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血壓合併糖尿病的診斷和降壓藥物選擇

高血壓合併糖尿病應入「另冊」

高血壓按血壓升高的程度分1、2、3級,即輕、中、重度;又按有無危險因素、危險因素的個數、心、腦、腎、血管等靶器官損傷和並存的臨床情況進行危險分層,以準確預測高血壓對日後心血管事件的危險性,一般分為低危、中危、高危和很高危四擋。

高血壓合併糖尿病,使高血壓的危險性明顯增加。不論是輕度、中度或重度高血壓,只要合併糖尿病,都屬於高危或很高危。即便是輕度高血壓,只要有糖尿病並存,也屬高危層,這類病人10年間發生主要心血管事件——腦卒中、心絞痛(尤其是不穩定性心絞痛)、心肌梗死、心衰、猝死等的危險約為20%~30%以上。

高血壓和糖尿病互為因果,互為惡化條件。高血壓合併糖尿病或糖尿病合併高血壓,臨床預后明顯惡化。現在認為,實際上糖尿病就是心血管病。高血壓和糖尿病都可加速心血管病和腎臟病的惡化,兩者併發是糖尿病患者發生冠心病致死的最危險因素,5年內冠心病死亡率和總死亡率分別達到25.8%和50%。

Advertisements

高血壓合併糖尿病的診斷

高血壓患者有三多一少——多吃、多飲、多尿和體重減輕,空腹血糖≥70mmol/L或任意血糖≥11.0mmol/L就可明確診斷。更應注意那些「准糖尿病」人,這些空腹血糖在6.1~6.9mmol/L及糖負荷后2小時血糖在7.8 ~11mmol/L時,此時還不能診斷為糖尿病,稱為空腹血糖異常和糖耐量減低,這種情況非常常見。研究發現,這些人中大約有1/3遲早會發展成為真正的糖尿病。早期對這一部分人進行治療,有助於總體預后的改善。

高血壓合併糖尿病降壓藥的選擇

降壓治療是糖尿病治療的一項重要措施,血壓越高、合併時間越長、缺乏降壓治療或降壓達標率越低,則預后越差。高血壓合併糖尿病要求把血壓降得更低,宜將血壓控制在<130/80mmHg,最好能達到120/75mmHg。積極控制高血壓,能顯著降低糖尿病人的死亡率。

Advertisements

選擇降壓藥時必須注意到對血糖、血脂、心臟和腎臟的影響。可首選ACEIAngⅡ受體拮抗劑、長效鈣拮抗劑或哌唑嗪。ACEI 和AngⅡ在降壓同時,可改善胰島素抵抗,增加胰島素敏感性(包括內源性和外源性胰島素),因此這兩類葯更適合高血壓合併糖尿病的治療。研究發現,AngⅡ是引發高血壓的重要活性介質,單用ACEI藥物並不能完全阻斷AngⅡ的形成,ACEI和AngⅡ受體拮抗劑聯合應用有較好的作用。

應慎用吲達帕胺、β-受體阻滯劑和噻嗪類利尿劑。長期使用吲達帕胺可增加胰島素抵抗,引起血糖升高;長期或大量應用噻嗪類利尿劑可減少胰島素分泌,干擾血糖的利用而增高血糖,還影響脂肪代謝,不利血脂降低;β-受體阻滯劑可阻止脂肪分解和抑制胰島素釋放。但近期研究發現,應用小劑量氫氯噻嗪(每天〈25mg〉或兼有α、β-阻滯作用的卡維地洛對血糖血脂影響不大。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