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讀:一文盤點胃腸腫瘤10種新葯

HER2的靶向葯:赫賽汀

HER2基因擴增,大約發生在10%-30%的胃癌,尤其在胃食管結合部的腺癌中更常見。這類病人,可以使用靶向HER2的單抗——赫賽汀聯合化療,作為首選治療。該方案,目前在絕大多數三甲醫院,已經是常規治療。

值得一提的是,同為HER2抑製劑,口服的拉帕替尼,做過2個大型的臨床試驗,基本都是失敗的,目前不建議選用。

PD-1抗體:K葯,O葯

PD-1抑製劑用於晚期胃癌,國外已經正式批准的適應症是MSI陽性的胃癌,批准的是K葯。至於其他胃癌病人,K葯或O葯,單用或聯合化療,目前均在臨床試驗。

PD-1抑製劑Opdivo亮劍胃癌:死亡率減少37%;驚喜!PD-1聯合化療,腫瘤控制率92%;史無前例,一網打盡:PD1批准用於所有dMMR實體瘤

Advertisements

抗血管生成類靶向葯:瑞格非尼、雷莫盧單抗、阿帕替尼

抗血管生成為主的靶向葯,在胃癌中也有一席之地。瑞戈非尼,用於治療三線及三線以上的晚期腸癌,目前即將在國內上市。其實,這個藥用於晚期胃癌,也有一些不錯的早期數據。一項被稱為INTEGRATE的臨床試驗,入組160名晚期胃癌的患者,對比瑞戈非尼與安慰劑治療其他治療已經失敗的胃癌。在147例可評價療效的病例里,瑞戈非尼組的無疾病進展生存時間是2.6個月,安慰劑組是0.9個月,無疾病進展風險下降了60%;這種優勢,在東亞人群中,尤其明顯。目前三期臨床試驗,正在做。

此外,靶向VEGFR2的單抗,雷莫盧單抗,治療晚期胃癌,目前也在做三期臨床試驗。

阿帕替尼,是國產的抗血管生成藥物,已經上市快3年了,臨床中已經廣泛使用,此處從略。

Advertisements

去年ASCO的大黑馬:IMAB-362

作用於claudin18.2的靶向葯,由於二期臨床試驗中,大幅度延長晚期胃癌患者的生存期,近乎翻倍,是去年美國臨床腫瘤學大會上的大黑馬。

目前,這個藥品被日本製藥企業安斯泰來買下來后,已經開始了三期臨床試驗,預計會在未來的兩三年內得出最終的試驗結果,讓我們拭目以待。

幹細胞抑製劑:Napabucasin

Napabucasin,是一個用來消滅腫瘤幹細胞的新葯,目前應用於胃癌、胰腺癌等多種腫瘤,已經取得初步的療效,疾病控制率超過90%。

PARP抑製劑:奧拉帕尼等

作用於DNA修復缺陷的PARP抑製劑,已經被批准用於卵巢癌,此外也在BRCA突變的乳腺癌中得出了陽性的、積極的試驗結果。

晚期胃癌患者,不少都有p53、ATM基因突變,同樣可能存在DNA修復缺陷。因此,一直以來醫學界都在嘗試將奧拉帕尼等PARP抑製劑用於晚期胃癌患者。一項二期臨床試驗,也曾經獲得過成功,無疾病進展生存時間延長了5個多月。

然而,後續在不加選擇的胃癌患者群體中開展奧拉帕尼的三期臨床試驗,結果失敗了。失敗的原因,據專家學者分析,主要是沒有專門選擇ATM基因、p53基因突變的胃癌病人來做。未來專門挑選這類病人的研究,或許將會帶來好消息。

金屬蛋白酶9抑製劑:GS-5745

金屬蛋白酶9的激活,會促進胃癌的轉移;而GS-5745就是靶向金屬蛋白酶9的單抗。

一項納入40名晚期胃癌患者的二期臨床試驗提示:GS-5745聯合化療,有效率超過50%,中位無疾病進展生存時間為7.4個月。對其中30位,未接受過其他治療的晚期胃癌,有效率是57%,中位無疾病進展生存時間為12個月,藥物有效的病人,療效平均能維持11個月。

目前,GS-5745聯合化療用於晚期胃癌的三期臨床試驗,已經啟動。

參考文獻:

F. Lordick, K. Shitara, Y. Y. Janjigian, et al. New Agents on the Horizon in Gastric Cancer. Ann Oncol. 2017 Feb 9. doi: 10.1093/annonc/mdx051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