肝外腫瘤內轉移做出預報。

2)異常凝血酶原(DCP)

肝癌細胞喪失羧化酶基因表達,凝血酶原的N-端谷氨酸殘基不能羧基化,使DCP增加,DCP不能與Ca2+結合而無凝血活性。以ELISA法測定DCP≥250μg/L為標準,肝癌陽性率為69.4%,在AFP低濃度或陰性肝癌患者中陽性率<10%。目前認為DCP對肝癌診斷有較高的特異性,可作為二線TM。

3)α-L——岩藻糖苷酶(AFU)

AFU可作為原發性肝癌診斷的新標誌物,其敏感性和特異性良好。在AFP陰性的肝癌病例中,70%~85%出現AFU陽性,且腫瘤直徑<3cm的小肝癌患者血清AFU陽性率高於AFP。聯合測定可使肝癌陽性檢出率從AFP的70%升至90%~94%。故AFU活性檢測可協助AFP對肝癌進行早期診斷,但無助於鑒別診斷。此外,α1-抗胰蛋白酶(α1-AT)、醛縮酶同工酶(iso-ALDA)、M2型丙酮酸激酶(M2-PyK)等對肝癌的診斷也有一定的輔助作用。

四、激素類標誌物

肝癌患者血清人絨毛膜促性腺激素(β-hCG)、前列腺特異性抗原(PSA)等可不同程度升高,但並無特異性,僅作為輔助診斷指標。

五、蛋白類標誌物

肝癌本身分泌鐵蛋白(SF)和異鐵蛋白,因此SF水平與肝細胞損傷程度、肝硬化存在與否、肝臟鐵的貯量及肝腫瘤大小有關。據文獻報道SF診斷肝癌陽性率為50.8%~88%,若AFP聯合SF測定,尤其在AFP低濃度及陰性時可進一步提高肝癌的早期診斷率。

六、基因類標誌物

主要指新發現的MXR7(從抗二羥蒽酮的人胃癌細胞中分類里的特異基因片段),AFP正常的肝癌中其陽性率達42%,可彌補AFP陰性造成的漏診。

七、其他標誌物

1,血管內皮生長因子(VEGF)

肝癌患者血清中VEGF的表達水平顯著高於良性肝病患者和健康人,且VEGF含量與TNM分期呈正相關,術前VEGF水平對預測肝癌的侵襲、轉移有重要意義。鑒於VEGF可在肝癌出現前顯著升高,且其分佈狀態隨肝癌發展而顯著改變,故VEGF也是早期預測肝癌的一項重要指標,但其特異性較低,故應與其他標誌物共同使用。

2)鱗狀細胞癌抗原(SCCA)的免疫球蛋白M(IgM)及免疫複合物(ICs)

義大利一項最新報告顯示,其可用作肝癌的生物標誌物,從而更早、更準確地檢測肝癌。

肝癌TM的綜合評估;1)AFP仍為診斷肝癌最特異的標誌物,但有一定的局限性;GGT II、Fuc AFP、DCP雖不及AFP,但與之聯合檢測,可明顯提高肝癌診斷率,為二線TM:AFP,但與之聯合檢測,可明顯提高肝癌診斷率,為二線TM;AFU對肝癌有一定輔助診斷價值。2)排除非肝癌因素后,AFP mRNA和VEGF是目前公認的預測肝癌複發和轉移的重要指標。4)肝癌TM檢測屬於定性診斷,在診斷肝癌時必須結合臨床表現、影像學檢查及組織學檢查綜合判斷。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