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都在喝威士忌,那你呢?

廣告是經濟發展的晴雨表,都市劇是都市時尚的風向標。最近,一部由亦舒同名作品改編的都市劇《我的前半生》刷爆朋友圈,追劇的人都驚喜的發現:我們已經進入威士忌時代了!劇中的人物,無論是和朋友聚會談心,還是獨自排遣苦悶,或是作為高檔贈禮,都是首選威士忌!

當羅子君面臨離婚的人生低谷,賀涵為了開導她,便和唐晶一起帶她去了解她丈夫陳俊生工作的環境。公司樓下的威士忌酒吧,是這些壓力山大的職場白領們下班后常來放鬆和解壓的地方。

賀涵在公司樓下酒吧的存酒,是日本的「響」12年調和威士忌。他為子君和唐晶倒上「響」,三人手中的洛克杯碰在了一起。原本沉湎於悲傷的子君飲下一口威士忌,再環視酒吧,突然覺得這裡比早上公司里的場景迷人多了,白天的發條人晚上換了一個口紅顏色,換了一副耳環,在酒吧里生機勃勃,這樣的狀態令她羨慕……

Advertisements

「響」是日本三得利集團在1989年為了慶祝成立90周年而創作的威士忌。三得利創立人鳥井信治郎希望用日本人的感性,釀製出令世界各地的人都愛不釋手的威士忌,於是在1923年建立了日本第一家威士忌蒸餾所「山崎」。「響」作為一款調和型威士忌,是由不同蒸餾所的原酒調和而成的,其中便包括著名蒸餾所「山崎」和「白州」的原酒。

鳥井信治郎

山崎位於京都近郊,是宇治川、桂川、木津川三條河合流之地,釀出來的酒風格華麗典雅。而白州位於山梨縣的森林區域,用水源自南阿爾卑斯山系的雪水,酒品風格輕快、清爽。山崎和白州的原酒經過不同的搭配,造就了「響」系列中不同個性的酒。

而就算在同一蒸餾所釀造的酒,也會因為木桶的種類、來源地、在儲藏室擺放的位置等因素而有微妙的差異。因此,三得利的調酒師有時每天需要試飲300種以上的威士忌,才能確保不同木桶的酒能調配出符合標準的調和型威士忌。

Advertisements

劇中出現的這款「響」12年調和威士忌,精選12年以上酒齡的麥芽原酒,配以12年以上完熟的穀物原酒,精心調配而成。原酒中採用了在梅酒貯藏酒桶中熟成的「梅酒桶熟成麥芽原酒」,使「響」牌獨有的甘甜馥郁的香味進一步升華。配方中還加入了30年以上長期熟成的麥芽原酒,口感濃郁醇厚,熟成感倍增。

和賀涵相比,在劇中同樣是做諮詢的陳俊生,在日料店存的是三得利最入門級的「角瓶」調和威士忌,逼格就差了好遠。但「角瓶」是每家日料店或居酒屋的必備,將簡單的「角瓶」做成嗨棒(highball),已經成為時下很多人的日常飲品,更是炎炎夏日裡的暢爽之選。想必陳俊生選擇「角瓶」,也是想將平日工作和生活中積聚的各種苦悶,就著嗨棒一飲而盡吧。

在《我的前半生》里,賀涵還拿了一瓶威士忌送給他經常光顧的日料店老闆老卓,他說:「這可是我能拿出手的,最好的酒了。」

這就是業已停產的「余市」20年單一麥芽威士忌!

「余市」的創始人竹鶴政孝,是日本遠赴蘇格蘭學習威士忌釀造的第一人。一心想做出地道蘇格蘭風格威士忌的竹鶴政孝,1934年選擇緯度和氣候都與蘇格蘭接近的北海道,作為理想威士忌酒廠的興建地,建立了余市蒸餾廠,並創辦Nikka公司。

竹鶴政孝

余市蒸餾廠完全複製了蘇格蘭威士忌的工法,可以說是一間比蘇格蘭還要傳統的酒廠,包括他在蘇格蘭所看到的「煤炭直火蒸餾」,也被完整地保存下來。如今「煤炭直火蒸餾」在蘇格蘭已不復存在,余市成為全球唯一仍使用這套設備的威士忌酒廠,雖然這種傳統工法耗時費力,火力控制也很困難,但配合傳統蟲桶冷凝器,創造出厚重有勁、復古風格的酒體,成為余市無可取代的特質。

2015年,余市庫存告急,母公司朝日集團宣布余市的所有年份產品全部停產,改推無年份產品。所以,賀涵拿出這樣一瓶絕版產品送給日料店老闆老卓,也真是誠意十足了。

PS:如果你對劇中的「響」等日本威士忌感興趣,不妨參加CWS威士忌國度在8月18日-8月20日在上海雅居樂萬豪酒店(西藏中路555號) 主辦的Whisky L! 2017展會,不僅可以免費品鑒多款日本威士忌,還能收穫更多驚喜哦!

(以上資料、圖片均來自網路,由CWS編輯整理,如需轉載文章,請聯繫我們並註明出處。)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