傘圈是個什麼圈?

永安山起飛場

一開始接觸傘圈時,陳教就對我說:「傘圈是個人情圈。」

陳教是我接觸傘圈的第一人,可以說是我的引路人,所以我喊他師傅是充滿尊敬的。

陳教的夫人對我說:「七天啊,我跟你說,這個傘圈很小,大家關係都很好,就像兄弟姐妹一樣,誰有個難,大家都會一起去幫忙。」

今日回想,我便想起東坡與佛印的故事。

蘇東坡與僧人佛印是好朋友,一天,蘇東坡對佛印說:「以大師慧眼看來,吾乃何物?」佛印說:「貧僧眼中,施主乃我佛如來金身。」蘇東坡聽朋友說自己是佛,自然很高興。可他見佛印胖胖堆堆,卻想打趣他一下,笑曰:「然以吾觀之,大師乃牛屎一堆。」佛印聽蘇東坡說自己是「牛屎一堆」,並未感到不快,只是說:「佛由心生,心中有佛,所見萬物皆是佛;心中是牛屎,所見皆化為牛屎。」

Advertisements

後來有人對我說:「傘圈好複雜啊!」

我只說了一句:「你簡單世界就簡單。」

作為一個單純飛傘的愛好者,何來那麼多複雜的事。尊重應該尊重的人,做好自己為人的本份。飛傘這種事,相對於其他很多的運動項目來講似乎更加的獨立。你喜歡獨來獨行,起飛場等等風,遇到談得來的人就多聊幾句,不想談話,閉目養神或是看著天空發獃或是讀本書也很自在。


至於你要進入這個行業,做一個商業運營,因之而來的商業競爭,是商場如戰場的複雜性,與傘圈還是什麼圈並沒有什麼關係。

我倒覺得傘圈這個圈確實與其他圈子不一樣,畢竟傘圈實在太小,飛傘的人實在太少。與中國十幾億的人口相比較而言,目前持證飛行員一萬還差好幾千呢,也就是十萬人口裡不到一個持證的飛行員。

Advertisements

我與南昌幾家場地經營的負責人都聊過,這個行業還遠遠未到同行是冤家的地步,市場都還未預熱,根本還不為人知,大家應該是同心協力讓更多的人知曉。而不是市場還根本不知道你們存在的時候,大家就已經同行相殺。眼光要放長遠,這面對的不僅僅是南昌五百萬人口,也不是區區一個江西省,各自為政誰也沒有優勢。只有聯合起來一起打造,才可以在全國市場佔一份額。

南昌梅嶺山清水秀,幾十公里之內竟然有3個場地。溪霞適合小坡放飛,初級培訓。蕭峰落差600多米,適合中級培訓,練習盤氣流。獅子峰座落在成熟景區內,由江西旅遊集團打造,建設一步到位,起飛場降落場的涼亭小木屋,不飛傘時坐著看風景都是一大享受。三處場地之間交通便捷,沿途風景宜人,或是蜿蜒的峽谷公路、或是視野開闊的半山公路,一天之內來往於三個場地也不是什麼問題。(保鏢有一次從溪霞起飛,降落到了蕭峰。)

只有飛傘像騎車一樣普遍,這個市場才大有可為。飛行培訓、周邊產品開發等等,形成一個產業鏈。

範圍再擴大點,大家面對的又何止是一個中國的市場呢?說起熱氣球都想到土耳其的卡帕多西亞,說起尼泊爾都會想到滑翔傘

啊,冒昧說了點題外話。

但凡我進入一個圈子,就希望這個圈子能更好,就希望這圈子能有個良性發展。就像我必須得熱愛地球一樣,因為她是我們的家園。

昨天(發文日9月29日)朋友圈裡太熱鬧了,整個傘圈似乎都沸騰了,大家紛紛轉發一個好消息:滑翔傘運動將進入2018年亞運會項目了!想想我都好激動。雖然我沒奢望去參加什麼亞運會成為一名參賽選手(哈哈,這輩子都沒想過,志不在此),但想想兩年後,站在領獎台上的人極有可能就是今天與我一起飛傘的小夥伴,想象那個畫面,我的眼淚都快流下來了。

傘圈就是一個實現夢想的地方,從你雙腳離地開始,你就已經實現了人類的一大夢想(人類三大夢想:永生、預知未來、飛翔)。

這個圈子裡總是有滿滿的正能量給你吸收。這個圈子裡沒有什麼不可能,只有勇往直前追夢的步伐。

不惑之年的商人結束公司,一路逐夢,站在了世界盃總冠軍的領獎台,但這卻不是終點,只是另一個夢的起點。

而曾經的世錦賽冠軍,亦不曾停下腳步,成為了Wings for Love(愛心飛翼)中國翼裝飛行隊隊長,把飛行與公益相結合。

盛廣強

這個圈子裡,巾幗也不讓鬚眉。

一位前滑翔傘國家隊女隊員,前幾日剛剛獲得攝影大獎,以名為《角落裡的生命——生息在地球三極》的作品為野生動物代言,她說,她不在拍攝野生動物、就在去拍攝野生動物的路上,只為了和更多的朋友分享野生動物的世界,讓更多的人關注自然、愛護環境。

還有剛剛獲得全國滑翔傘定點聯賽(洛陽站)女子冠軍的那位個子小小、卻充滿洪荒之力的(被親切稱做)「溫州小姑娘」,她說:「小夥伴她的人生小目標是有一天能參加亞運會,為了到時候能一起去,我得好好努力!」

這就是這個圈子的友誼,共同進步,一起成長!

飛行有時不是一個人的事,而是一家人的事。有個女孩子,她的父親是前國家隊總教練,她自己是世界盃女子冠軍,她的丈夫也不知道多少次站在了國際國內大賽的領獎台上。

我只是很好奇:他們懷抱里的小小女孩啥時開始自己飛呢?

鐵妞與宏吉

太多的榜樣,就不一一枚舉啦。

最關鍵的是大多數的他們離開起飛場也只是普普通通的人,也要工作也要照顧家庭。國家隊是年年通過比賽選拔的,每一個飛傘的人都有可能成為國家隊隊員代表著中國去參賽。任何一個有興趣的人,哪怕你今天還不會飛傘,只要你決心開始學習,都有可能是18年的國家隊隊員,在這裡,一切皆有可能!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