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老年十忌:不要倚老賣老,不要思想僵化,不要憤世嫉俗

最近在讀季羨林的《百歲人生筆記》,這個學富五車的智慧老人,活到了98歲,直到最後筆耕不輟,帶給我們珍貴的人生箴言。細細讀來,可以在其中品味真正大家的平實而智慧的思想境界,學之,近之。

其中摘一篇季羨林關於老年人的文字,記錄並思考。

季羨林著作《知足知不足》中,對人的一生不應該做的事情,特別是老年階段的一些獨特的不應該做的事情的見解。

季羨林摘要:我已經在本欄寫過談老年的文章,意猶未盡,再寫「十忌」。忌,就是禁忌,指不應該做的事情。人的一生,都有一些不應該做的事情,這是共性。老年是人生的一個階段,有一些獨特的不應該做的事情,這是特性,老年禁忌不一定有十個。我因受傳統的「十全大補」、「某某十景」之類的「十」字迷的影響,姑先定為十個。將來或多或少,現在還說不準。騎驢看唱本,走著瞧吧。

一忌:說話太多

我在這裡講 「忌說話太多」,並沒有「禍從口出」或「金人三緘其口」的含義。說話惹禍,不在話多話少,有時候,一句話就能惹大禍。口舌惹禍,也不限於老年人,中年人和青年人都可能由此致禍。

我編了四句話,奉獻給老人:年老之人,血氣已衰;煞車失靈,戒之在說。

二忌:倚老賣老

人一老,經驗豐富,識多見廣。他們的經驗,有時會對個人甚至對國家有些用處。但是,這種用處是必須經過事實證明的,自己一廂情願地認為有用處,是不會取信於人的。一感覺到自己受了怠慢,心裡便不是滋味,甚至怒從心頭起,拂袖而去。有時鬧得雙方都不愉快,甚至結下怨仇。這是完全要不得的。一個人受不受人尊敬,完全取決於你有沒有值得別人尊敬的地方。在這裡,擺架子,倚老賣老,都是枉然的。

三忌:思想僵化

生理的變化和老化必然影響心理或思想,這是無法抗禦的。但是,變化、老化或僵化卻因人而異,並不能一視同仁。有的人早,有的人晚;有的人快,有的人慢。所謂老年痴呆症,只是老化的一個表現形式。

四忌:不服老

古今論者大都為不服老唱讚歌,這有點失於偏頗,絕對地無條件地讚美不服老,有害無益。也有人過於服老。年不到五十,就不敢吃蛋黃和動物內臟,怕膽固醇增高。這樣的超前服老,我是不敢欽佩的。然則何去何從呢?我認為,在戰略上要不服老,在戰術上要服老,二者結合,庶幾近之。

五忌:無所事事

我在南北幾個大學中都聽到了有關「散步教授」的說法,就是一個退休教授天天在校園裡溜達,成了全校著名的人物。鍛煉身體,未可厚非。但是,整天這樣「鍛煉」,不也太乏味太單調了嗎?學海無涯,何妨再跳進去游泳一番,再紮上兩個猛子,不也會身心兩健嗎?

六忌:提當年勇

爭勝好強也許是人類的一種本能。但一旦年老,爭勝有心,好強無力,便難免產生一種自卑情結。可又不甘心自卑,於是只有自誇當年勇一途,可以聊以自慰。對於這種情況,別人是愛莫能助的。 「解鈴還須繫鈴人」,只有自己隨時警惕。

現在有一些得了世界冠軍的運動員有一句口頭禪:從零開始。意思是,不管冠軍或金牌多麼燦爛輝煌,一旦到手,即成過去,從現在起又要從零開始了。

我覺得,從零開始是唯一正確的想法。

七忌:自我封閉

封閉,有行動上的封閉,有思想感情上的封閉,形式和程度又因人而異。我認為,老年人不管有什麼形式的自我封閉現象,都是對個人健康不利的。我奉勸普天下老年人力矯此弊。同青年人在一起,即使是「新新人類」吧,他們身上的活力總會感染老年人的。

八忌:嘆老嗟貧

嘆老磋貧,在中國的讀書人中是常見的現象,特別在所謂懷才不遇的人們中更是突出。

中國知識分子一向有「學而優則仕」的傳統。今天,時代變了。但是「學而優則仕」的幽靈未泯,在當今知識分子中,一旦有了點成就,便立即戴上一頂烏紗帽,這現象難道還少見嗎?今天的中國社會已能跟上世界潮流,但是,封建思想的殘餘還不容忽視。我們都要加以警惕。

九忌:老想到死

老年人想到死,是非常自然的。關鍵是:想到以後,自己抱什麼態度。惶惶不可終日,甚至飲恨吞聲,最要不得,這樣必將成陶淵明所說的「促齡具」。最正確的態度是順其自然,泰然處之。我希望大家以陶淵明《神釋》詩最後四句為座右銘(縱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懼。應盡便須盡,無復獨多慮)。

十忌:憤世嫉俗

憤世嫉俗這個現象,沒有時代的限制,也沒有年齡的限制。古今皆有,老少具備,但以年紀大的人為多。它對人的心理和生理都會有很大的危害,也不利於社會的安定團結。我想來想去,覺得還是毛澤東的兩句詩好:「牢騷太盛防腸斷,風物常宜放眼量。 」

季羨林簡介

季羨林(1911年8月6日—2009年7月11日),中國山東省聊城市臨清人,字希逋,又字齊奘。國際著名東方學大師、語言學家、文學家、國學家、佛學家、史學家、教育家和社會活動家。歷任中國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部委員、聊城大學名譽校長、北京大學副校長、中國社會科學院南亞研究所所長,是北京大學的終身教授。

早年留學國外,通英文、德文、梵文、巴利文,能閱俄文、法文,尤精於吐火羅文(當代世界上分布區域最廣的語系印歐語系中的一種獨立語言),是世界上僅有的精於此語言的幾位學者之一。為「梵學、佛學、吐火羅文研究並舉,中國文學、比較文學、文藝理論研究齊飛」,其著作彙編成《季羨林文集》,共24卷。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