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四小姐是張學良的一世紅顏

文/李婍

趙一荻用自己的執著完成了這個亘古少有的傳奇。

她是民國年間的名媛,出身名門望族,擁有高貴的身份、優雅的氣質和風華絕代的美貌,為了一見鍾情的少帥張學良,這個十五歲的少女獨自踏上私奔之旅,奔向她心儀的那個男人。她沒有名分,從嬌貴的大家閨秀,一下子淪為少帥府的侍從小姐,甚至連二奶和小妾都不算,她委曲求全,以侍女和秘書的身份成為張學良的女人。

從古到今,男人都是把事業放在第一位,女人都是把愛情放在第一位,從見到張學良那一刻起,趙一荻早已經放低了身姿,為了愛人,她把身姿低到塵埃之中。

在她眼裡,身份不重要,只要能留在深愛的那個人身邊,就有了一切。

在她眼裡,他有過多少女人都不重要,不管他曾經愛過誰,誰曾經愛過他,現在他就是她的唯一,他是她唯一愛過的男人,是一生中的唯一。

Advertisements

在她眼裡,別人是不是把她當作紅顏禍水不重要。她相信她深愛的男人,相信他在民族大義的問題上是有原則的。她只要他好,自己那點名聲算不得什麼,受點冤枉也無所謂。她用自己的一生向世人證明自己的清白,證明自己不是紅顏禍水,不是妖魅的狐狸精。

在她眼裡,美好的愛情就是溫暖的相互廝守,不管自己的愛人是叱吒疆場的將軍,還是被幽禁一生的階下囚,她的情不移、愛不變。

趙四小姐住樓里時,她放棄了陽光明媚的房間,選擇了小樓東北角最冷的一間屋子居住,為的是一眼就能看到他工作的那個窗口,每個夜晚,痴痴地守著窗兒,可以遙望在辦公室工作到深夜的愛人。

西安事變前夜,她默默地陪著他,守著他,用溫情激勵他鼓起勇氣創造驚世駭俗的歷史。

漫無天日的幽禁生涯,她作為一個沒名沒分的女秘書,拋棄安逸幸福的大都市生活,拋棄自己唯一的孩子,拋棄了身後的一切,自願走進牢籠。她洗盡鉛華,不是替任何人來盡責任和義務,只為自己的愛,自己的心。她把自己的悲喜都和這個男人緊緊系在一起,她要用自己的愛支撐他走過困境。

Advertisements

有人說,每個溫潤可愛的女子都曾經是天使,為了自己愛上的那個人,她們寧願折斷翅膀飛落凡間,為自己心儀的那個男人不再騰飛。女人是一種痴情的動物,當她們愛上一個人的時候,就想隨時見到他,天天和他廝守,趙一荻就是那些折斷翅膀的天使中的一個。

從十五歲情竇初開的青絲少女,到年近百歲心如止水的白髮老婆婆,她用了整整一生,只為陪伴她深愛的男人。半個多世紀的漫長幽居生活,孤寂荒蕪的山野間,一個曾經叱吒風雲的將軍,一個雍容華貴的大家小姐,相互依偎走過一個個春夏秋冬。孤燈舊書寂寞夜,她是紅袖添香的紅顏知己;憂慮苦寂中,她用溫情和撫慰替他撫平傷痕。

就像張愛玲在《傾城之戀》中所說的:戰爭,摧毀了一座城市,也成就了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她的堅守,張少帥別無選擇的境遇,成就了這段愛情佳話,這是緣,這是命。

她用女秘書的名分無怨無悔地陪伴著他,直到苦苦相伴三十年後,才等來一場遲到的曠世婚禮,才等來一個在她看來已經不重要的名分。

她與他相濡以沫度過幽禁歲月,用七十二年的不離不棄,書寫了千古傳誦的愛情神話。

她用自己的執著和堅守贏得了愛情,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她為自己的私奔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她就是他的一世紅顏。

摘自:《趙四小姐:戰火成全的愛情傳奇》李婍著,北京時代華文書局2015版

合作郵箱:[email protected]

關注書房記微信公眾號(shufangji2013)

看更多【書房記-往期內容】

隨時免費看更新,請點擊下方「訂閱」,訂閱↓↓↓書房記頭條號

Advertisements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