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的胸脯大的嚇人!

齊綺琪


《一派之長為老不尊!》第二卷

第三章 煩心事

「跑得真快!」

齊綺琪跺了跺腳。

她一看見落在晶瑩腳趾上的幾點墨跡,就氣不打一處來了。

「呀──」齊綺琪亂搔頭髮,像個瘋婆子似的,「氣死我了!」

等下再找那混蛋算賬!齊綺琪哼了一聲,不打算放過這為老不尊的「小師祖」。

話雖如此,這腳還是得洗。

哎,沒辦法了!看著雪麒麟梳洗剩下的熱水,齊綺琪無奈地嘆了口氣。

如果特地再去打水、燒水,就實在是有點浪費時間了。她接下來還有一堆日常事務得處理。

洗好腳之後,齊綺琪從雪麒麟的房裡找來一條幹凈的毛巾把腳擦乾,然後穿好靴子。

「唉!真是的,又留爛攤子剩下給我收拾!」

盯著散落人地的紙張以及毛筆,齊綺琪叉起腰來。

她是個愛整潔的人,看不慣別人顧東忘西、丟三落四,當然這僅限於比較親近的人。

如此一來,結果就可想而知了。

齊綺琪花了一點時間把雪麒麟的房間收拾好,才關門離開。

小雪那傢伙又沒有徒弟照顧,要不要給她找個丫環呢?齊綺琪邊走邊想。

在她眼裡,雪麒麟的性格實在是隨便過頭,齊綺琪為此感到煩心之餘,又擔心對方會不會連自己都照顧不好。

一個連梳個頭髮都嫌麻煩的人,實在很難不讓齊綺琪產生這種想法。

「宮主!」

剛走出朝雪樓的範圍,齊綺琪就聽見有人叫她。

咦?齊綺琪抬頭尋去,一頭白髮的柳承宗瞬間闖進視線之中。

又是柳師叔!齊綺琪不禁地皺眉,這都是第幾次了?

雖然心裡又煩又躁,但是基於身份之故,齊綺琪又好把內心的想法不加遮掩地表露在臉上,只好無奈地擺出客套的微笑。

「柳長老有事?」

柳承宗剛停在齊綺琪面前,她就不咸不淡地如此問道。

這倒不是說齊綺琪疏遠對方之意,只是覺得對方有點煩而已。

為了「那件事」,他都整整糾纏了齊綺琪兩個月有多了。

柳承宗向朝雪樓方向瞥了一眼,然後用不敬亦不欺的口吻詢問道:

「宮主見過小師祖嗎?」

說起雪麒麟,齊綺琪就有氣了。

「沒見著,也不知道哪裡去了。」

她暗咬銀牙,臉上卻依然不動聲色地撒了個謊。

在她看來,這是個善意的謊言,若果真的讓柳承宗找上雪麒麟,這兩人定必會再為「那件事」爭執起來。

爭執並不可怕,齊綺琪怕就怕兩個人會打起上來。

柳承宗說白了就是老頑固,就算小師祖的輩份與實力擺在那頭,他一定也會不依不撓,至於雪麒麟,她的性格更是有目共睹,若果柳承宗真的惹她生氣,挨一頓揍恐怕是少不了。

至少,一個月前柳承宗曾經因為與雪麒麟爭執,最後被打得臉青鼻腫,整整一星期不能出門見人。

唉,不過柳師叔就算想找小師祖也不可能找得著就是了。

整個天璇宮就以雪麒麟的修為最高,如果她有心想避開一個人,就算葉震也抓不住她的尾巴,遑論只有地境修為的柳承宗?

對於一直為「那件事」耿耿於懷的柳承宗,雪麒麟早就不勝其煩了。按照她的原話來說:「死纏爛打的男人實在太惹人討厭了。」

一想到雪麒麟在說這句話的時候那不耐煩地皺著鼻子的模樣,齊綺琪就忍俊不禁,輕笑了一聲。

「宮主笑什麼?」柳承宗愕然問道。

「沒什麼。」齊綺琪連忙收斂神色,轉氣一轉:「如果柳長老找小師祖,還是為了秦辰的事,我勸你還是死心吧,小師祖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只是想為枉死的辰兒討回公道!這都有錯嗎?」

齊綺琪的話顯然是刺激到柳承宗,他都激動得差點要跳起來了。

「我不是那種意思……」

「對不起,宮主,我只是……」

大概是自覺不妥吧,柳承宗深吸一口氣之後,頹然道歉。

「沒事,我明白的。」齊綺琪擺手。

說實在,齊綺琪撫心自問,柳承宗確實值得可憐。

他中年喪子,一直當成義子看待的秦辰又在早些時候被殺。

這對他來說簡直就是雙重打擊。

喪親之痛本就是世間最苦的事,更何況是白頭人送黑頭人呢?而且還是兩次。換著別人,恐怕早就承受不住了。

雖然齊綺琪並不理解那種痛苦,但依舊能夠聯想到那到底是一種怎麼樣的感覺。

那一定是痛徹心扉、近乎絕望的一種感覺吧。

不,或許更甚於此。

正因為齊綺琪也經歷過失去至親的痛,才會對柳承宗容忍至此。

失去至親的人都是可悲、可嘆的。

但是,這絕不代表可以任由自己沉溺在黑暗之中不能自拔。

齊綺琪是這麼想的,然而柳承宗不是。

「關於洛長老的事,宮主是否可以再多加考慮呢?」

「柳長老,洛長老墓地的選址是小師祖授意,長老會通過的。」齊綺琪字字分明地說。

「可我不服!」

柳承宗激動地大叫,他雙眼早已通紅。瘋狂的紅,不講理的紅。

「柳長老,你冷靜點……」

對於齊綺琪的好言相勸,柳承宗並沒有領情,他已經聽不進去了。

「這不公平!明明就是殘殺同門的兇手,為什麼還能夠葬進天璇宮的墓地?她沒資格!」

全然不顧已經眉頭緊皺的齊綺琪,柳承宗竭斯底里地吐出這一番話。

如此一來,齊綺琪也是不吐不快。

「秦長老的所作所為,我想柳長老也是心知肚明,若果說洛師姐沒資格的話,秦長老也一樣沒資格。」

「宮主你有證據嗎?」柳承宗毫不退讓,「辰兒是無辜的,他是被李婉婷那賤人冤枉的!可洛青不同,辰兒是她殺的!她親筆承認是她殺的!」

親筆承認四字,柳承宗咬得很重。齊綺琪一時之間啞口無言。

直到現在還沒有確實的證據,證明李婉婷的徒弟是被秦辰所殺的,至於秦辰的死──洛青親筆所寫的遺書之中確實地承認秦辰就是她殺的。

然而,這又如何?

「可沒有人相信。」齊綺琪這麼說。

「……」

這次換柳承宗無話可說了。

如果說秦辰的對錯還有待商定,那洛青的過錯也同樣有待商定。

在真相擺未還在眼前,人都會傾向相信自己所期望的結果。

沒有人相信洛青是錯的,沒有人相信秦辰是對的。

這就足夠了。

很簡單的道理,雖然極其令人難以信服,但也沒有人能夠否定。

「如果我能夠找到證據證明辰兒是無辜的,宮主是否願意為辰兒翻案?」

「柳長老,你撫心自問,即使真的有這種『證據』嗎?」

「……」柳承宗不答。

他想必也是清楚李婉婷的徒弟就是秦辰所殺的,當時所有的證據已經足以證明十之八九,只是礙於齊綺琪與葉震的對立,所以才不了了之。

「柳長老,我想你也明白,我不想重新調查這件事,一來是事隔太久很多證據都已經難以找到,二來也是考慮到秦長老已逝,不想再舊事重提。」

說到這裡,齊綺琪嘆了口氣:

「即使你真的找到證據,恐怕也過不了小師祖那關。」

就算知道洛青錯殺無辜,以雪麒麟的性格頂多就是為此一嘆,絕不會因此挖開洛青的墓,將洛青的屍體拋出天璇宮,齊綺琪如此深信。

親疏有別,雪麒麟顯然親近洛青多於秦辰,既然如此,雪麒麟會心向誰也就呼之欲出了。

人都是自私的,齊綺琪不例外,雪麒麟不例外,柳承宗也不例外。

「既然如此,柳長老又是何苦呢?不論是秦長老還是洛長老都不在世了,何必在斤斤計較呢?」

「斤斤計較?!」柳承宗咆哮出聲,「你叫我如何不計較?」

齊綺琪突然為柳承宗歸到一陣悲哀。

在她印象里,柳承宗雖然頑固,而且頗有點自我中心,但絕非不講理之人。

到底是什麼讓柳承宗變得如此……如此盲目的呢?

仇恨?齊綺琪覺得不是。

是自責,是沒能好好保護家人的自責促使柳承宗變得如此盲不講理。

想到這裡,齊綺琪苦澀地搖頭。

──「師父姐姐……」

一個畏畏縮縮的聲音突然介入兩人之間。

身穿粉色長裙,擁有一張可愛圓臉的宮天晴就站在不遠處。

「晴兒,怎麼了?」

齊綺琪走近宮天晴,柔聲地問。

宮天晴窺視著沉著一張臉的柳承宗,像只受驚的兔子般戰戰競競地說道:

「那、那個……葉、葉副宮主見師父姐姐遲遲未到,所、所以叫晴兒來、來催促一下。」

齊綺琪看了眼天色,暗叫糟糕。

又要被說教了!

「晴兒,你先走一步,我隨後就到。」

「哦,我知道了。」

宮天晴答應了一聲,然後又看了見柳承宗。

待宮天晴的背影消失之後,齊綺琪對柳承宗輕聲說道:

「我知道柳長老心裡有疙瘩,但是也希望你明白……有些事情對於他人來說,真相併不比希望重要。」

「……」

柳承宗深深地看了齊綺琪一眼,很快又收回目光,不知道想著什麼。

齊綺琪有點煩躁地嘆了口氣,她知道這個心結柳承宗還未解開,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能夠解開。

只能給他一點時間了,齊綺琪相信柳承宗一定會明白的。

她是如此相信的,畢竟柳承宗也是她的家人。

「柳長老,我還有派務要處理,就先走一步了。」

柳承宗依舊不答,齊綺琪無奈轉身離開。

「雪麒麟……」

齊綺琪隱約聽見滿載恨意的聲音。

當她回頭望去時,卻發現柳承宗已經不在了。

她急速地邁動雙腳,每一個步伐都跨越極大的距離。

雖然沒有跑起來,但是雪麒麟依然移動得飛快,堪比疾風。

小七應該不會追來吧?雪麒麟抽空向身後瞥了一眼,隨即鬆了口氣。她沒見到齊綺琪暴怒的身影從背後追來。

只是如此一來,意外就發生了。

突然察覺到有人的氣息,雪麒麟連忙回頭。

在眼前的轉角處,少女貿然出現。

「──!」

兩人已經很近了,雪麒麟急煞。

少女似乎也察覺到迎面撞來的雪麒麟,驚訝地瞪大了雙眼。

要撞上了!雪麒麟原本就走得快,根本來不及減速。

既然減速不行,那就跳過去!情急之下,雪麒麟反射性地縱身躍起。

視野霎時開闊起來,就在她以為成功迴避一起意外之際──

少女驚訝的面容再次闖進視線之中。

她也跳起來了。

「喂!」

「糟──」

兩人無可避免地撞上了。

陷進兩團軟綿綿的東西之間,雪麒麟聞到了清甜的體香味,有點像橙香味。

衝擊力沒有想象中大,但還是足以將兩人彈開。

雪麒麟在空中翻身,輕巧地落地,而在對面著地的少女則是後退了幾步才站穩身子。

被撞到的少女身材嬌小,大概只比雪麒麟高出一點,但是上半身卻豐滿得嚇人。

微卷及肩的波波頭與泛著淡淡粉色的杏圓大眼,交互映襯出一種獨特的甜美氣息。

「哎,原來是小雪呀……」雪麒麟搔著臉,「真是抱歉!我剛才沒注意到,哈哈……」

就在這時,雪麒麟連忙撇開視線。

或許是動作太大之故,裙擺的一部分翻了起來,露出夏雪的半截大腿。

似乎也察覺到的夏雪沒好氣地瞥了雪麒麟一眼。

「真是的,小師祖你跑得那麼急,是趕著投胎嗎?」

夏雪一邊整理儀容,一邊數落著自己的小師祖。

「如果跑得不快,我很可能真的要投胎了。」雪麒麟攤手道。

她話剛完,夏雪就反應過來,幸災樂禍地問道:

「你又得罪宮主了?」

對於夏雪會猜到原因,雪麒麟並不奇怪。

這位天璇宮五長老本來就不是什麼蠢材,硬要說的話反倒是那種思緒敏捷的聰明人,而且她與齊綺琪挺熟絡的,想必也是知道齊綺琪的性格。

「不就是在她腳上滴了幾滴墨嘛……」雪麒麟加重語氣,「而且我是不小心的!」

「哎呀,你竟然還能活著?」

夏雪張大手掌放在嘴前,露出怎麼看都是裝出作的驚訝表情。

「宮主妹妹可是一天洗三次澡的呀!」

換言之,就是在說齊綺琪有多麼的潔癖。

一想到自己竟然弄髒一個不但有潔癖,而且還有暴力傾向的「女人」,雪麒麟就不寒而慄了。

「是、是咩……」

「看來我們的小師祖挺膽小的哦!」

看見雪麒麟的反應,夏雪繞著頭髮地打趣道。

「我苦啊!你看我這種小身板,怎麼能不屈服在某宮宮主的淫威下吶?」

「淫威呢~」夏雪不知想著什麼,「如果我把你剛才說的告訴宮主妹妹,你看會發生什麼事?」

雪麒麟面色一滯,連忙求饒起來:

「別呀!我可不想看不見明天的太陽呀!」

「嗯──」夏雪臉露難色,「怎麼辦呢?」

「一頓飯!」

雪麒麟咬牙提議。

雖然說不上知根知柢,但是雪麒麟大概也是知道這位毒舌的少女現在到底在打著什麼算盤。

「洛陽上白樓?」

夏雪斜眼瞥著雪麒麟,不咸不淡地詢問。

這小雪未免大狠了吧!雪麒麟倒吸了口氣。

上白樓是洛陽最高檔次的酒樓之一,出入都是大富大貴之人。

她還記得之前跟齊綺琪去過一次上白樓吃飯,即使兩個人所點的,都是比較便宜的菜式,掌柜還看在天璇宮的面子上給打了個六折,結賬時也足足花了二十多兩。

雖然齊綺琪的飯量是常人的五倍,但是如果勻開的話,雪麒麟一個人也吃了差不多四兩銀。

而雪麒麟的月錢只有五兩銀。換言之,夏雪這一開口就是在要雪麒麟一個月的月錢。

「嗯,是嗎?」夏雪有點失望樣子,可是嘴上所說的卻是:「那我還是跟宮主說說看好了。」

「你狠!上白樓就上白樓!」

雪麒麟自暴自棄地大聲應下對方的要求。

想起齊綺琪的粉拳,她很沒骨氣地屈服了。

「嘿,這還差不多。」

「大胸怪物……」

夏雪露出奸計得逞的笑容,雪麒麟忿忿地呢喃了一句。

「你說什麼?」

「沒,我說小雪你今天怎麼就特別漂亮呢,雙眼都好像發光了……嗯!」

「嗯──」夏雪一臉懷疑,但沒多久又擺出沒所謂的表情,「嘛,算了。」

雪麒麟暗鬆口氣,在心裡暗罵自己多嘴。

「哎,不說了,我都差點忘記葉震那老色蟲找我來著。」夏雪有點煩厭地說道。

「咦,老色蟲?」雪麒麟一臉好奇。

「咦,小師祖你不知道嗎?」

這次夏雪真的是驚訝了,至少不像以往一看就知道是假裝的。

「不知道呀,為什麼叫小震做老色蟲呀?」

在雪麒麟的腦海之中,葉震可是與認真嚴肅掛勾的人呢!

夏雪左望望右望望,然後湊前身子,戲謔地輕聲說:

「小師祖應該知道葉師叔經常下山吧?」

「好像是這樣來著。」

關於這件事,雪麒麟曾經聽齊綺琪提起過。

「他那是去見相好呀!」夏雪似笑非笑地說。

「喲喲喲,小震竟然在外面養著情人?」

「嘿,說得真難聽呢,葉震可是未婚的呀!」

「哦,那不就沒問題了嗎?」

「如果對方是普通人當然沒問題,可是葉震的意中人是百花樓的頭牌姑娘呀!」

百花樓──青樓。小震喜歡的人居然是個風塵女子?雪麒麟微微瞪大雙眼。

不過,在她看來,只要兩廂情願,什麼問題都不成問題。

「小七知道嗎?」

雪麒麟很好奇齊綺琪知道之後到底會有什麼反應。

「宮主自然知道啊,葉師叔也沒隱瞞。」

「小七沒反對?」

「為什麼要反對呀?」

兩人都是一臉驚訝的表情。

「那可是風塵女子呀?」

在雪麒麟的認知里,古人好像很忌諱這種事的。

「那又如何?聚青樓姑娘的人多著呢。」夏雪嗤之以鼻,「更何況葉師叔喜歡那位還是位青倌人。」

所謂的青倌人就是指賣藝不賣身的歡場女子。

「那我倒不明白了,這不是沒問題嗎?」雪麒麟實在摸不著頭腦。

「自然沒問題,但是小師祖你能想象得到葉震在意中人面前紅著臉的樣子嗎?」夏雪勾起嘴角,「我想想就覺得有趣。」

不就是小八卦嘛!雪麒麟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

「在這裡跟我閑談沒關係嗎?」

見夏雪興味盎然,雪麒麟「好心」地提醒一聲。

「呀!葉震又要啰嗦了!」夏雪表情一滯,「那我先走了!」

「去吧去吧。」

怎麼感覺天璇宮的女性都很善忘的樣子呀?雪麒麟皺了皺鼻子。

「哦,對了!」

剛走了幾步,夏雪忽然止步回身。

「小師祖,剛才李師姐的弟子往朝雪樓去了,估計是找你的。」

「找我?」雪麒麟眨著眼反問,「你怎麼知道是找我的啊?」

「猜的。反正小師祖也閑著無事,去鑄劍房走一趟不就知道了嗎?」

「哦,好吧。」

會是劍鑄好了嗎?算算日子也應該差不多了吧!雪麒麟心想。


https://www.iqing.in/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