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腫瘤標誌物!

腫瘤是嚴重威脅人類健康的高發病率和高發死亡率性疾病,大量研究和防治資料證實,早期診斷和早期治療是防治腫瘤與降低死亡率的最有效辦法。因此長期以來尋找能早期診斷的腫瘤標誌物(TM)成為了人們關注的焦點。那麼目前人們常用的TM是否有滿足人類的需求,它能否早期診斷?能否對人群進行普查呢?讓我們從新認識腫瘤標記物。

一,理想的腫瘤標誌物

從臨床診斷腫瘤的需求考慮,人們設想的理想TM應具有一下的特性:

1)靈敏度高,能早期發現和早期診斷腫瘤;

2)特異性好,僅腫瘤患者陽性,能對良惡性腫瘤進行鑒別診斷;

3)能對腫瘤進行定位,具有器官特異性。

4)與病情嚴重程度,腫瘤大小活分期有關;

5)能監測腫瘤治療效果和腫瘤的複發;

6)能預測腫瘤的預后。

Advertisements

二,腫瘤標記物的早期診斷的認識

1,腫瘤生長的特殊性:腫瘤細胞動力學的研究提示,從單一腫瘤細胞分化,到長成直徑1cm的實體瘤約需8~18年。那麼,什麼是腫瘤早期?何時為腫瘤的早期診斷?什麼時候TM陽性能作為早期診斷依據?均無確切的答案。因此,用TM進行早期診斷,還是困難重重,還有些問題需要人們研究解決。

2,TM的靈敏度和特異性特點:由於目前常用的TM既存在於腫瘤中,也存在於正常人群和非腫瘤病人的血液和體液中,在診斷惡性腫瘤時,其靈敏度和特異性不高,故目前主要只能用於腫瘤的輔助診斷;不能單憑TM超過參考範圍而進行診斷;也不提倡對無癥狀人群進行普查。因此,人們期待通過「一滴血」『一泡尿』早期發現腫瘤的希望暫時還難以實現。

Advertisements

二,對甲胎蛋白的認識

甲胎蛋白(AFP)是胎兒發育早期,由肝臟和卵黃囊合成的一種血清糖蛋白,胎兒出生后不久即逐漸消失。1967年開始用AFP診斷原發性肝癌,目前它仍是公認的早期診斷和篩查原發性肝癌的指標。但是,據統計,在1998年10月至2001年10月期間,經病理證實的1013例肝癌病人中,陽性率僅68.8%(AFP>20ug/L為陽性)。其原因與有些類型的肝癌細胞不分泌AFP有關。而在一些肝炎和肝硬化病人中AFP也升高(在300ug/L以內)。這引起學術界對AFP診斷肝癌的判斷值進行重新討論,並繼續尋找提高肝癌診斷陽性率的其他輔助診斷標誌物,如α-L-岩藻糖苷酶(AFU)和AFP異質體等。

三、對前列腺特異性抗原的認識

前列腺特異性抗原(PSA)是一種由前列腺上皮細胞分泌的蛋白酶。1979年,專家從前列腺組織中提純了這種蛋白質,並正式命名為PSA,它是前列腺癌的最主要的TM。20世紀80年代,曾在美國風行一時,認為PSA有高度臟器特異性,是前列腺癌早期診斷的良好指標。但經過十餘年的臨床應用發現,PSA幾乎與所有的前列腺疾病相關(如前列腺增生、前列腺炎)。PSA在4~10ug/L灰區時,前列腺癌與良性前列腺增生和前列腺炎均有重疊,很難鑒別。為提高PSA早期診斷效果。專家提出了根據年齡調整參考值範圍、PSA數率。PSA密度。遊離PSA/總PSA比值和複合PSA測定等辦法,以作為前列腺增生和前列腺癌的鑒別要點,但至今任不盡人意。

四、對癌基因的認識

隨著腫瘤分子生物學的發展,20世紀80年代,人們把目光和希望逐漸轉向了癌基因。但腫瘤 的發生是多基因(癌基因、抑癌基因和調控基因)參與的複雜過程,還涉及遺傳與環境的相互作用、如各種致癌因素(病毒感染、放射性物質、化學致癌物質等)可通過不同的機制導致靶細胞基因的點突變、錯位、倒轉、重排、斷裂或正常基因的丟失、異位,使細胞惡變。而p53等抑癌基因參與DNA損傷后修復,保證DNA遺傳的穩定性,當損傷嚴重時,則觸發細胞凋亡,防止腫瘤的發生。調控基因參與抗原提呈現和識別,與腫瘤的發生、轉移、抗轉移以及腫瘤的消長相關。總之,細胞癌變過程是機體中癌基因、抑癌基因和調控基因等各種因素複雜較量的結果,他們在細胞惡性生長和演變中具有極為重要的作用。在腫瘤形成的數年或十餘年時間中,能否長成腫瘤還受到生理、病理、免疫、環境等因素影響,潛在的基因標誌物有成百上千個,用單個癌基因標誌物進行診斷顯然是不現實的。

21世紀是生命科學迅猛發展的時期,隨著人類基因組計劃的完成,生命科學進入了「后基因組時代」。在這個偉大的時代,新技術層出不窮,如生物晶元、雙向凝膠電泳、飛行質譜、熒光原位雜交(FISH)、循環DNA檢測技術和生物信息學等相繼問世,提高了檢測的靈敏度,可找到極微量的生物活性物質,為生命科學研究提供了堅實的基礎,而基因組學和蛋白質組學的興起,是我們看到了發現新TM的希望。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