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硫磺熏蒸你深惡痛絕,說硫磺皂,你又經典國貨

作者:王不留行

不知道你看過沒看過這樣的新聞——

沒錯,現在網路上,關於硫磺的各種負面報道比比皆是,弄得大家談硫色變,恐硫不已。無論是被硫磺熏過的木耳、銀耳,還是被硫磺熏蒸過的當歸,都是人們如今生活中需要辨別的重點。

曾有人對這些事情進行採訪,北京中醫藥大學中藥學院副教授張媛表示:硫磺燃燒以後產生二氧化硫,它在中藥當,中二氧化硫氣體有一定的吸附,就可以殘留在藥材當中。藥材當中含硫量過高情況下,二氧化硫還會溶於水,形成亞硫酸,如果在無機元素就會形成亞硫酸鹽,這樣很難揮發,就殘留在藥材當中了。

張媛告訴記者,我國的葯農有微量硫磺熏制、烘乾藥材的傳統,但是近些年來,一些葯農和經銷商們用工業硫磺過量、反覆熏蒸中藥材,已經嚴重影響到了藥材的質量。按照專家的看法,要想達到一定的熏蒸效果,使中藥材便於保存,要達到較高的硫磺熏蒸濃度。在熏蒸過程中,一般來說,她可能都要超過500(毫克每千克)的濃度,才能達到真正的熏蒸目的。一般硫磺熏蒸藥材要達到的每千克500毫克的濃度,與這項世衛組織的研究結果每公斤0.7毫克的限量比起來相去甚遠。

看來,由硫磺熏制產生的二氧化硫、硫化氫等有毒物質確實會對人的身體產生影響,但我們也不能談硫色變,你要知道,有些藥材是很難保存的,如果古時候沒有硫磺熏制這一技術的發明,我們非當歸、黃芪、党參產地的人們便很難收穫這幾味中藥所帶來的便捷,這是一個雙刃劍。

就比如說硫磺皂,硫磺皂指添加硫磺成分的香皂,是一種硫磺類藥皂。硫磺皂綜合多種成分功效,去屑止癢,兼具滋潤又爽潔,屬於健膚系列產品。硫磺皂具有抑制皮脂分泌、殺滅細菌、真菌、黴菌、蟎蟲、寄生蟲等,對一些皮膚病有一定的預防和輔助治療作用。

你可能要問,硫磺這樣恐怖的東西,我們為什麼還要用它?

可是,它真的很有用啊!要知道,天然溫泉也是含有硫磺和礦物質成分,所以才具有保健功能的。

下面,就要說到咱們的主角——硫磺了,硫磺的純凈物為單質硫,粉末為淡黃色粉末,有特殊臭味,能溶於二硫化碳,不溶於水。

硫磺就是一味中藥,是一種礦物質, 它性酸,溫,有毒,歸腎和大腸經. 功效是外用能殺蟲止癢。可用於疥癬、濕疹、皮膚瘙癢。也有人用其燒煙熏,治男陰囊或是女子外陰的瘙癢;也可研粉外撒。現在認為它與皮膚接觸后產生硫化氫和五硫磺酸,能殺疥蟲,殺黴菌,還能脫毛。內服主要是補腎壯陽通便。可用於腎虛寒喘,陽萎,寒性的便秘。古人皇帝多用其煉丹來壯陽。

「硫磺原是火中精,朴硝一見便相爭」,故不能和朴硝同用。量:入丸散不入煎劑:1-3克。

而在中國的古籍當中,對硫磺也記載甚多。筆者也多將其羅列出來,大家對其自有辨別。

神農本草經》(東漢時期)

味酸,溫,有毒。主婦人陰蝕,疽痔,惡血,堅筋骨,除頭禿。能化金、銀、銅、鐵奇物。

《本草經集注》(陶弘景)(南北朝時期)

味酸,溫、大熱,有毒。主治婦人陰蝕,疽,痔,惡血,堅筋骨,除頭禿。治心腹積聚,邪氣冷癖在脅,咳逆上氣,腳冷疼弱無力,及鼻衄,惡瘡,下部䘌瘡,止血,殺疥蟲。能化金、銀、銅、鐵奇物。

《雷公炮製藥性解》(李中梓)天啟二年(1622)

味酸,性大熱,有毒,入命門經。主下焦虛冷,陽絕不起,頭禿,疽痔,癬疥,心腹痃癖,腳膝冷疼,虛損泄精。瑩凈無夾石者良,甘草湯煮過用。硫黃為火之精,宜入命門補火,蓋人有真火,寄於右腎,苟非此火,則不能有生。此火一熄,則萬物無父,非硫黃孰與補者?

《太清》云:硫稟純陽,號為將軍,破邪歸正,返濁還清,挺立陽精,消陰化魄。戴元禮云:熱葯皆燥,惟硫黃不燥,則先賢嘗頌之矣。今人絕不用之,誠虞其熱毒耳,然有火衰之證,余此莫療。亦畏而遺之,可乎?中其毒者,以豬肉、鴨羹、余甘子湯解之。

《玉楸葯解》(黃元御)乾隆十九年(公元1754年)

味酸,性溫,入足太陰脾、足少陰腎、足厥陰肝經。驅寒燥濕,補火壯陽。

石硫黃溫燥水土、驅逐濕寒,治虛勞咳嗽、嘔吐泄利、衄血便紅、冷氣寒瘕、腰軟膝痛、陽痿精滑、癰疽痔瘺、疥癬癩禿。敷女子陰癢,洗玉門寬冷,塗齇疣耵耳,消胬肉頑瘡。

本草新編》(陳士鐸)公元(1644-1911)

硫黃,味酸,氣溫、大熱,有毒。至陽之精,入腎。能化五金奇物,壯興陽道,益下焦虛冷,元氣將絕者甚效。禁止寒瀉,或脾胃衰微,垂命欲死者立效。堅筋骨,去心腹癖,卻腳膝冷疼,仍除格拒之寒。此物純陽,專伏純陰之氣,化魄生魂,破邪歸正,其功甚巨,故有將軍之號。然而,其性大熱,用之不得其宜,亦必禍生不測,必須制伏始佳。此物用寒水石制之大妙,世人未知也,硫黃十兩,研為末,加入寒水石一兩,亦研為末,和在一處,以水化之,寒水化而硫黃不化也,候其水干,然後取出用之,自無他患。

或疑硫黃大熱,寒水大涼,取之相制,似乎得宜,然而用硫黃正取其純陽也,以寒水制之,陽不變為陰乎?不知寒水制硫黃,非制其熱,制其毒也。去毒則硫黃性純,但有功而無過,可用之而得其宜也。

上面說了許多中醫先輩的見解,可以看出,人們對於硫磺的藥用價值是隨著時間的推進而逐漸加深的。這是無數先輩在實踐過程中通過不斷地運用而得出的結論。

就像砒霜一樣,有人用它來殺人,也有現代研究用它來治療白血病而起到很好的療效。對於硫磺的運用,我們還差的很遠,既然能在如此多的文獻古籍中被記載,則必有其獨特的功效,希望這篇文章能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最起碼,咱們不再談硫色變,做到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

我們一定不能讓我們的偏見而蒙蔽我們對知識的渴求。

<END>

本文由我刊原創發表,商業轉載請與我刊聯繫授權事宜。授權及商務合作請聯繫微信號tcmrun,歡迎廣大讀者原創投稿。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中國中藥雜誌】官方微信(cjcmmyc)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