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意:錢本草

唐朝人張說寫過一篇奇文,曰《錢本草》,端的是醫家口氣,論的是金錢性味。「錢,味甘,有毒,大熱」,六個字把纏纏夾夾說不清的錢味、錢性、錢功效,一針見血點了個透。

錢,質潤,善滋補。它是「酸甜苦辣咸」五味中的甜,人人喜歡,個個追求。

它是盤中餐,身上衣,是遮風擋雨的房子,隨心所欲的日子。想一想,我們哪一刻離得開錢?上學讀書需要它,結婚生子需要它,孝養父母需要它,有病看病需要它,親戚朋友相聚吃頓飯也需要它。一落到這個塵世,我們就自然形成了對錢的依賴,缺了它的滋養,生命難以維計,更不用說精神需求。

佛教中,曾以毒蛇比喻黃金。錢財的本性就像水泡、夢境、幻術一樣虛而不實。雖然在未經觀察時相當吸引人,人們也極其嚮往,但它卻是虛幻不實的有為法,就像人們特別喜歡的美麗水泡一樣。但佛教也主張賺取凈財,擁有適當的物質生活。

Advertisements

你看,連佛教都不排除清凈的富有。

況且,錢,它還能駐美顏,解困厄,讓人心情暢達,神采飛揚,笑顏常開。「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問題是,顏回之樂,根在精神追求,精神之樂與金錢富裕是矛盾的嗎?假如有充裕的物質生活,顏回就一定會沉溺其中忘記修身嗎?

世界巨富李嘉誠70大壽時,有賓客問他:你平生最大的願望是什麼?李嘉誠小聲對賓客說:開一間小飯店,忙碌一整天,到晚上打烊后,與老婆躲在被窩裡數錢。

賓客大笑,李嘉誠亦大笑。笑聲兩重天。

李嘉誠嚮往的是「忙碌」后的「安心錢」,付出辛苦,賺得財富。歲月靜好,雲淡風輕,那是多麼安靜的幸福。李嘉誠深諳其中甘甜。

然而,錢不僅味甘,滋補,還有毒,大熱;倘若一個人被其熱性所襲,往往被燒得忘了本性。錢本是僕人,你卻讓他做主人,位於你前,挾著你,呼風喚雨,吆五喝六,不免顯得你人格小於「錢」格,視野小於「錢眼」,靈魂高度只在錙銖之間。

Advertisements

金錢高於人性,人性必然淺薄、輕飄或迷失。

我在眾口滔滔的羞赧之下,不免又想起《錢本草》。古人說「服用」錢本草,應均平適量,少者「冷」,多者「熱」。盛熱之下,必有衰冷,甘熱過度,必生有毒玄機。再好的飯,你一天可能吃五頓,卻不能吃十頓,再好的衣服,你冬天最多穿五層,夏天只能穿一層。錢,亦如此,達到一定的基數后,就如同空氣,你總不能將天下空氣,都吸到你一個人肚子里。

佛教中也講到,如果我們把金錢用好,就會產生相應的功德,這個功德每個人都可以得到。因此,學佛人一味看破金錢也沒有必要。作為在家人,通過正當途徑積累一些財富也是允許的。佛陀在《雜阿含經》曾講到:金錢可以分為四份,第一份作衣食用,第二份和第三份作投資營利用,第四份作儲蓄應急用。可見,佛教並不要求所有農業、商業、工業乃至正常的生活全部停止的。

空氣人人離不了,錢,也真的好。這一生,不論貧窮還是富裕,疾病還是健康,生老病死,永遠陪伴的,是金錢。它撐起你的口袋,也撐起你的自信。

只是,任何時候也不要忘記錢的「格」。它除讓你吃飽穿暖,還能幫你實現高於現實生活的理想與追求。

錢花得有格,有品,才稱得上真富貴啊。

【河北】米麗宏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