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涼山的小火車

「幸福小慢車」穿行在大涼山深處

2月2凌晨5點,成都鐵路公安局西昌公安處攀枝花乘警支隊乘警何惠宇從家裡出發,與去年剛到警隊的「90后」乘警吳孟珂在攀枝花火車站匯合後上車執行值乘任務。他們值乘的5633/34次旅客列車是穿行在大涼山腹地的一趟綠皮「小慢車」。

彝族新年期間,小慢車停靠在月華小站,乘警在維護旅客上車

這趟列車沒有空調、沒有餐車、沒有卧鋪,通行的地方大多為彝族群眾聚居地,那裡群山盤亘,懸崖頻現,交通極為不便,也是我國最貧窮的地區之一。堅持開行這種站站停靠,全程票價只有二十多元、最低票價僅2元的小慢車,是鐵路部門為區域扶貧做出的努力。多年來,這趟列車已成為當地群眾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也是與外間物資交換的重要渠道,因此被群眾稱為「幸福小慢車」。

Advertisements

兩位彝族阿媽坐著小慢車去喜德縣城購買年貨,女兒用手機為她們拍照

慢車停靠站點多,乘警巡視車廂,查驗三品的工作量也增加了不少。何惠宇他們在12小時運行中,在11節車廂中來回巡邏了24次。在「小慢車」值乘還要克服許多困難,其中吃飯就是個「難題」。車上沒有餐車,乘警的飯菜都是聯繫車站定點的小館子送盒飯,經常是乘警剛把盒飯拿上車,下一個站又到了,等忙完護送旅客上下車任務后,飯菜早已涼了。

女乘警吳孟珂利用工作間隙將剛剛巡視車廂時濕透的警服進行簡單的清洗

另外,「小慢車」運行路線上的橋隧比例高,手機常常沒信號。2月2日,乘警黃桂林在列車上打電話詢問愛人生病住院的事,斷斷續續撥打了6次才將住在哪個醫院聽清楚。

Advertisements

由於鐵路沿線的中小學多集中在約惹村、阿賽村等地,許多中小學生每周五晚放學后要乘坐「小慢車」回家。乘警就成了這群學生娃娃的守護者,從學生們集中上車到每個小站依次下車,他們都做到心中有數,從不落下一個娃娃。在這條線上已跑了12年的乘警何惠宇對各站點非常熟悉,他說「不用看窗外,列車只要一進站停車,就知道是哪個站了。」

女乘警提醒攜帶大量雞仔到冕寧賣的旅客阿來爾吉將雞仔看管好。

針對沿線群眾大多數以彝族為主,漢字識字率低、語言不通、交流困難等實際問題,西昌鐵路公安處在火車上推行「彝漢雙語」工作法,努力實現與彝族旅客語言溝通無障礙,像吳孟珂這樣的青年民警都在利用工作之餘學習彝語。

乘警吳孟珂幫助販賣豬仔的馬黑伍且子將豬趕下車。

這趟火車途徑的喜德縣、越西縣均是國家級貧困縣。喜德縣尼波鎮尼波村村民依伙伍沙坐火車20多年了。他家以前是貧困戶,由於不通公路,自家種的花椒、土豆賣不出去。後來,他坐火車將山裡的農產品運去縣城賣。再後來,他乾脆做起了販賣生意。運同樣重量的土豆到縣城,包車要140元,坐火車只要10元。跑一趟,他就能掙100多元。慢慢地,他家靠做生意脫了貧。「每次在車上看到乘警,心裡就很踏實,不怕賣土豆的錢被偷了。」依伙伍沙憨笑著說。

26名乘車回家過年的孩子與乘警姐姐唱起了《嘎呦啦

乘警黃桂林與吳孟珂利用工作間隙在車廂吃飯

列車穿行在大涼山深處

這趟穿行在大涼山深處的「幸福小慢車」串起了沿線群眾的生產生活,如今已成為便民車、連心車。列車上的鐵路民警在火車上四十多年如一日地執著堅守著,為沿線群眾助力脫貧夢想。

(記者萬瑪加、通訊員賀瑞明、趙龍)

運營人員: 唐駿 MX002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