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感染HIV的人

01

北風烈烈作響,安明站在醫院的天台上,眼窩深陷,頭髮凌亂。

發抖的雙手從口袋裡哆哆嗦嗦的掏出了煙和打火機。火光在暮色中明明滅滅,安明的眼睛又看向了被他踩在腳下的化驗單

他俯身撿了起來,煙頭對準了化驗單一角。火苗一口一口的吞噬那張紙,所行之處留下了一片焦黑。

可安明最後還是又一次看到了「陽性」兩個字。手部一陣灼熱,他一揚手,踉蹌的癱在地上。

怎麼能是陽性呢?怎麼能是陽性呢?怎麼能是陽性呢?安明一遍又一遍的問自己。他痛苦的抱住頭,發出撕心裂肺的哭聲,北風灌進了他的耳朵、鼻子和嘴巴,各種液體沿著臉頰流下。

對面的高樓燈火萬家,安明突然站起來奔到了欄杆邊 。死的念頭在他的心裡縈繞不散。

他的腳動了動,突然口袋裡手機傳來了悠揚的鈴聲。安明一個激靈,拿出來一看,是妻子的電話。他沒有接,手機屏幕亮了又暗,暗了又亮。

Advertisements

夜色沉沉,對面樓的燈一盞一盞的滅掉,安明在欄杆邊站了很久。他終究沒有跳下去,他很想回家了。他想要是死的話,那臨走之前再去聽一聽小兒子喚一聲「爸爸」,再聞一聞妻子的發香。

02

鑰匙插進鎖里發出「咔擦」的聲音,屋子裡靜悄悄的。安明走進卧室,熟睡的妻子聽見響動支起身子迷迷糊糊的問他怎麼回來的這麼晚。

安明沒有回答,轉身又進了兒子的卧室。兒子睡得很熟,小臉紅撲撲的,安明想摸一摸,但是一想到自己的病連忙縮回了手退出了房間。

家裡的味道太溫暖了,安明又不想死了。他坐在衛生間的馬桶上,打開手機開始搜索「HIV」的信息。無意中點開了一個論壇,他看裡面有很多人都是感染的人在發帖,便註冊了一個賬號開始細細瀏覽。

關於未來,我想過很多。可是我從沒有想過在這樣年輕的日子裡我會慢慢的失明,慢慢的失聰,直至最後的潰爛。那天晚上學校門口的巷道好黑,爸爸沒有像往常一樣來接我。我問小賣部老闆能不能藉手機給我用一下,讓我打給爸爸,可小賣部老闆說他沒有手機。於是我就只好自己走,我走的好快,我都要跑起來了。可是黑暗裡突然有幾隻大手把我往最深的深淵裡面拖,我想大聲的叫可我的喉嚨卻被什麼東西堵住了,那東西發出骯髒的氣味,於是我暈了過去。醒來的時候所有人都在圍著我哭,可我好累。幾個月之後醫生告訴爸媽我被感染了HIV,爸爸媽媽當時就呆愣了不說話。那時還不知道什麼是HIV的我拉了拉媽媽的衣角,問她是什麼,媽媽卻突然抱住了我嚎啕大哭。這是5年之前的事情了,現在我長大了,可我也快要死了。希望爸爸媽媽能好好的活下去,不要再為了我那麼累了……

安明看到這裡內心在咆哮,他不知道要怎麼去拯救這個女孩,就像他不知道怎樣去拯救自己一樣。而世間的殘忍又怎麼能用「深淵」來概括。安明不敢再繼續看這一篇,手指匆匆的下划,看到了一個「醫者仁心」的ID。是醫生啊,安明心中一動,點了進去。

Advertisements

我是一位退休醫生,也是一名HIV感染者。我知道這裡面有很多和我一樣的人,從醫學知識來說,其實HIV並沒有像大家想象的那麼可怕,如果你控制的好,它就是一慢性病。我每天堅持吃藥,已經平安的度過了三年了。希望大家也都能很好的度過自己的生活。

安明翻了翻評論,有人說這位老醫生是因為救治了艾滋病人才不慎感染,底下有為老先生惋惜的,有讚歎老先生捨身為人的。但是安明卻看見有一個人在謾罵,說這位醫生既然是工傷,那醫院肯定有補償不用為醫藥費發愁,站在這兒說風涼話是幾個意思。安明點進去一看,純黑的個人主頁有點驚悚。

哈哈,今天又成功的上了一個小姐沒有帶套。不知道又有幾個人會感染呢,看著那些健康的人真的好煩啊。要是每個人都感染了那就好了,那這個世界不就平等了嗎?要什麼正常人,死了我也得做一點貢獻。反正都這麼痛苦了,不如來點吸了讓你快樂的東西放縱一下。有要的人聯繫我哦。

安明看到這裡,胃裡一陣翻滾,他趴在馬桶上大聲的嘔吐。無盡的恐懼在心裡蔓延。人性的惡在藥石無醫之時被放大到了極點,他想自己會不會在最後也變成這樣的人,這樣極度扭曲的人。

安明又想到了死。

03

妻子是第二天早上起來才發現趴在馬桶上睡著的安明,衛生間里一片狼藉。

她連忙搖醒了安明,安明費力的睜開眼睛。看著妻子顫抖的說「我...我還沒死嗎?」安明只記得昨晚他吐到昏天黑地,然後就失去了意識。

妻子有些生氣「安明,你最近怎麼了,狀態這麼差,是不是遇到了什麼事情。」說著就要收拾安明的嘔吐物。

安明立馬清醒了過來,大吼一聲「別動。」妻子莫名其妙的看著他。安明一把奪過妻子的拖把將妻子趕出了衛生間。他仔仔細細的清掃了每一個角落,不留一點痕迹。

安明出來的時候,妻子靜靜的坐在床邊。他看著這個和他相伴六年的女人,心裡一陣煩悶。他害怕去和妻子說,可是不說,又會將他們母子帶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點了一根煙,站在窗戶前面。良久,他緩緩的開口「我們離婚吧,我所有的一切都給你。」

妻子聽了這話猛地站了起來,瞪大了眼睛,一臉蒼白的看著他,「為什麼?」妻子的聲音在顫抖。

安明深呼了一口氣,最後下定了決心繼續說道「我出軌了,還感染了艾滋。」

妻子無法相信的倒退了幾步,眼圈紅了,聲嘶力竭道「安明,你不愛了就不愛了,為什麼要拿這話誑我。」

安明看著妻子的眼睛,突然抱住了頭,痛苦的說道「那天我被小天拉去酒吧喝酒,醒來后就發現自己和一個女人睡在一起。我也不敢告訴你,想著瞞著你這事就過去了。卻沒想到這一個多月我的身體出現了各種狀況,後來到醫院一查,才知道自己感染了艾滋病。不過你放心,這一個多月我因為愧疚和折磨所以也沒和你……你不用擔心。」

妻子聽了這話,手指顫顫的指著安明,說不出一句話。

「是我一時糊塗,是我對不起你,你恨我吧,只求你不要告訴兒子,讓爸爸在他的心裡活的久一點。」安明帶了點哭腔。

妻子聽到安明說起了兒子,然後看著安明害怕的倒退了幾步。轉身連忙收拾了東西,將睡夢中的兒子抱回了娘家。

安明收到妻子的信息是第二天凌晨,「安明,我們離婚吧,你去醫院開一份病歷證明是你婚內出軌。我為你感到悲傷,可我無法原諒你。」安明跌跌撞撞的爬起來,酒瓶之間發出哐當哐當的聲音。

04

安明又一次站在了醫院的大樓上,他剛剛再次去做了檢測然後讓醫院把檢測結果寄給妻子。

天氣很晴朗,陽光格外的明媚。安明想起來那個北風呼嘯的寒冷夜晚,不禁打了一個冷戰。

寧願在燦爛的日子裡死去,也不要在懺悔的黑暗裡苟且一生。

今天這樣的天氣剛剛好。

05

兩個星期之後。

安明的妻子在以前的房子里收拾東西的時候收到了醫院的病歷,家庭的破碎讓她瞬間蒼老了十歲。她雙手沉重的打開信封,一行字映入眼帘,她瞬間感到五雷轟頂。

「檢測陰性。」

雪白的紙張飄落在地上,牆上的安明在微笑。

來源:簡書 作者:山陰熱河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