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不語故事二:鍾孝廉(二)

將孩童們嚇唬跑了后,鍾舉人的心情並沒有暢快多少,反倒是因為宣洩得不夠痛快而後悔——只是潑桶水,那不痛不癢濕一身的能算得了什麼?他一點也不擔心過孩童們回家后胡說八道壞了他的名聲,畢竟他在這縣城裡自認已經是舉足輕重的人物了。

在還沒有任何官職委任令下來的這些年,他除了在縣裡的學堂兼職教書育人外,也給有錢貴族人家當門客,特別是經常主持各種公共事務,小到理清一頭牛是屬於誰家的鄰里糾紛,大到分析推理謀財害命的案件,為無辜者伸冤昭雪並讓罪魁禍首伏法。另外他平日里有閑暇還會走街串巷,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幫忙。

他做這些多數是沒有任何報酬的,別人為私事酬謝他的銀子絕對會被辭嚴義正地拒絕,只是瓜果菜蔬之類的食物便不好推辭地收下,但日後總會想法子也給他們送些吃的權當禮尚往來。他以往當做回禮送的最多的就是這條寶馬河裡的鱸魚了。

Advertisements

自古以來,寶馬河不說在全天下,至少整個四川境內都是可說無人不曉。在歷史原因上,這條河滋養的土地上不知誕生了多少仁傑志士,不必追溯到秦末漢初為保劉安漢立下卓著功勛的紀信大將,就前朝的馬廷用,他官至禮部尚書,那可是從一品的大官啊。

鍾舉人自信以後也會達到或超過前輩同鄉的功成名就,因為他覺得馬廷用的著書文章甚至都沒有自己的文筆好,也沒有自己的見解獨到,那為什麼自己日後就不可能?這是他理所當然的宏偉目標,而八品知縣只是一塊踏腳石,他自信往後他的名字絕對會讓寶馬河流域的人引以為傲的。

他就站在寶馬河岸邊遐想了一下未來,陰暗沉悶的心情終於有所好轉。一旦平靜下來后他卻有些后怕,不明白這些年來至少在表面上控制得極好的情緒,為什麼會一下子因為一點小事而幾近失控。對,是失控,就為一條魚而造成這樣的情緒已經算是失控了。

Advertisements

他感覺就像是來了個魔鬼,不知是在心裡還是心外,給煽風點火害得自己差點就失去理智。還好面對的只是一群小孩子,他想。

突然,一陣冷風拂過,把他從思慮里扯回了現實。他竟發現手臂上起了雞皮疙瘩,仔細感受一下,身上好冷,不對,好冰,如臨冰窖般。有水,好像有冰水滴到了臉頰上,下雨了?他疑惑地抬頭看天,白雲朵朵,晴空碧洗;但就是有冰水一樣的東西掉了下來,一滴兩滴三滴四滴,眨眼間,大雨傾盆而下。

鍾舉人呆若木雞地望著天空,雨的驟猛和冰寒令他驚異,但驚恐在下一刻,他因刺痛想低下頭,想閉上眼,想後退時,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連眼皮都無法靠意志閉合上。他無能為力地承受著冰雨的洗禮,又驚又怕之下快要絕望的時候,終於低下頭了,閉上眼了,後退了。可同時,雨好像也停了。

他的眼睛痛得無法馬上睜開,只感覺雨好像停了。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