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析莫泊桑《項鏈》:虛榮的代價

莫泊桑的短篇小說《項鏈》作於一八八四年,是一篇極具諷刺和教育意義的文章,描寫了女主人公瑪蒂爾德為了參加丈夫部里舉行的一次晚會,藉機去炫耀美貌,以滿足她虛榮的心理。她沒有首飾可戴,整天愁眉苦臉,在丈夫的提醒下去向好友借了一條鑽石項鏈,晚會結束回到家裡發現項鏈弄丟了,在尋找不到的時候,他們決定賠償。悄悄地買了一條一模一樣的鑽石項鏈,還給女友,這條項鏈花去三萬六千法郎。夫妻倆用十年的時間償還了全部債務,正當她如釋重負和好友坦白相告的時候,好友卻說那是一條假鑽石項鏈,最多值五百法郎。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這句話我們經常能聽到,也能理解它的含義。作為女人,都會有一顆愛美的心,總是希望自己生得美貌。即使長得不漂亮,也盡量把自己打扮得漂亮一些。   

首飾是女人一生中必不可少的飾物,也許每個女人都會有幾種不同式樣不同材質的首飾。我平生也是最愛首飾,尤其是項鏈,喜歡穿不同樣子的衣服搭配相稱的項鏈,那樣會顯得協調,以此增加美感。

喜歡項鏈和喜歡讀書一樣,而最早知道項鏈的重要和美,卻是從法國作家莫泊桑的短篇小說《項鏈》里知道的。讀這篇小說的時候只有初中的年紀,並不完全懂得小說的內涵,也不懂得虛榮到底是個什麼概念。只知道小說的女主人公瑪蒂爾德為了美,弄丟了好友的項鏈,用十年時間償還一條假項鏈的故事。多年以後再去讀這篇小說,心中有了不同的感悟。愛美並沒有錯,追求美也沒有錯,錯的是瑪蒂爾德愛慕虛榮的心態害得她付出慘重的代價。

莫泊桑是法國十九世紀的優秀批判現實主義作家,一生創作了大量文學作品。與契科夫、歐·亨利並稱為"世界三大短篇小說家"。他的文學成就以短篇小說最為突出,被譽為「短篇小說巨匠」、「短篇小說之王」。他的小說側重描寫人情世態,構思別具匠心,人物內心活動刻畫得很細膩,人物語言簡練,小說結尾部分更是耐人尋味,引人深思。他的小說題材很廣泛,也擅長描寫社會底層的小人物,但很有思想。

法國屬於資本主義制度,當時貴族和平民的生活差距很大。上流社會的奢華和底層小市民的貧困形成了強烈的反差。使得人人都追求並幻想過上貴族的生活方式。

莫泊桑的短篇小說《項鏈》作於一八八四年,是一篇極具諷刺和教育意義的文章,描寫了女主人公瑪蒂爾德為了參加丈夫部里舉行的一次晚會,藉機去炫耀美貌,以滿足她虛榮的心理。她沒有首飾可戴,整天愁眉苦臉,在丈夫的提醒下去向好友借了一條鑽石項鏈,晚會結束回到家裡發現項鏈弄丟了,在尋找不到的時候,他們決定賠償。悄悄地買了一條一模一樣的鑽石項鏈,還給女友,這條項鏈花去三萬六千法郎。夫妻倆用十年的時間償還了全部債務,正當她如釋重負和好友坦白相告的時候,好友卻說那是一條假鑽石項鏈,最多值五百法郎。小說的故事梗概大致如此,主要還是諷刺那些追求享樂的拜金主義思想。

小說開篇就為結尾埋下了伏筆。這樣寫道:「世上有一些漂亮迷人的女子,彷彿是命運安排錯了,生長在職員的家庭里;她便是其中的一個。她沒有陪嫁費,希望渺茫,壓根沒法讓既有錢又有地位的男子認識她,了解她和娶了她。她只好聽之任之,嫁給了教育部的小科員。」從這段話中我們了解了瑪蒂爾德的出身和她的婚姻狀況,她嫁給沒有錢的小科員,所以才會有借戴好友項鏈一事,為她愛慕虛榮的心態和行為做了鋪墊。

瑪蒂爾德出生在一個科員家裡,雖然生得美貌,但地位低下。她沒有機會去認識地位階層很高的人,那麼,她也只能嫁給一個沒有錢的小科員。沒有錢就打扮不起,只能穿著簡樸的衣服,住著寒傖的房子。家徒四壁,桌椅破舊和醜陋的衣衫,這些都讓她難以忍受,痛苦不堪。可她卻要想入非非,常常幻想著過上精美豪華的生活,像有錢人家一樣,有寬大的客廳,牆上罩著古老的絲綢,陳設著奇珍古玩的精緻傢具。有雅緻的內廳供自己會客交談,有男僕人伺候。就連吃飯時候都要幻想一番,幻想著精美的宴席,亮閃閃的銀餐具,還有美味佳肴。而這些奢華的生活卻是她遙不可及的,也只能是個幻想,這些都是她痛苦的原因。   

造成瑪蒂爾德痛苦的根源是什麼呢?其實就是她的虛榮心理作祟,小說上部隨處可見描寫她虛榮的地方。她不滿足於現狀,自認為不是普通的女人,而是一個美貌的女人。在她的心裡,好像美貌的女人天生就該享受富貴的生活。她沒有華麗衣裝,沒有珠寶首飾,可她卻偏偏喜愛這些。她覺得自己是不幸的,抱怨出身門第不好,抱怨嫁得不好。她不敢去看望好友福萊斯蒂埃太太,她非常羨慕好友的生活,因為福萊斯蒂埃太太很有錢,而自己卻什麼都沒有,每次從她家裡回來都要難過幾天,甚至達到凄苦的痛哭的地步。這完全是瑪蒂爾德的自卑心理,她只懂得在物質上的貧困沒法和知名人士相比,不能與貴婦並駕齊驅,卻不想面對現實,這種折磨也讓她苦不堪言。   

小說中提到瑪蒂爾德的好友福萊斯蒂埃太太,是她教會同學,在上部就推出這個有錢的女人,也是為瑪蒂爾德借取項鏈一事作為鋪墊的。接下來寫了瑪蒂爾德的丈夫羅瓦賽爾,有一天傍晚,拿回家一封教育部長的請柬,是邀請他們夫婦去參加晚會的。羅瓦賽爾本以為妻子會高興,沒想到卻觸痛了瑪蒂爾德那顆敏感的神經,因為她知道參加晚會的都是上流社會的人物,是那些達官顯貴們玩樂的地方,他們的太太的穿著也一定珠光寶氣。像自己這樣連一件像樣的衣服都沒有的人,怎麼能去呢?她對丈夫大發雷霆,大呼小叫的樣子嚇到了羅瓦賽爾,在丈夫的追問下,才說出不能去的苦衷。節儉的丈夫給了瑪蒂爾德四百法郎要她做件漂亮的袍子,可是衣服做好了,她還是不開心。

我們來看看下面一段對話:   

晚會那天臨近了,而羅瓦賽爾太太卻顯得抑鬱不安,憂慮重重。她的衣服可是已經做好了。她的丈夫有天晚上問她:

「你怎麼啦?瞧你這三天,陰陽怪氣的。」

她回答:

「我沒有首飾,沒有寶石,身上什麼也戴不出來,真叫我心煩意亂。那樣我就會顯出一副十足的寒酸氣。我簡直寧願不赴會了。」   

他介面說:

「你可以戴幾朵鮮花呀。眼下這個季節,這是很雅緻的。花上十個法郎,你就有兩三朵美麗鮮艷的玫瑰花了。」

她一點也沒被說服。

「不行……在闊太太中顯出一副窮酸相,沒有什麼比這更丟臉的了。」   

她的丈夫嚷了起來:   

「你真是糊塗!你去找你的朋友福萊斯蒂埃太太,問她借幾件首飾嘛。你跟她交情夠好的,准行。」    她高興得叫了出來:

「這倒是真的。我竟一點兒也沒想到。」

第二天她就上朋友家,給她訴說自己的苦惱。   

小說的高潮部分是從這開始的,瑪蒂爾德向福萊斯蒂埃太太借了一條精美的鑽石項鏈,欣然去赴會。

晚會上「她比所有的女人都漂亮,又優雅,又嫵媚,笑容滿面,快活得發狂。所有的男子都盡瞧著她,打聽她的名字,設法能被介紹。辦公廳的隨員全都想跟她跳華爾茲舞。部長也注意到她。」這段話描寫了瑪蒂爾德當時的喜悅心理和滿足心理。她美好的幻想彷彿在這裡得到了實現,好像所有的苦惱都在這裡得以釋放了。因為她這一刻是晚會上最美的女人。   

羅瓦賽爾太太成功了,在晚會上出盡了風頭。她被這些虛榮的光環陶醉了,沉浸在她的美麗的凱旋中,彷彿被幸福的彩雲圍繞著,那麼忘懷地、盡情地跳著,全然不顧丈夫羅瓦賽爾還在小客廳里等著她。   

小說中可以說無處不在描寫瑪蒂爾德的虛榮心理。她在晚會上跳到凌晨四點才離開,可是卻不要穿丈夫拿來的舊衣服,怕被那些穿著錦裘的太太們看見她的寒酸樣子,寧可受凍也堅持跑到大街上去等馬車。

回到家裡,瑪蒂爾德發現項鏈不見了,夫妻倆開始尋找,能找到的地方都尋遍了,也不見項鏈的蹤影。失望之極,便決定賠償了。在一家珠寶店裡,發現了一條一模一樣的項鏈。於是,花了三萬六千法郎買回來還給了福萊斯蒂埃太太。這三萬六千法郎除去羅瓦賽爾父親給他的存款,其餘的就是到處求借的錢。他簽署借約,和形形色色的高利貸者打交道。不管能不能償還都要籤押,對未來的人生影響如何,不會去考慮了,只為能償還一條項鏈。   

高額的借貸使瑪蒂爾德夫婦的生活如雪上加霜,但又不得不面對殘酷的現實。她決定要還清所有的債務,她不再幻想做個有錢人家的女子了。她嘗到了那種可怕的窮人生活,家裡辭退了女僕,換了房子,租了一間小閣樓。   

家裡的一切粗活,她都要親自做。下廚提水,清倒垃圾,粉紅的指甲也被鍋碗瓢盆磨壞了。她穿著粗布衣服,為了能省下一個銅子兒去和小商小販們討價還價。貧困的生活和繁重的雜務把她變成了一個下層婦女的形象,她徹底遠離了貴族婦女的生活,甚至連幻想都無瑕顧及了。   

瑪蒂爾德的虛榮也連累了丈夫羅瓦賽爾,他每晚都要替一個商人謄清賬目,還要干五個銅子兒的抄寫活。這樣的生活過了十年。十年之後,他們還清了高利貸的利息,連利滾利的利息也全部還清了。

十年說來彈指一瞬間,可真要過上十年這樣的日子,人的美貌也會被時光揮霍得所剩無幾了。瑪蒂爾德當年的風采已無蹤跡可尋了,只有蒼老打上了歲月的印痕。「她成了窮人家健壯有力的女人,又直硬,又粗獷。頭髮亂糟糟的,裙子歪歪斜斜,兩手通紅,說話粗聲大氣,刷地板大沖大洗。」這樣的描寫可以說瑪蒂爾德完全脫離了十年前的美麗動人的形象。而造成她變成窮人的原因,還是她的虛榮帶來的災難。   

小說結尾部分餘味無窮,幾乎都是對話。從瑪蒂爾德和福萊斯蒂埃太太的對話中,我們知道了真像,瑪蒂爾德認為值得驕傲的就是還清了債務,殊不知這正是對她諷刺的地方,那就是瑪蒂爾德用十年的時間花去三萬六千法郎來償還福萊斯蒂埃太太的項鏈,只是一條假鑽石項鏈,頂多值五百法郎。    莫泊桑筆下的瑪蒂爾德是個鮮活的人物,內心活動描寫還有結尾部分都令人回味。把她美好的幻想和殘酷的現實部分刻劃得惟妙惟肖。

十年之後的一個星期天,瑪蒂爾德偶遇她的好友福萊斯蒂埃太太,可是好友已經完全不認識她了。看著福萊斯蒂埃太太依舊那麼年輕、漂亮。瑪蒂爾德猶豫著要不要相認。儘管自己穿著破舊,容顏蒼老,可她還是決定要去和福萊斯蒂埃太太說話。她認為自己還清了債務,卸下了心裡上的包袱,認為完全可以對好友說出實情了,卻沒想到好友的一番話給她重重的一擊。   

小說層層遞進,緊緊圍繞主題來描寫。文中大量運用對話形式,使人一目了然。對人物的內心描寫也很細膩。讀到結尾,我們才會明白瑪蒂爾德為了虛榮付出了什麼樣的代價。   

小說中瑪蒂爾德的形象是可憐的、可悲的,但並不是值得同情的。是她的虛榮心理和自卑心理作怪,不但給自己帶來痛苦,也給丈夫羅瓦賽爾帶來了傷害。一個普通的小科員,沒有過上美好的生活,卻因為妻子弄丟的一條假項鏈,而陷入困苦的境地。   

從小說中不難看出羅瓦賽爾是愛妻子的,一個卑微的小科員,他為了能讓妻子參加晚會,儘力求得請柬,目的是想讓妻子開心,還把準備買獵槍的四百法郎給妻子做件衣服。在妻子盡情玩樂的時候,他就在一間空落落的小客廳里等著她,還事先帶來衣服,怕妻子著涼,準備回家的時候披上。這些細節處處體現他關愛妻子,儘力去滿足妻子的願望。對於妻子的虛榮他又是不完全領會的,他更不明白妻子為什麼會因為沒有華麗的衣服和漂亮的首飾而苦惱。這也許是羅瓦賽爾原本就不是個幻想家吧。

馬蒂爾德不懂得珍惜丈夫的關愛,一味地追求虛無縹緲的享受,一條假項鏈改變了她一生的命運。這也是她不值得同情的地方。女人都愛美,追求美是沒有錯的,但在追求美的前提下,是現實生活所允許的範疇之內,沒有經濟條件的追求,只能說是幻想。   

瑪蒂爾德正是這種追求美卻不想面對現實的女人。留給她唯一的美好回憶,可能就是偶爾坐在窗前,想起那一晚在舞會上的風光。十年前,她有那麼多美好的幻想。十年後,生命中一切的美好對她來說都成為過眼雲煙了,那場舞會或許是瑪蒂爾德這一生中最美的瞬間了。

如果您覺得值得收藏和轉發,請您點擊關注「螞蟻上樹」,與小螞蟻一起暢遊文化的海洋!您的關注是對小螞蟻最大的支持!小螞蟻會每日定時更新精彩內容,么么噠!

你可能會喜歡