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的本質就是一場精心策劃的陰謀

劇評轉自豆瓣,已獲原作者:汽水樽里的咖啡 授權

原標題:《娜拉出走前,首先要…》

去年初有部很火的日劇,《我的恐怖妻子》。起初以為是日版《消失的愛人》,看完發現劇情走向要更加曲折荒誕。記得當時看完瞄了一眼評論,有一條至今印象深刻,大意是說:婚姻的本質就是一場精心策劃的陰謀。

本人對這種腹黑家庭主婦花式吊打偽精英丈夫的劇情向來難以抗拒,但是最初看到《家裡紅旗不倒》的宣傳時,我是拒絕的。我以為這是一部八點檔家庭倫理片,或者是一出面向雄性生物的戲,畢竟很多男人看到這句口號時嘴角都會不自覺地勾起一抹微笑。最終讓我買票的理由,只是因為毛姆的原作。等看完兩個小時的劇,我覺得票價值了。

故事的開頭很簡單:阿朱的丈夫出軌了

Advertisements

出軌對象是她最要好的閨蜜,全家人都知道,母親知道,妹妹知道,好朋友芭芭拉知道,甚至連十年都不能對阿朱忘情的追求者吉姆也知道了。唯獨阿朱一人好像還被蒙在鼓裡

大伙兒為了該不該告訴阿朱真相一事爭執不下。殊不知阿朱其實早已洞悉一切。她不但成功獲取丈夫和閨蜜的負罪感,並趁此機會告別主婦身份,重新出門工作。一年後,阿朱把一張代表食宿費的一百萬支票拍在丈夫胸口,然後瀟洒地跟追求者登上前往義大利的飛機…

身為婚姻中的被背叛者,阿朱的復仇方式沒有恐怖妻子里所展現地那麼血腥和詭計多端,她選擇了最直接的辦法:通過工作獲得經濟獨立,繼而贏取精神獨立的資本。有人會說,難道沒有經濟能力的家庭主婦就沒有爭取獨立的權力?很遺憾,在目前這個要依靠有形財富和社會地位來贏取尊重和權利分配的時代,多數女性仍然要通過為自己爭取並累積儘可能多的教育機會、社會資源和物質條件,才有可能讓自己少受性別歧視和男權壓迫。畢竟娜拉出走之前,首先得確保自己買的起一張車票。如果出走的代價是食不果腹流離失所,娜拉最終還是會回到家裡做一隻寄生的玩偶

Advertisements

我很喜歡的香港藝術家黃子華,在上志雲飯局的時候被問到是否會考慮結婚,彼時他還在戀愛中,卻斬釘截鐵的回答說不會考慮。他說自己不認為婚姻是一樣很寶貴的東西,只有愛是寶貴的。這句話套用到阿朱的身上似乎也適用。正如她反覆跟丈夫強調,自己對他是有過愛的,但「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我可以把寶貴的愛都收起來留給回憶,卻不會允許以愛之名去臣服不忠的丈夫,履行對婚姻的忠貞,別把愛情和婚姻混為一談。

所以即便故事的結局是阿朱並未與丈夫離婚,我還是願意相信她已經具備了出走的充分必要條件。她不但有了把支票大剌剌拍在渣男胸口的本錢,並且深知一個有學識、講體面的中產階層男人,是不會為了露水情緣而捨棄自己苦心經營的家庭和好丈夫形象的。而他們之間的愛情,反正已經在婚後的第五年就已經消失了,今後做一個手握家裡紅旗,冷眼看彼此彩旗飄飄的親人也未嘗不可

兩個小時的劇笑點不斷,我倒是看得冷汗涔涔,只盼身邊多幾個像黃子華先生這樣的明白人,這樣我也不至於被人天天催婚了(笑)。

演出時間:

2017年6月8/9/10/15/16/17日晚19:30,10/11/17/18日下午14:30

演出地點:

北京西區劇場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