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開源知識點最新認知

中本聰搞了個大新聞,扔下一個創世塊,就玩起了人間蒸發,然後一眾看到機遇的人收拾好行囊開始尋找其中最誘人的寶藏。

喜歡看動漫的朋友有沒有覺得這個套路很熟悉?他們是海賊王大航海時代,而這是區塊鏈大時代來了。

以前有講過區塊鏈的信任節點問題,如何解決拜占庭將軍、去中心化等等。

除開這些,在面對越來越多的各種鏈以及各種幣,今天來講「開源」一說。

開源不是什麼新鮮事兒,人類本身就很擅長搞這個,這也並不是哪個國家或者哪個民族的天賦。

如果要很較真的說,現在這麼多不同國家或者不同民族的人,說到底還不是幾千幾萬年前一部分人遷徙的結果。

而現在,看看那麼多的宗教,就是一個很好的開源項目。

耶穌死了幾千年,基督教不還是在正常運轉,教義也好,儀式也好,覺得好用,開源者就拿過來用著。

Advertisements

唯一不好的,無非是更容易分叉,而且也不好商業化,畢竟是從別人那兒拿過來用的東西,勢必也會處在別人的陰影之下。

對於宗教來說,天主教、東正教什麼什麼大多都是基督教分叉出來的結果。

而開源,說的更直白些,就是一個集體利益分配不均,或者說兩幫人意見出了問題,出了矛盾,也就一拍即散,拜同一個祖師爺,過去的歷史也認,各擁有一幫人,另立山頭,從此老死不相往來。

中心化的東西不好搞,看看歷史上那些想要千秋萬代的江山,但又有哪一個真正的千秋萬代了,更別說去中心化的開源了,想要阻止分叉,那是想都別想。

分叉其實也沒什麼不好,就以宗教來說,分叉能有效防止權力過度中心化,防止腐敗,豐富生態,海量拉新,延續壽命。

Advertisements

分叉對基督教不是什麼好事,但對於耶穌來說,都是自己的信徒,何況還有更多人幫自己拉人,如果真在天有靈,想必也是很開心的。

但對於區塊鏈來說,好不好一直爭論不休,最大的問題,就是涉及到商業化。商業化才能帶來利益,而對於參與者來說,沒有利益,誰還有閑心去玩。

想要盡大程度搞個大生意,就必須依賴高度中心化、逐利的商業組織、嚴格的知識產權保護、網路乘數效應,反正搞壟斷的,永遠都是最賺錢的,哪怕是賣早餐呢?全球的早餐錢都讓你賺了,還有什麼不滿意。

但開源偏偏和這些都是對著干,除非真的錢多搞公益,否者玩不了。

開源美好,但商業是殘酷的。

區塊鏈的開源後來也得到了改善,再次不得不佩服人類的智慧。

搞了個比特幣,比特幣上面還能在發一個山寨幣,公鏈的生態繁榮了,山寨幣漲也追著比特幣漲,比特幣漲了山寨幣也會被帶著漲。

這也是為什麼對於幣圈來說,比特幣千萬不能崩,這要是崩了,那後面的山寨幣也要跟著一起玩完。那時候真的還不如去賣早餐,至少餓不死自己。

易趣網CEO邵亦波曾談到一個觀點:一個區塊鏈公司可能會顛覆一個上百億美元的公司,但這個公司可能也就值幾個億。

那麼價值去哪兒了?只因為分給了用戶。

而為什麼所有國家都在鑽研區塊鏈應用,無非也就是應用價值能分到更多人手裡,用戶能以更多的價格獲取更好的服務。為人民服務這句話也並非是空口白說的。

去中心化的開源社區與中心化商業就是不一樣,將商業從新構置之後,群體變多了,整體價值更高了,但能夠掠走巨額利潤的商業巨鱷反倒會變少,畢竟參與分配價值的人太多了。

至少理論上是這樣,至於未來到底會怎樣,誰也不好說。

就好比馬雲曾說過「阿里巴巴要做一個101年的企業」,還說過自己對錢不感興趣,對此我很是敬佩。

一個全新的建立在區塊鏈上的阿里巴巴也許能給更多人帶來利益,但作為組織者的阿里巴巴卻不需要也不能夠在賺那麼多錢了。

到那時候,馬雲想起對錢不感興趣這話也不知道會不會後悔。

現如今,每個人的利益一部分由自己的勞動努力,一部分來自機構經營,還有一部分靠情操高尚的資本家做慈善事業,太複雜也太不直接。

如果區塊鏈真的能像邵亦波預料的那樣,用戶能獲取更大利益,資本家掠不走財富的大頭,這也未嘗不是一件大好事。

轉自 幣都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