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著自行車上下班

單位與家之間間隔七、八公里,只要不下雨,不下雪,我都會騎著自行車上下班。這樣,我和自行車結下了不解之緣,也在我的記憶中留下了許多難以磨滅的精彩瞬間。其中的酸甜苦辣、歡笑悲哀,一股腦兒湧上心來:

工作伊始,我還不會騎自行車,無奈之際,只有靠步行或坐拖拉機。步行,需一個多小時才能到達,為了趕班,早上需五點鐘就起床出發,一人走在公路上,春夏季天亮得早,不怎麼害怕,而到了秋冬季,天亮得晚,披星戴月,冷風颼颼,隨時汗毛直豎,擔驚受怕,雙腳又脹又疼,那可是件苦差事。坐拖拉機,皇帝的女兒不愁嫁,你在那裡急得心裡冒煙,司機卻是神態自若地逍遙自在,需等夠人他才開車。還記得那一次我走了一段路,就覺得雙腳又酸又麻。一個趕牛車的人從我身邊經過,好心地邀我坐上他的牛車歇歇腳,可我一上他的牛車,心裡就開始暗暗叫苦:「牛車比我走路還慢,牛慢吞吞地、一步一步、四平八穩地向前邁步,要回到家就要等到猴年馬月了。」讓我更窘的是,坐在牛車上的我遇到了從旁經過的同事,他們一個個指著我就哈哈大笑,有的笑出了眼淚,有的捂著肚子直叫疼,紛紛說我是他們的開心果。當時我想:「如果這裡有個地縫(洞),我就鑽進去!」笑歸笑,笑過了以後,他們還是決定帶我一起回家,我也下定了決心:「不論騎自行車有多難,我都要去學,也要學會!」

Advertisements

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很難。學騎自行車讓我吃盡了苦頭,也出盡了洋相。我戰戰兢兢地推著車來到操場,先學滑車,我控制不來,自行車像閃電一樣飛出老遠,自己也跌了個四仰八叉;蹬車時,丈夫叫我不要一個勁往左偏,可是我心情緊張,就是要往左偏,於是車騎得歪歪扭扭,走了一小截路,就摔倒在地,為此常把自己弄得青一塊紫一塊,有時還蹭破一大塊皮,疼得呲牙咧嘴。……不知練了多長時間,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勉強在操場上練熟了,於是他帶著我開始上路了。可是一上路,問題又來了,一遇到對頭車,我就渾身緊張起來,手腳就不聽使喚,腦子裡也是一片空白,眼前一發黑,一下子就竄進公路中間,耳邊是一陣緊急剎車難聽的嘎嘎聲,然後聽到司機們的驚呼聲,責罵聲……。還有一次,對頭車一打方向,我就滑跌進距公路一米多高的小溝里,自行車壓著身子,無法掙扎爬起身。我也不知摔了多少跤,終於學會了騎自行車。

Advertisements

在我學會騎自行車后,我就開始和同事們一起結伴上下班了。有一天,我和丁丁芳芳一起騎車回家。一路上,我們都騎得很慢,很慢,丁丁一直騎在前面,他一邊走,一邊回著頭和我們說話。「我看見有一個人騎著車,走著走著,不知怎麼了,他大聲地叫著,像一隻大青蛙一樣直直地飛進一片稻田裡去了。」他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比劃著動作,還發出了「咯」,「咯」,「咯」銀鈴般的笑聲。當時誰也沒在意,可走了一會兒,我和芳芳駭然發現:丁丁不見了。於是兩人忙停下車,開始找了起來,「咦,怎麼沒有?」公路上我們沒找到,於是我們就奔下了小路,這時丁丁的聲音傳了過來,「我在這裡!快來幫我!」我和芳芳看到戲劇性的一幕:他騎著車站在一塊稻田裡,雙手緊緊地握著車龍頭,保持著騎車的姿勢,可雙腳深深地插在稻田裡,把稻子壓倒了一片。我倆忍住笑,叫他趕緊上來,可他捨不得丟開他的自行車,就怪模怪樣地站在田裡好一會兒,……,我們誰也想不出辦法,最後他還是放開了他的自行車,手腳並用地爬了上來,可自行車怎麼辦呢?難道只有望車興嘆了嗎?正當我們一籌莫展之際,這塊田的主人扛著鋤頭來了,二話不說,就下田去幫我們把自行車拉了上來,我們非常感激他,忽然,他臉一沉,拉著我們,讓我們賠償他的損失,為了脫身,我們只好賠了他些錢。那時,我想:「今天,飛到稻田裡的應是我和芳芳,因為我們倆車技不好,可怎麼會是丁丁……」

又是一個漆黑無星的夜晚,我騎著車,一位男同事用車帶著芳芳,我們一起回單位去,沒想到的事就猝不及防地發生了:他帶著芳芳不知怎的,連人帶車一起滑進了路邊的一塊水田裡,所幸的是兩人都沒有受傷,只是男同事腳下的一隻皮鞋不知陷在哪裡了,他沒辦法走路,就叫我回單位他的宿舍,幫他把拖鞋拎來,經過這番折騰,我們摸著黑回到了單位。進了他的宿舍,我鬆了一口氣,說:「還好!還好!只是丟了一隻皮鞋,等明天早上再去找回來!」男同事笑著說:「誰說的,你們看看!」他轉過背來給我們看。呵!他的白上衣上滿是黃黑黃黑的泥巴,也不知他是怎麼跌的,大概是背先著地。可奇怪了,既然是跌在水田裡,芳芳身上一點泥污都沒有,而他在跌倒的一剎那……

多年過去了,雖然昔日的同事和朋友像流星一樣匆匆劃過,又匆匆消失,但我一想起他們來,還會一人兀自發笑。

現在每天我一人騎著車,像一條小魚一樣靈活地挪動著軀體,在車海里自由自在地穿梭,再也不會為趕班的事發愁憂心了。雖然自己上了年紀,身體時時感到有些疲累,但現代人提倡綠色出行,上班下班還能蹬著自行車和幾個小年輕人比賽,就別說多帶勁了!雖互不認識,但他們的眼神告訴我,他們對我還是很友好的。於是他們在前面騎,我在後面追,隨時都追得大汗淋淋,也被他們甩得遠遠的,但心裡還是很愉快的。有時一人騎著車,會覺得記憶中的人和事紛至沓來,我會會心一笑,也會自言自語地說上幾句,罵上幾聲,從旁經過的人擦身而過時,會看上我幾眼,我卻毫不理會,一笑了之。這樣心頭的壓力得以釋放,綳得太緊的神經得到了解放,心靈也得到放鬆,什麼都可以想,什麼都可以不想,不快和疲累就隨著車輪的滾動,拋到九霄雲外了。這時,藍天白雲看著我微笑,太陽是那樣和煦,路邊的樹,花一閃而過。就會想,我不是去上班,而是沿路看風景。

有一個大霧天,我騎著自行車來到一個池塘邊,看到平時很不多見的靜謐的美景:先是薄薄的一層霧輕輕地籠罩在初冬的池塘上,就像仙女身上穿著的輕紗一樣,奇怪的是,這層霧就像長了腳,會緩緩地、悄悄地走動,飄飄蕩蕩,晃晃悠悠,水和霧接在一起,更增添了池塘的清冷和詭異。這時,我似乎還聽到隱隱約約、凄凄婉婉的嘆息聲、歌聲,不由得打了一個寒噤,感到有些害怕了。於是,伸出手去攏了攏衣服,才發現兩隻衣袖和前衣襟都有些濕了,攬攬頭髮,頭髮也濕了,手上有一層少許的水漬。這時霧下得更濃了,我已經看不清池塘剛才的芳姿了,眼前是一片模模糊糊,朦朦朧朧,心中的恐懼感更甚,我不敢再呆下去了,於是逃也似的,騎著車匆匆忙忙地衝進霧裡,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鼻尖,臉頰,眉毛上似乎都掛上了晶瑩的小水珠,耳邊傳來陣陣刺耳的剎車聲,這樣的天氣,誰都不敢開得太快,走得太急……美文

就這樣,我看到了楊柳依依,路邊五顏六色的小花散發出淡淡的香氣,競相怒放,小橋、流水、人家,也看到靜默中鱗次櫛比的鄉間小屋;看到嚴霜下的枯敗,地上飛舞著的片片落葉,雪后初霽的粉妝玉砌,也看到了公路上像螞蟻一樣賓士著的汽車……,對人生,生命的價值有了新的認識,拓展。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